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0/05/27

■文章標題:我想大概也許是,或許應該有可能

■前言︰

(各位抱歉啦!因為小立子在下我搬家去了,所以好幾天沒發報,現在正在努力「補貨」中。祝福大家!)

在我唸國中的時候,老媽帶我去她的好朋友那邊,一個中年婦女,也是很注重優質生活享受的一個媽媽。

那天,她特別花了近兩個小時煮個咖啡給我和我老媽喝,我老媽說,她煮的咖啡很棒。

拜託,才國中就要我喝咖啡?

聽兩個媽媽在談天說地,枯等兩個小時,總算喝到一小口。

「如何?很棒吧?」那個眼鏡比吐司厚片還厚的媽媽很得意的問著我。

小立子:「還好…」

「什麼還好!好喝就要讚美,怎麼可以給個模擬良可的答案?到底好不好喝?」

「…還不錯。」

「還不錯?那就是不好喝囉?」「不會啊。」
「那就是很好喝嘛!你這個小孩子一點都不懂得讚美!」

小立子:「…」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生活隨筆
■文章標題:我想大概也許是,或許應該有可能

在大學時代,小立子曾經得過辯論比賽的最佳辯士獎。雖然人家說我講話反應很快、很毒、很爆笑,可是我卻很少在朋友面前使出辯論的技巧。

主要的原因是,在辯論時,你要有「絕對性」,而且要把真理越辯越明(但是真理一定站在自己這一方);一般在朋友之間,我就幾乎不用,因為我不把朋友當敵人。

從以前到現在為止,我很少講出相當「絕對」的話。也就是說,就算東西再好吃,我也只會說「還不錯」,但是當我說「超好吃」的時候,那正代表著這個東西難吃到極點。

不知為什麼耶,我想,可能就是因為那杯咖啡引起的吧?明明我覺得咖啡喝起來就是普普,就硬要我在好喝和不好喝之間做選擇,我能怎麼樣?而這種硬逼的決定,真的很難受。

經過了幾年後,我發現了一個新名詞,那就是「我想大概也許是,或許應該有可能。」

■絕對與相對

我現在在華彩軟體上班,負責的產品線是 IA 科技的部分,當我上台跟其他的店長報告時,我說:「我現在負責的份是 PDA 和 MP3 隨身聽,而硬體耗材的部份也應該在我這。」

我的長官說:「『應該』?到底是還不是?」

小立子:「是是是…是的,是是是…」

可是接下來,我還是把「應該」、「大概」放在嘴上。

在我的觀念當中,「絕對沒有絕對的事」,也就是說,當有人對你承諾一些事情的時候,他越是給你肯定的答案,就越有可能出問題。

這種事情在我身旁屢見不鮮。

我舉個例。

在我的死黨中,有一個叫「猩猩」的傢伙,他常常來找我,要我幫他做一些有的沒有的事,或者找我出去「摩菲」。我們的對話如下:

猩猩來電:「立子,你等一下有沒有空?」
「有啊,怎樣?」
「那我等一下去找你好了…我一個小時以後到。」
「好,我等你。」

由於猩猩的遲到是遠近馳名的,所以當他說一個小時以後才會到的時候,我就會自動再加一個小時。

兩個小時以後,猩猩出現了,他都會說「對不起,臨時有事,遲到了。」
小立子:「(你他媽的死傢伙)沒關係(個大頭狗屎屁屁蛋)。」

這就是為什麼我很討厭給人家很絕對的答案,就算我知道這件事百分之百沒問題,我還是會說:「應該沒問題」,因為變數實在太多了。

■零分和一百分

難道事情的承諾就真的只有「可以」和「不可以」嗎?這麼明顯?零分和一百分?不能有八十分或六十分的差別?

我不這麼覺得耶!

最近在和一些廠商「吵架」時(就是與廠商的協調過程),常常會發現對方希望我給他一個零分或是一百分的答案。

「曹先生,我們希望你能進個兩千套,那麼,我們一定會在價格上給個優惠,不過,這是要在 XXYY 的前提之下才能合作。」

當我發現他在拗我時,我的新名詞就會出來了…

「呃…『我想』呢,這樣的合作案『大概』可以進行,當然地,我們『也許』能夠做進一步的合作,『是』的,『或許』在未來的時間中,我們『應該』能夠更密切的配合,這樣的合作模式我想是『有可能』的。」

整句從頭到尾都沒給任何承諾,讓對方「似有若無」,至於聽者覺得我講的到底對他有沒有利,就要看他的想法了。

■異言堂?

自從開了異言堂之後,認識了不少人,也做過不少的承諾,可是常常在承諾後才發現自己被坑了,於是,開始玩起不認帳的遊戲。

到現在為止,我「應該」要幫童姥姥做網站、替小玉做網站(還要借她網頁的書)、請佩姬吃牛排、還有要請在 ICQ 上認識的兩個身高超過 170 公分的姊妹在新竹吃飯、給哇哩三千元獎金、替歪妹修理電腦、還要替 Wenchen 做她新網站的 Logo、幫傑維恩寫一堆稿子、還有要讓我們家的小狗 Blue 吃上十頓大餐。

雖說我不是那種說了卻不做的人,可是你若逼我硬要在是與不是做一個選擇的話,那我可是不依的。

不是要教大家逃避,各位,而是,有些事情真的不是那麼絕對。

我知道,哇哩一定會責難我,說我為了不給她獎學金,而寫出了這一篇亂七八糟的東西,打算賴帳。

沒有!真的!我真的沒有!(呃…其實…我想我應該是沒有…)

至於先前我答應要做的事情,到底什會不會實現呢?

老實告訴你:「我想大概也許是,或許應該有可能。」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