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1999/10/07

■文章標題:談談阿興(陳進興)吧

■前言︰

一如往常,到公司後先收電子報,花了一個小時才在邊工作、邊看信的情況下 看完了近三十封的電子報。

異言堂整整一個星期沒動過,其主要的原因,除了集集的地牛之外(藉口), 公司的大變動也是其中一個主因(這也是藉口)

啥?你還不知道啊?現在已經沒有所謂的「慶豐人壽」了!因為我們被「英商 保誠」買走了,從十月一日之以後,不算隸屬於慶豐集團。

公司會變成怎麼樣我是不知道啦,但最起碼有一群人期盼著「每週休二日」的 美夢能夠來臨,所以對這種「連屁股都被賣了」的舉動,大都沒什麼反應。

□工商時報是阿呆

我不蓋你,連我上面一級的經理,和上兩級的經理,都和小立子同一時間知道 這個「被賣了」的消息:我們都是在那一天的工商時報頭條上看到「慶豐集團 決定退出壽險業界」的新聞。

當然啦,像我這種「小腳」的職員,當然是不痛不癢啦(管它頭家換誰,我領 得到薪水就好了),但是上面的人都如臨大敵般的連開好幾次會議(因為這一 次的保密程度做得相當的好)(好到經理級的人都不知道)

我個人對工商時報是沒有什麼意見,只是對它報導的最後一句「慶豐人壽的員 工,對於英商保誠集團的承購計畫,多秉持樂觀及支持的態度」很反感。

奇怪了,在公司全體上下都沒人知道這個消息,怎麼工商時報會說我們有著「 樂觀的態度」呢?我們完全不知道這則消息,但是工商時報卻把我們講得好像 是已經知道這個消息似的!

時候上,仔細想想,這也不過是「某人」利用報紙來公佈「新聞稿」而亂寫的 。這種情況在媒體業界很常見,所以呢,我說工商時報是阿呆一點也不為過, 因為它當我們公司近一千多人是白痴。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生活隨筆
■文章標題:談談阿興(陳進興)吧

■奇怪的社會現象

先看個笑話:
-----------------------------------------------------------------
有個老頭去看醫生,告訴醫生他的腸胃有問題。
「你的大便情形規律嗎?」醫生問。
老頭說:「很規律,每天早上八點鐘準時大便。」
醫生說:「那很好呀!你還有什麼問題呢?」
老頭說:「問題是,我每天早上九點鐘起床.....」
-----------------------------------------------------------------

相信大家都知道,偉大的陳進興被槍決了吧?先不論他的罪行到底如何,也不 要討論他是否真的成為基督徒而得到平安,但是,我從這一次的「槍決現場 Live 秀」當中,看到了一堆的奇怪現象。

□他們也有針孔攝影機哦!

有看電視就會發現,昨天在報導陳進興的槍決過程中,有很多電視台的新聞畫 面是「偷拍」的。嚴格說起來,他們為了要在夜間拍攝值得報導的畫面,甚至 都利用了紅外線攝影機來搞定這件事(所以整個畫面都是紅紅的)。還不只咧 !有的更是利用針孔攝影機偷偷拍耶!

相信台灣的媒體業界開始走向美國那種戀態的無冕王境界了,為了取得第一手 新聞,用買的、用騙的、用搶的都完全可以接受,那怕是使用這種幾近違法的 方式來拍攝。

□SNG大作戰

這個很好笑,我從來就不知道一個殺人的過程,可以當作長達兩個小時的特別 報導來播,而且還是執刑場、受害人(白冰冰)、以及檢查官三地 SNG 連線 作報導。

也就是說,那邊即時報導行刑場的動態,而在什麼都拍不到的情況下,趕緊連 線請白小姐說說她那可愛的女兒的事;再請檢查官解釋一下陳進興的罪行等等 。「全民殺人開講」就這麼執行了。

□聯合報把這則新聞列在「影視娛樂」一欄

剛開始,我還以為我看錯了,但是經再次的確認,我沒有看錯。

我不知道聯合報是不是故意的,但是我覺得它的分法很耐人尋味。

我這麼說好了,大家都想看看陳進興死前的反應是什麼,大家更想看白冰冰的 反應是什麼。而身為影藝界的白冰冰,也知道這是成為新聞人物的好機會,於 是相當配合媒體業界的採訪,在該生氣的時候生氣、該哭的時候就哭,讓觀眾 都大呼過癮。

白冰冰在 TVBSN 的採訪時說:「他的死對受害者一點安慰也沒有,(態度很 肯定的再說一次)沒有!」,又說:「如果可以,我想打他一下,一下!」, 還說:「我知道大家希望我說什麼,可是,我做不到,我就是不說,我不想原 諒他!」

喪女之痛是我們所無法去理解的,但那並不代表妳可以拿電視來宣揚「以牙還 牙還不夠」的觀念。

說實話,我真的覺得白冰冰的反應已經過頭了,她一再的向社會大眾表明人性 最黑暗的一面,而她覺得不需要負責任的原因,就是她那死去的白曉燕。我這 麼說好了,妳拿著親人的死亡來進行詛咒別人的行為,這樣的做法就是對的嗎 ?

大家還記不記得當陳進興伏法,從南非武官官邸投降出來時,白冰冰說了那句 話?「我覺得警方應該要衝進去和他大幹一場,最好把他打死!」好啦,如她 所願的,阿興死了,她又說了什麼?「他的死一點用也沒有!」

□回想以前的新聞

在陳進興被捕後,有一個新聞記者這麼說:「這次的白曉燕綁架案終於『圓滿 結束』。」我相信他是在沒詞的情況下說出這句話的,圓了什麼?滿了什麼啊 ?

這就像我曾經看過的一個漫畫,裡面的內容是一個記者在立法院說:「這裡是 體育記者在立法院為您作的報導。」在他後面,則是一群立法委員在打架的畫 面。

□光怪陸離

這是個很諷刺的社會,也是個心理不太正常的社會,阿興的死如何,理論上和 我沒有關係,但是,他死後所出版的書,我一定會買。

原因?因為買他的書,版稅是捐給白冰冰!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