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0/02/23

■文章標題:講話不要半生不熟!

■前言︰

如果有看過小立子在網站上的自我介紹,或是看過歪妹在文章中描述立子時,相信有些人知道小立子在英文上算是有一點底子的人。

有底子到什麼程度呢?翻譯整套遊戲(從使用手冊,到包含遊戲本身中文化)、到美國講黃色笑話給老外聽、甚至跟外國人描述什麼是三民主義;而小立子在大學的時候,更被人家稱為「無敵鼎立大師」(夠強了吧?)

雖說如此,我卻頗討厭講英文的。

討厭到什麼程度呢?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職場物語
■文章標題:講話不要半生不熟!

在小立子的人生哲學中,「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也就是說,我會和歪妹隨便亂講話,是因為我們是這種調調的人;而我會常叫卜仔去死,是因為他本來就該死(以前小立子住在大伯父家時,他們相當忌諱講到「死」這個字,連「撐死了」都不能說)

要學到這種真的能說鬼話的境界其實是很難的,因為你要先學會如何觀察別人,然後在最短時間內了解對方的個性和調調,然後自行整合,最後開始講鬼話。

這樣子的說話態度會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你能和小強一樣,到那裡都能活。可是,壞處是,你沒有自己的「話」。

■蠢話星人

在這個世界上,講蠢話的一大堆,多到可以填平太平洋。這類蠢話星人的話講是什麼樣子呢?

「電腦病毒會不會從電線傳過來?」

這是一個軍中的長官問我的問題,由於我是一個小小的爛兵,當然不能直接開罵「你是豬啊!去看書再來問我!」,我改用鬼話:「呃…報告長官,目前沒有這類的病毒,我想,應該沒有人厲害到這種程度,最起碼大陸絕對不會有,所以長官您可以放心,間諜攻不進我們的電腦的。」

某人來電:「教我修一下電腦不好?程式好像出問題了。」
「好啊,你先把『我的電腦』打開。」
「你的電腦?你的電腦在你那,我怎麼打開?」

這頭蠢豬還沒退伍。

還有一段對話是我高中放學回家時,聽到前面兩個小學生的對話。

「你知道嗎?我們國家的坦克很厲害的!」
「…」
「我們的坦克的攻擊力量很強,前面的大砲管除了可以發射砲彈,還可以射出雷射。」
「…」
「雖然坦克的前面很厲害,都是用超合金組成的,可是後面就不行了。」
「…」
「因為它後面是磚塊做的,所以如果敵人從後面攻擊的話就完蛋了。」
「…」

我那個時候很想衝過去「巴」那個亂講話的死王八蛋,可是發現和他走在一起的小學生都沒說半句話,我想,他應該是不信他那蠢同學的屁話。

■假猴星人

這種人我很討厭,十句話裡面有兩億三千五百七十七句是唬人的。

套一句卜仔常講的一句話:「我的文章散見各大報。」這種明明沒有斤兩的人,就一定要為了自己的面子,而硬掰出一堆爛理論。像這種爛人,散見各大媒體。

「關於老師說的這個理論,我個人相當贊同,不過很可惜,只要再稍微改一下下就能更好了。」
「那你能說要改那個地方嗎?」
「呃…(五分鐘後)…這個有點難解釋,我回去想一想再告訴老師好了。」

然後,我從來沒聽過他做過任何解釋。

這種人很厲害,他可以把前一秒學到的猴話,馬上在下一秒講出來,而且講得頭頭是道,可是你跟他相處久了,你就會發現他老是那一套「再改一下會更好」。

在以前,我很喜歡擢破這種人的爛吹牛,可是,隨著年紀的老邁,我已經懶得玩這種人了(除非他惹到我)

■007星人

相傳 007 原本不知道要取什麼名字時,和一個中國女間諜出了一個任務,當然後來他們「嗯嗯啊啊」了(或者是沒格的「嘿咻」)(看不懂的可以問歪妹,她很了解這幾個字的意義)

那個女間諜在翻雲覆雨之後,很滿足的對007說:「棒!真是棒!」

007 當然聽不懂她在講什麼,可是,從此以後,人家問他叫什麼名字時,他就會回答:「Bond,James Bond」。

好,我的意思很簡單,這種人嘴上絕對會有「哇!你好棒哦!」「好厲害哦!我好崇拜你哦!」「你是我們公司最有才華的人耶,不蓋你哦!」

他(她)說的話的詞尾絕對有加個「哦」,還一定要外加一個驚嘆號。

不管這種人是不是真的很崇拜你,最起碼小立子在聽到這類的話時,就已經被我淘汰掉了。

■半生不熟星人

我最討厭這種人!

近年來,出國留學的人越來越多,就算沒留學,最起碼也出國玩過。然後呢?一句話裡面老喜歡滲雜一些英文,好表示自己「好歹也出過國」。

有很多的教授或者是演講的人常常會犯這種毛病,我舉個例。

「當這個 case (個案)發生的時候,要採用一個很 special (特別)的 method (方法)來 slove (解決)它。But (但是),各位同學,千萬要 remember(記得)一件事,那就是同理心很important(重要)。」

我靠!整句話最重要的應該是「同理心」三個字才對,如果你講出這個英文(然後停頓一下,再向同學解釋這是同理心的意思)的話,小立子會崇拜你一百年。可是,偏偏這種白痴只是在秀自己知道幾個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單字,然後全班同學因為他的不標準英文而完全聽不懂他在講什麼。

講真的,我有一次氣得站起來用純英文問一個問題糗他,讓他很難堪。

當然啦,我最後還是用鬼話幫他打圓場:「老師,由於我們要學的東西很多,而老師有在國外學過,能不能儘量用中文來教課,讓我們能夠學習快一點呢?」

我那一科六十分過關,我在想,如果我沒有打圓場,我肯定被當掉。

■講真的,講話不要半生不熟!

前些日子寫 EMAIL 糾正沒格在電子報上有關「 Holiday 」的英文,結果讓我生出這一篇文章。沒格,我沒有怪妳的意思(這句絕不是鬼話),只不過,這讓我想起了周遭一些老喜歡把「一部份」的英文掛在嘴上的人,要不是我老了,不想玩了,你們一定會被我玩死!

我說現實一點啦!你一句話裡不能用全中文講,而必需要用英文來解釋你的話時,你根本就是「沒有表達語言的能力」!

怎麼?會講幾句英文就跩啦?有種的話,我們就來比用英文寫異言堂的文章!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