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0/07/31

■文章標題:PM

■前言︰

還記得某個學校校報記者採訪我時的對話…

「你在換了新的工作之後(指我現在在華彩軟體的產品經理角色),也是用同樣的態度面對所有的店長嗎?」

我答:「沒有,大部份的人還不知道我在外面有自己的網站(可是現在大部分的店長都知道了)。」

「你的意思是,你不會用搞笑的方式來面對自己的工作嗎?」

「…還是會啦,可是,不會像立子異言堂裡面那麼誇張,畢竟工作歸工作,我用異言堂的方式來面對自己的工作,那可是會死人的。」

事隔兩個月,我相信大部份的店長都知道我是個愛搞笑的產品經理,只是,我到底搞笑到什麼程度,他們不知道…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職場物語
■文章標題:PM

在我公司的email簽名檔中,是以這個做起頭的:「大家好,我是華彩軟體的『晚上』(就是PM啦!)…」

當初,我只是想讓自己的工作多一點樂趣,沒想到這個方式讓別的店長在介紹我的時候,都會跟別人這麼講:「他就是我們E科技產品的『晚上』。」

在業界,P.M.的全名是Product Manager,也就是產品經理的意思。

我在華彩軟體裡面,做的是 E 科技類的產品經理,也就是說,全省華彩門市所販售的高科技類產品(如掌上型電腦 PDA、MP3 隨身聽、數位相機等)均是小弟在下我在負責的。

由於這些東西對華彩「軟體」而言,是一個全新的領域(在以前,華彩軟體只賣軟體),所以作為一個開發者的角色,這個工作真的粉累(光看我現在無法更新立子異言堂就知道我忙到什麼程度了)

不只一次,我同事問我工作會不會太重,我總是會嘆一口氣,然後說:「沒關係,還沒到我的極限。」

PM,其實頗難當的。

■晚上

其實呢,我這一個產品經理,算是業界的菜鳥(雖說我對這些產品的了解度不算太爛,可是在商業的溝通和行為上,不得不承認我是個新手),所以花費的時間是其它PM的數倍。

所以,在尚未近入狀況時,我的工作都會持續到晚上,讓自己的 P.M. 真的成為 PM。

就在上個月,華彩門市的第一本雜誌「 Enter 數位入門採購雜誌」正式出刊,我那幾天的日子,可說是「從AM到PM,再從PM到AM」。

能者多勞?倒不是,是因為我有做過雜誌的經驗,所以在製作這一本雜誌的時候,我必需淌下這一淌混水。

還不只,因為我做過網站(不只立子異言堂),所以在與 PChome 的 Epaper 合作案上,「華彩 e 報」也是我負責製作,每個星期要把全公司的活動弄成彩色好看的電子報,呈現給數萬個電子報的成員。

還有,原本門市的網站要由我負責(好在的是,我們公司自己有一個大型的購物網站,在經過討論後,他們負責設計,我負責提供材料就好)

每一次把自己的名片遞給別人時,別人老會叫我「曹經理」,我都會說,不要叫我曹經理,請叫我小立子。

那時,我一直會有一個衝動說:「你叫我晚上也可以…」

■P.M.?

有一天,我的這個「我是『晚上』」的笑話被我那幾個死黨知道(安志國、卜仔、高偉民),他們開始針對「P」「M」這兩個字鬧我。

卜仔:「P.M.?我知道,叫Play Man對不對?專門玩人的!」

這麼說也可以啦,只可惜我被玩的機率比較多。

安志國:「那你就Play Madonna好了。」

哇∼瑪丹娜啊?都已經生小孩了,這種老女人我怎麼玩!?

高偉民:「呵呵呵,P.M.的意思就是『屁Man』!」

說得好啊!你去吃屎吧!

後來,有一個朋友這麼說:「 P.M.?唉…立子,那個意思是,你是個 Poor Man。」

……………我無言對蒼天…

在之前,我跟卜仔都是同一家公司辭職,到別的地方發展的。我們在接了新工作之後,都有著同樣的感覺:以前的工作真的比較輕鬆。

我不知道卜仔跳槽的的心態是什麼,可是我的心態真的是因為「我休息夠了,所以我跳槽」。

離職時,發了一封信給舊公司的同事,跟他們訴說我未來的工作將會有如身處地獄般的操。

我那時的上司跟我說了一句:「好好加油。」

現在,我覺得光是加油還不夠,可能還要加個鐪原素。

■產品經理是個屁MAN

華彩軟體的門市一共有四個 PM,一個負責軟體(包括 PC 和 MAC)、一個負責遊戲(包括 PC 和 TV GAME)、一個負責書籍和教學光碟,還有一個負責「其他」,那就是我。

也就是說,包括我所說的 PDA、MP3、數位相機之外,我還負責空片、滑鼠墊、墨水匣、紙張、CD 包、磁片、MO …等的產品,算一算,不多啦,才三千多種產品而已。

每一天,都會有這些相關的廠商和我「打架」(這是我的特殊名詞,別人管他叫做「溝通」),我也才知道,原來光是 Epson 的墨水匣,就可以有超過七家的廠商跟我玩(更別說其他東西了)

在剛進到公司時,其他的 PM 就跟我說,每一個月的「店務會議」(也就是華彩全省的門市店長都到總公司開會),會是 PM 的惡夢,因為,店長會把我們當做豬頭砍(因為我們 PM 的角色是負責分配各店的產品數量,如果數量沒配好,我們就會被店長飆,而這個「公平分配」就是PM最頭痛的地方)

我覺得我頗幸運的,店長們在我第一次的報告時很給我面子,沒人砍我。

為了不讓他們砍,小立子我每天卯盡全力做好「和廠商打架、和店長打架、和上司打架、和其他PM打架、和同事打架、再和自己打架」的角色。

這和我以前的工作完全不同,我現在的工作,全靠「屁」撐起來的。

■Poor Man

可憐嗎?我是沒有這麼覺得,因為每次看到某一家門市因為我的努力而業績有所成長時,我覺得心有戚戚焉,同感榮耀。

當然,看著一些門市找我幫忙,而我又求助無門時,那可會讓我一整天吃不下飯的。

反倒是哇哩不時寄些信件尋問我異言堂的事時,我覺得很窩心(當然啦,被她譙也在所難免)

從立子異言堂成立以來至今,「每天發報」一直是我最大的心願,但是我在維持了七個月之後,終於斷線。前幾次我還有一次補清的動做,但做完後又斷線。

可憐嗎?我覺得一點點。

■現在是AM

在寫這一篇文章時,已是早上三點五十幾分了。

我堅決相信「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的理論,所以,再怎麼困難,我還是咬著牙做下去。

我是PM,也是晚上,你要叫我小立子也可以。

總而言之,維持一個網站的運作是很艱辛的,但是我甘之如飴。

真的,甘之如飴。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