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0/09/13

■文章標題:恐怖的YMCA

■前言︰

其實,我那時是不太希望哇哩參加我和我認了十年的老友聚會的說,可是後來實在拗不過她,再加上歪妹的推波助瀾,於是讓她看看我們這群「十年老友」的成員。

還好嘛,我們也沒嚇到她,只是讓她看到了一群瘋子就是了。

嗯,我的「十年老友之XXYY篇」正在寫,請各位努力期待。

■作者:哇哩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人物專題
■文章標題:恐怖的YMCA

立子用「圈內人」的立場寫了自己十年的好友,本來就足以讓我嘖嘖稱奇,驚訝不已,今天不曉得是怎樣修來的福,我也有機會一賭這些奇人的丰采。

尤於這個團體實在太令人汗顏了,不得不使我閃回台北,靠著遙遠的空間為屏障,處身在安全地域中抒發心得。

之所以說YMCA幫恐怖,不在於他們會殺人放火偷拐搶騙,而在於他們有一種相互的吸引力,著手進行超常人的共犯行動,每一個瘋狂的靈魂再經過碰撞,擦出來的火花亮到教人無法從記憶中沉澱抹去。

講白一點,我是先注意到他們相聚時的興奮,才又發現這些類地球人的人們都堪稱一絕的。

若不是一起經過些什麼,我相信這團人絕對不會有這種向心力,迄今還維持著變本加厲的友誼。經過側面瞭解,這些無法歸類的人們都有些勉強共通的特性,包括耍寶、天賦異秉、反應奇快,其中最顯著的,就是他們會以毒攻毒相互剋守達到平衡,可能也因此,他們才相安無事地共處了這麼多年冬。

相處下來,發現「形象」在這個團體中只是虛有名詞,不在乎自己,不在乎別人,不在乎被傷與受傷;和他們相處,會感覺有一種極高度的信賴浮在空氣中。或說是一種習慣,他們已經瞭解並且接受了彼此間相互蹂躪,甚至會視之為最舒服的按摩(真是變態得令人難以理解啊!)

推廣開來,最好的朋友大概也是到這種程度吧!

不管他們當初擠在一起的原因是什麼,現在我可以十足感受到英雄惜英雄,怪物疼怪物的那種交集。

而我也終於明白為什麼歪妹可以接二連三當上爛圖的最佳女主角,落落大方地,向大家興奮激動地說著自己被立子訂下來的評語,甚至可以替她想更猛烈的嘲笑文字。因為她滿身無所謂的那種灑脫,是一般好面子的龜毛女人幾輩子都不可能擁有的。(立子,我就是那種好面子沒度量的龜毛女人,請不要放我爛圖!)

我想他們的感情來源,就是在於沒有普護輔限分級分類,沒有拘謹嚴肅,卻依然在大社會可以允許的狀況下進行無窮延伸,不斷抓緊他們所不願放棄的堅持。

以他們這種先天瘋狂又後天「激勵」的結果,二十年朋友、三十年朋友、一百年朋友、二百年朋友,都是有可能辦得嚇嚇叫的,因為禍害遺千年,他們可以放心辦九百九十九年以上都沒問題。

啥?九百多年以後怎麼辦?

這群活化石會自己想辦法解決的,他們是瘋子,自然會搞得定。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