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0/04/16

■文章標題:阿呆志

■前言︰

在異言堂上,小立子我比較常介紹我那個貞子老弟,也就是在我們家排行老三的「玩酷子弟」。

我們家的老二,我很少介紹吧?

嘿嘿,今天是他生日,我怎麼能放過他呢?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人物專題
■文章標題:阿呆志

我叫曹鼎立,我弟叫曹鼎志,老么叫曹鼎文。

這些名字是其來有自的。

首先,當偉大的我誕生時,老爸當然喜出望外,第一胎就生男的,夠得意了吧(可是他萬萬想不到,接下來的兩隻也都是公的,害得他沒有機會有一個女兒)(那也就算了,等我長大後,他才發現生下我實在是危害眾生)

當時老爸高興的宴請全彰化基督教醫院的人吃油飯,那可真是大手筆(試想想,莫約三十年前,你要請近三百人吃油飯,那可是會傷錢傷到賣屁股)

接下來,就是命名的問題了。我老爸很聰明,把這個難題交給我爺爺。

爺爺在台北也算是一個小有名氣的醫師,而他的文章也曾在許多報章雜誌上刊登(聽說,我爺爺的爸爸是個私塾的老師,所以文學細胞一直在曹家保有一脈承傳的氣息)(只是,到我這一代時,就只剩我還在放肆),當時,他很喜歡一位有名的畫家藍蔭鼎大師,於是,就在我的名字上加了一個「鼎」字。

至於後面的「立」,我不知道我爺爺是不是故意的,特意把我的名字和三國鼎立扯上關係,害得今年台灣的總統大選裡,我的名字在報章雜誌上出現不下千次。如「宋、扁、連三國鼎立」、「盛大的鼎立時代」(聯合報,我愛死你了,這個標題取得好!)等。

一年半後,老二生出來了。

名字呢?我老爸當然不能再讓爺爺享有著作權啦,於是他自己來。

當醫師的就是不一樣,他想出了「志」這個字和我的「立」來呼應。於是「立志」做大事就成了我和我大弟的最終目標,而「立志」二字也劃下了完美的對照。

六年後,好死不死,貞子老弟誕生了!

那時,八歲的我也有參與決定貞子老弟的名字的生殺大權,而我們一致決定幫他加一個「文」字。只可惜我當時年紀小,要不然,我應該要堅持老三的名字要叫「曹鼎豬」或「曹鼎屎」,讓他恨我一輩子。

原本我們的想法是,如果老媽再生一個男的,那麼「立、志、文、武」就成了最完美的結合。可惜的是,老媽不想生啦!

■豬鼎志

在小立子我的習慣下,我稱呼我的家人一律都會加個「老」字,如我老爸、老媽、老弟等,而鼎志他的習慣則是加個「豬」字。

這頭豬鼎志呢,在早期 BBS 時代化名為 Morkat,後來又名 Rodney (然後一直延用至今)。講真的,我老弟是第一個教我學會如何使用 BBS 和上網的人呢!

雖說現在我的電腦功力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但是對他這個啟蒙老師,我可是很尊敬的。如果沒有他,那麼也就不會有現在在網路上這麼「器」張的我。所以我給了他一個很大的優惠,那就是我從不利用網路攻擊他。

豬鼎志從小成績就很好,跟我完全成反比,而且講真的,他唸書時的成績對我而言,那簡直就是惡夢(特別是我老爸會拿著我老弟的成績指著我說:「你多學學你弟的唸書精神好不好?考那個什麼爛成績!?」)

豬鼎志跟我差兩歲,我們全家曾在我國小四年級、他國小二年級時去夏威夷住兩年,所以回國後,英文能力天下無敵。

可是,我怎麼比,就是比不過豬鼎志。

我唸國小時,畫畫比賽曾得到全彰化縣寫生第一名;而他的作品卻遠征到日本,硬是在日本拿了個第二名回來。(媽的,不爽!)

我在唸彰化高中時,英文演講比賽是全校第一名;而他卻在同一時間於台中二中得到英文作文比賽全校第二名。(媽的,超不爽!)

我在高中時所寫的小說和新詩頻頻在校內得獎;而他和他同學一同參與的科學研究,卻讓他打入了全國高中組科學實驗比賽前五名。(我有多不爽,你知道了嗎?)

在我幼小單純的心靈中,豬鼎志對我而言,那真的是最刺眼的刺。

■瘋狂的軍事迷

我是一直到家裡買了 BMW 的車子,才知道原來車子除了裕隆之外,還有 BMW 這種品牌(也就是說,我對車子的品牌完全不了)

豬鼎志可不一樣了,他在國小二年級就已經對所有的車種瞭若指掌,而且還「教」我怎麼看(聽說是看車頭燈的形狀,可是我至今仍無法分辨)

後來,好像是在高中的時候,他突然迷上戰鬥機,開始買一大堆軍事雜誌猛 K ,接著再把興趣拓展到所有相關的武器。

在我當空軍防砲兵的那一段時間裡,「飛機識別」是一門很重要的課,我大約要背近三百架的飛機型號和出產國(好比說,幻象兩千就分法國、台灣和日本三種國號,寫錯國號就是全錯),而我也曾經為了背不出來的飛機而做了幾百下的伏地挺身。

有一次,我們全家到我營上看我,其它的家人都在跟我談論軍中的生活如何如何,是否適應等,就只有他對著我講一句:「把你的飛機識別照片拿來。」

「好啊。」我心想,哼,好說歹說,我也背得頗有心得了,總不會比不過你吧!我把那一大疊的照片集拿來給他,準備跟他好好大戰一場。

「耶?這一型號的不是停產了嗎?」「呃?呃…對…對啊,怎樣?」

「對啊,我記得是停產了,它的出產地是德國,在 19WW 年間曾經在 XX 戰役和 YY 戰役立下大功,可是在美國推出了 ZZ 型戰機後,它就不行了。而且呢…」

(…媽的…)

不過,話說回來,就我在BBS上得知,我老弟在研究德國軍事史上的功力,在台灣可以排到前三名(包括現有之歷史學家與戰事研究家),他還為了要看懂德軍的報導特別在大學選修德文,像這種瘋子,倒也頗像我網際網路上的行為。

■阿呆志

不管怎麼比,我就是會輸他一截,特別是「成績好的,講話都比較大聲。」身為老大的我,實在沒什麼勇氣跟家裡人拿太多錢,可是因為他傑出,有出國比賽過,所以「經費無上限」。

早知道,我就應該在小時候他睡覺時,把小強塞進他的鼻孔,而且還多捅他幾刀才是!

當他準備要坐車到機場搭飛機的那一天晚上(他現在在美國唸土木學碩士),他花了很長的時間和 Blue (我們家的狗)玩,想說以後可能要好久才能再摸到牠的頭。鼎文則是打了一整晚的電腦,一點反應也沒有。

我呢,電腦被人家搶走了,狗被別人拿去玩,只好乖乖的坐在椅子上看著千篇一律的爛電視節目,一直撐到天亮。

在鼎志坐上旅行車的那一刻,Blue 鬼叫的特別厲害,差點讓我想殺掉牠(早上四點半亂叫,人家不抗議才怪)

聽說阿呆志還要再一年才能學成歸國,希望他回來時,不要來搶我網際網路的飯碗,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還有那一點可以贏他了。

又沒他高、也沒他帥、成績更沒他好。

我唯一自信滿滿的是,Blue咬我一定咬得比較大力。

鼎志,為了慶祝你生日,我決定讓Blue多咬我幾口,這樣子,你爽了嗎?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