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0/02/13

■文章標題:新年快樂嗎?

■前言︰

可能有些堂友們不知道為什麼前幾天的電子報是 Her 代發的,因為小立子到 新加坡去渡假啦∼

現在,不如許多人希望的,我平安回來了(相信私底下一直釘我釘子的歪妹一 定嘔死了),而且還取了不少的異言堂文章題材回來,照我這樣算,各位少說 也可以看到四篇以上的新加坡趣事發表(好奇怪,為什麼我到任何地方,都一 定會有糗事或怪事發生呢?)

在此之前,先讓各位了解一下我在台灣的除夕、初一、初二是怎麼過的。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關於節日
■文章標題:新年快樂嗎?

■除夕晚上

跟著全家坐了兩個小時的塞車,總算從彰化坐到嘉義的外婆家(由於爺爺已經 過世了,所以我們每年都是直接回娘家),母親那一輩一共有五個女生、一個 男生,所以我們家族是第一個回娘家的家族,其他人要在初二之後才會回來。

也因為如此,我和貞子老弟每一次都會在無聊的除夕夜上獨守電視,猛看一些 超級無聊的賀歲節目,或者是播放幾百年前重播幾百次的無聊電影(我這次還 有看到那一個周星馳演的「新唐伯虎點秋香」哦!)

沒辦法,外婆家方圓百里內沒有任何一個可以玩的地方(因為我和貞子老弟不 喜歡吃「粉味」,因此酒家不算),所以除夕看電視就變成了我們每一年來到 外婆家的最大運動(用手指按遙控器)

你們相信嗎?除夕夜那天晚上,我連看了 10 個小時的電視(從晚上七點看到 早上五點),而貞子老弟則是連續看了 17 個小時(真是服了他了)。就這樣 ,我和貞子的守歲方式就這麼渡過了,要不是鼎志(老二)在國外唸書的話, 那你就會看到三個無聊男子無聊的守在電視機前無聊的猛看無聊的電視。

■萬年火鍋

初一早上,我大概是睡到了早上十一點吧?迷迷糊糊的從四樓走到一樓的客廳 ,繼續打開電視再戰。然後,「萬年火鍋」在中午正式啟用。

不知道你們的過年的飯是怎麼吃的,由於我媽媽那邊的家族全員到齊的話有近 三十位老老少少,所以在初一中午開始,就會固定開一個火鍋,然後幾乎二十 四小時不停的煮、不停的加菜(大家也當然就不停的吃)

身為第一家族的老大(註:家母在娘家排行老大,而我又是家中的老大,所以 我算是老大中的老大,哈哈哈!),當然要先開第一戰了。

「吃啦∼吃乎係啦!」隨著小立子的一聲么喝,我喝下了第一口萬年火鍋的湯 ,然後仔細的記住湯頭的味道(因為之後連續三天都要吃這一鍋,你若不記住 原本清純的湯頭風味的話,你會在第二天晚上恨透了吃火鍋),家人和住在嘉 義的外婆,以及大阿姨也都開始「行動」,紛紛吃了起來。

由於我天生吃飯就很慢,平常在和朋友或同事吃飯時,如果大家都吃完了,而 我沒吃完的話,我會因為不好意思而不吃了(這是保持身材苗條的好方法)( 歪妹和哇哩,妳們多學著點!)

但是在外婆家中,當然就沒有所謂的時間限制了,於是一如每年的慣例,在萬 年火鍋開鍋之後,我是最後一個還在吃的人(吃了三個小時)

過年了就是有這個好處,可以放心的猛吃猛喝,而且飯來張口、茶來伸手,生 活相當的愜意。可是小立子年紀大了,就會有一個隨之而來的壞處。

「都幾歲的人了,還不結婚啊?」大阿姨邊處理超大的龍蝦邊說著。

呵呵,這已經是我第五年被逼婚了,而我依舊使出我一慣的說法:「還早咧! 八字都還沒一撇,結什麼婚哪?」有時那些婆婆媽媽不能接受我這種講法,繼 續逼我婚,那我就會說:「沒有立業,絕不成家!」

「賣假!隨隨便便去相親,看到呷意就 A 塞娶了,賣用工作來牽拖!」

然後我就會笑笑的繼續吃我的萬年火鍋,反正我老媽都叫我不要太早結婚了, 皇帝和太監都不急了,你們這些平民急啥子啊?(換句話說,親愛的歪妹和哇 哩,妳們還有好幾年可以喘息,趕快再多獵殺一些美男,我會在最前線保護妳 們,不用擔心我會早結婚!)

■初一的表妹

開始陸陸續續有些親戚回來了,最快到達的當然是住在嘉義的表姊表妹們。除 了她們一口流利的台語和「流利的台灣國語」讓小立子感到很親切之外,我其 中一個表妹也是當導遊的,就再過幾天要去新加坡玩的小立子而言,當然要詢 問一下她的意見囉。不過,我還沒發問,她倒是先問了一堆問題。

「你什麼時候要去新加坡?」
「不知道。」
「那你要去幾天?」
「不知道。」
「你們打算去那些地方玩?」
「不知道。」
「你們是跟團還是自己去玩的?」
「不知道。」
「那你活著幹嘛?」
「………不知道…」

表妹,請原諒我,因為這些行程都是我老媽安排的,我只知道「要去新加坡」 ,其他的部份完全不清楚。

現在,換我問了。

「表妹,新加坡有新加坡幣嗎?」
「有啊,你這不是廢話嗎?不過呢,美金也是可以用。」
「真噠?那我只換美金可不可以?」
「可以啊,反正你去那邊還是會換成『新幣』就是了。」
「哦…」
「我建議你用刷卡的比較方便。」
「呃…我沒有信用卡,本來我有一張啦,可是那家銀行太爛了,所以剪掉。」
「那你只想用美金,又不換成新幣,又沒信用卡,你活著幹嘛?」

喝!大過年,我「死」了兩次!真是好兆頭(不過我根本就不在意,因為我是 基督徒,那些吉不吉利的蠢話,我壓根沒在信)(可是呢,所謂風水輪流轉, 她在初二的時候,和親戚小賭一番,結果賠了兩千多塊)

■一成不變的新年

如果說新年的主要目的就是要讓親戚們見見面,那我倒是不反對,可是一見面 就只能圍著萬年火鍋吃、打打牌、喝喝酒時(偏偏這三種我都不喜歡),小立 子就會有一點反感。

特別是人家的「可愛小嬰兒」變成「可恨死小孩」時,看著那群在我面前跳來 跳去的死猴子,不時的跟我搶手中的搖控器(還轉到超難看的卡通台),我就 想拿刀子「撲」他們。(我不像沒格,沒格沒事還會叫她剛出生的妹妹叫「可 可」或「愛愛」,我沒那種閒情逸致,我一律稱之為「死王八蛋」)

也就因為這樣,我是那群小朋友心目中最「摳」的叔叔,因為我不給紅包(你 敢跟我搶電視遙控器,還說你們比較偉大;那我就敢不給你們紅包,而且說我 比你們賤!)

雖說今年老媽子想出了新年去新加坡玩的好點子,可是這個花了我們十萬元旅 遊費的好點子代價付得有一點高。

可是講真的,如果每年的新年都這麼無聊的過的話,那我可能真的會悶死。

特別是在你睡覺睡得正熟,而有一群想來討紅包的死王八蛋們,在早上八點多 就踩在你身上跳舞時(而且好死不死,就踩在你的重要部位上),什麼忠孝仁 愛的鳥東西全部對我無效。

我只想殺人。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