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0/10/07

■文章標題:十年老友之猩猩篇

■前言︰

上次在八月十五日介紹了歪妹,這次要介紹猩猩。

猩猩,本名吳一明,我的死黨,死胖子,死豬,大混蛋。

我還沒講完,反正要罵他,我可以足足罵他一個星期。

同樣地,猩猩和我也是在彰YMCA裡認識的,而我們倆個也是當時兒童夏令營中唯一的兩棵「綠葉」(其他的全是喇叭花)

我真的得很倒楣,居然認識了他這個白痴,讓我至今依舊萬劫不復。

我跟猩猩熟到什麼程度呢?他認識我所有交過的女朋友,而我知道他所有交過的女朋友,這樣夠熟了吧?

很多人不知道我現在在說什麼,可是等你看了我等一下要講的,你就會知道了。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人物專題
■文章標題:十年老友之猩猩篇


……………………………………………………………………………
時間,1991年,入秋,彰化YMCA,員林。

歪妹:「喂?猩猩嗎?」
猩猩:「幹嘛?」
歪妹:「媽的,這一次的寒令營來了一個討厭鬼。」
猩猩:「誰啊?」
歪妹:「個叫小立子的傢伙,媽的咧,不把我看在眼裡,還以為他是來當大學生渡假的!」
猩猩:「是哦?那下次跟啟智哥講說不要他來就好啦!」
歪妹:「我有這樣講啊,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啟智哥好像不太甩我。媽的,他一定有什麼後台!」
猩猩:「真的嗎?那好啊,下次如果被我遇到,我替妳好好教訓他!」
歪妹:「一定哦!媽的,我一定要搞死他,讓他自己知難而退,大學生就跩啦?」
猩猩:「對啊,管他有什麼後台,搞死他!」

……………………………………………………………………………

時間,1992年,盛夏,夏令營指導員職前訓練,員林YMCA二樓。

小立子:「耶?我們穿的T恤圖案是一樣的耶!?」
猩 猩:「那當然,T恤上的圖是我畫的。」
小立子:「真的啊(我聽你在放屁!)?你好,我是小立子。」
猩 猩:「哦,你就是小立子啊?久仰久仰∼(他媽的,你死定了!)

……………………………………………………………………………

時間,1992年,仲夏夜,兒童夏營第三梯,埔里謝緯營地。

猩 猩:「等一下你要演一隻猴子。」
小立子:「哦,好啊,劇情是什麼?」
猩 猩:「自己看著辦。」
小立子:「啊?(媽的,原來是想要陷害我…)

……………………………………………………………………………

時間,1992年,夏,兒童夏令營,墾丁營。
猩 猩:「你以為你是誰啊!?一個指導員憑什麼出來帶活動?」
小立子:「你們活動組的做法就對了嗎?跟我們講好兩點十分集合,結果你們慢了十五分鐘才出現,之前講的什麼一定要準時就當放屁是吧?」
猩 猩:「就算我們晚到,你也不應該跳出來帶,你的任務就是要帶好自己的小組,沒有權利帶別的小隊!」
小立子:「那你先告訴我你們活動組的任務有沒有完成,再來討論我的任務有沒有越權!」
(接下來又爭吵了十幾分鐘,兩個人爭到臉紅脖子粗,旁邊的人怎麼阻擋都沒用…)
(最後,小立子被同期的訓練員制止,並暗示別再吵了,這才停止紛爭)
(又過了十分鐘,會議結束,解散,小立子跑去洗衣服)


小立子:「…」
猩 猩:「…嗨,洗衣服啊?」
小立子:「對啊。」
猩 猩:「…哦…」(靜靜的洗衣服)
小立子:「…」
猩 猩:「…」
小立子:「…呃…」
猩 猩:「嗯?」
小立子:「其實…我應該要為剛剛事情道歉,我想我有做錯的地方。(SHIT,這輩子沒這麼鳥過)
猩 猩:「沒關係啦,其實我也有不對的地方,只要事後有溝通的地方就好了。」
小立子:「也對…(沒想到這傢伙不會落井下石,繼續罵下去,要不然,我去跟我老媽那告上一狀,包他在彰化YMCA消失!)
猩 猩:「對了,聽說你那邊冷氣壞掉了是吧?」
小立子:「對啊,不過我那一組小朋友的房間倒是沒問題。」
猩 猩:「哦…那你到我們工作組那邊睡好了。」
小立子:「啊?不好吧?(還有歪妹耶…)
猩 猩:「沒關係啦,走,我教你怎麼利用即溶包泡出好喝的咖啡。」
小立子:「哦…好啊(Shit,我不喜歡喝咖啡!)。」

過不久,猩猩和小立子出現在工作組的房間(裡面有歪妹、胖妞、老大、枝仔冰等親眼目睹我跟猩猩還有歪妹幹上的人)

歪 妹:「小立子,你來幹嘛?」
猩 猩:「他的房間冷氣壞掉了,我叫他來這邊睡。」
歪 妹:「開電風扇睡好啦!(媽的,跟他睡在同一個房間裡,有沒有搞錯?)
猩 猩:「沒關係啦,讓他在這邊睡一晚就好。」
小立子:「…(無可厚非,是你堅持的,我沒差)

……………………………………………………………………………
時間,1993,夏,兒童夏令營行前會議,彰化YMCA三樓。

小立子:「唉唷喂啊∼猩猩,當兵放假回來啦!」
猩 猩:「對啊,來看看你們囉。」
小立子:「神經病啊,幹嘛還戴帽子?脫下來讓我看看你的光頭!」
猩 猩:「不要!」
歪 妹:「我的天哪,猩,我們想死你了!」
猩 猩:「嗯嗯,好,我知道。」
小立子:「來來來,把帽子拿下來,給我爽一下。」
猩 猩:「不要啦!小心我翻臉哦!」
小立子:「媽的咧!你以為我怕啊?翻哪!翻哪!」
猩 猩:「帽子還我!」
小立子:「啦啦啦∼」
猩 猩:「臭立子,晚上屁股給我洗幹淨一點!」
小立子:「哦∼我好怕哦,我一定會用鋼刷刷得乾乾淨淨的∼」
猩 猩:「媽的…」

……………………………………………………………………………
時間,1994,9月1日下午,新兵訓練營,嘉義大林中坑。

小立子:「喂?猩猩嗎?」
猩 猩:「耶?立子啊?你不是去今天去當兵了嗎?」
小立子:「對啊,我一到兵營,就找時間打電話給你囉。」
猩 猩:「是哦,你有沒有先打電話給圓仔啊?」
小立子:「她哦,她等一下啦,我跟她會講久一點,我跟你沒什麼交情,所以跟你講很快就結束了。」
猩 猩:「媽的咧,小心被她發現她不是你第一通打電話聯絡的人,媽的你就死定了!」
小立子:「死不了人啦!」
猩 猩:「好啦,等你們營上辦會客的時候,我再帶一堆人去看你,你趕快打電話給圓仔吧!」
小立子:「好吧,對了,記得幫我約一約歪妹、胖妞還有老大。」
猩 猩:「好好好,我知道…」

……………………………………………………………………………
時間,1994,9月26日晚上,新兵訓練營,嘉義大林中坑。

小立子:「猩!圓仔跟我分手了!快幫我!」
猩 猩:「什麼?真的假的?你昨天不是放榮譽假跟她出去玩的嗎?」
小立子:「對啊,可是我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收到她寄給我的限時信,SHIT!」
猩 猩:「你有沒有跟你長官講?」
小立子:「沒有啊,幹嘛跟他們講啊?他們又幫不了我!」
猩 猩:「好好好,我一定幫你跟她說,你在軍中不要亂來,知道嗎?」
小立子:「不管啦!你一定要幫我!」
猩 猩:「你不要擔心,我一定會幫你,你冷靜一點!」
小立子:「一定要哦!我靠你了!」
猩 猩:「好!」

……………………………………………………………………………
時間,1995,春天,當兵放假,員林麥當勞二樓

小立子:「…」
猩 猩:「你還好吧?」
小立子:「…不知道圓仔最近在幹嘛?」
猩 猩:「唉呀,感情過去就過去了,不要再去想吧。」
小立子:「怎麼可能啊?當兵剛滿一個月就兵變,我怎麼可能不想她?」
猩 猩:「唉…對不起啦,我沒有辦法幫到你。」
小立子:「又不是你的錯,就讓我想一想她,可以吧?」
猩 猩:「好…」
小立子:「…」
猩 猩:「對了,我想買電腦,你能不能幫我?」
小立子:「好啊,到時候我幫你灌一堆好用的軟體。」
猩 猩:「嗯,我想要用電腦來畫美工,聽說用電腦刻出來的字很棒。」
小立子:「對啊,聽說做DOS的那一家要推出跟麥金塔類似的東西出來吶,好像是叫Windows 95。」
猩 猩:「真的嗎?檔案大不大?」
小立子:「檔案超大!聽說要用光碟片才能灌!不過沒關係,我幫你想辦法。」
猩 猩:「好,等你下次放假時再找你出來。」
小立子:「嗯。」

……………………………………………………………………………
時間,1995,冬天,當兵放假,員林猩猩家

小立子:「猩…」
猩 猩:「ZZZzzz…」
小立子:「媽的,睡得跟死豬一樣,只好留字條給他了。」
猩 猩:「ZZZzzz…」
字條:
猩,你電腦有問題的部份我都幫你修好了;然後你那個繪圖程式出問題的地方我也修好了,那是你關機不正常的原因造成的;還有,我幫你把電腦的硬體操了一下,所以現在應該會變得更快,好好享用吧,我先回部隊了。

清晨六點。
立子。

註:對了,你那四十張A片我也看完了,有幾張片子不錯,記得幫我保留起來,我下次放假回來幫你修電腦時還要看,千萬不要借給牛蛙!」

……………………………………………………………………………
時間,1996,秋天,彰化,小立子家

猩 猩:「立子,你還記得那個推出莎士比亞的『新人類』嗎?」
小立子:「我知道啊,怎樣?」
猩 猩:「他們要徵美編人員吶,我想試試看。」
小立子:「真的嗎?(Shit,不會吧?要去台北哦?)
猩 猩:「可是我很擔心我的功力不足吶…」
小立子:「拜託!誰能在美工上幹掉你啊?」
猩 猩:「唉…台北人能力很強的…」
小立子:「媽的咧!有我們兩個彰化人,台北人就跩不起來!」
猩 猩:「怎麼辦?」
小立子:「我是不擔心你去那邊會被比下去,我是擔心你這邊怎麼辦。」
猩 猩:「…對哦,我怕我老媽不讓我去…不然這樣好了,如果我媽打電話問你的話,你就說我去參加什麼訓練好了,就說我一個月後才會回來。」
小立子:「SHIT!媽的!你該不會叫我騙你老媽吧!?」
猩 猩:「好啦,幫我一下啦!」
小立子:「SHIT!那有人死黨這樣當的?媽的咧!」
猩 猩:「好好好,息怒,來我請你喝十元的咖啡廣場。」
小立子:「十元個屁!我要喝六元的養樂多!」
猩 猩:「好好好,你最大,記得要幫我騙我老媽哦!」
小立子:「SHIT!你他媽好樣的!去死吧!」

十天後…

小立子:「對對對,吳媽媽,他去台北受訓練了,對,吳媽媽,他想去學電腦美術啦,我也贊成他這麼做,多多學習總是好的。什麼?學費?呃…那是我們幾個朋友湊錢給猩猩當做生日禮物啦,對對對…好,一定一定,我會叫他回來看看吳媽媽的…是是是…」

……………………………………………………………………………
時間,1998,9月,台北新店,新人類資訊科技(股)公司

猩 猩:「媽的,你終於來報到了!」
小立子:「Shit!還不是被你陷害的!說什麼欠一個電腦編輯,害得我花錢買一堆雜誌看!」
猩 猩:「啊∼活該啦,誰叫你還要去國外受什麼智障營訓練,要不然,你早就進來了。」
小立子:「去死吧!本來以為說你要找我做美編的說,害得我摸Photoshop和PhotoImpact摸到想吐,結果一來才知道是要當編輯,有沒有搞錯啊?」
猩 猩:「媽的,自己沒聽清楚我跟你說的話,還敢怪我?」
小立子:「大便咧,對了,我住哪裡?」
猩 猩:「你?你跟我住啊。」
小立子:「操!完了!那我不就天天要把屁股洗乾淨了?」
猩 猩:「不知道是誰的屁股要洗乾淨咧,你晚上不要強姦我,我就要偷笑了!」
小立子:「去死啦!…對了,我今天剛面試完,今天就要上工,你知道要做多久嗎?」
猩 猩:「呃…那個…」
小立子:「?」
猩 猩:「這個…」
小立子:「快說!」
猩 猩:「可能要到早上三點…」
小立子:「哇靠!不會吧?」
猩 猩:「沒辦法,做雜誌就是這樣啊。」
小立子:「Shit,那不就跟我放假後,在你家修電腦是一樣的情形?」
猩 猩:「差不多。」
小立子:「Shit…好,三點就三點,死不了人,做吧!」

結果,那一天做到天亮。

……………………………………………………………………………
時間,1999,冬天,台北新店,小立子住宿處

小立子:「喲∼好久不見了,猩猩,你變胖囉!」
猩 猩:「媽的,你還變醜了咧!怎麼樣?最近在富峰群還好吧?」
小立子:「好啊,操死了,聽說你現在在趨勢哦?」
猩 猩:「對啊,跟你一樣,操到爆。」
小立子:「來來來,一起參加我們的『否哥』會。這些人你都認識吧?」
猩 猩:「有些不認識。」
小立子:「各位,這是我的死黨,我以前跟他一起睡了一年多,每天晚上都被他蹂躪,很悲苦的…嗚…」
猩 猩:「媽的,陷害我…我跟你們講,明明是立子喜歡玩變態虐待遊戲,每天晚上都鞭打我…嗚嗚…」
小立子:「什麼叫做我喜歡玩變態的遊戲?我都還沒講你咧,上次你去參加員工旅遊的時候,他媽超變態的買一打彩色保險套送我,明明知道我是處男還送我這個!」
猩 猩:「哈哈哈…」
小立子:「這也就算了,後來我想看看保險套到底長什麼樣子的時候,才發現只剩下兩個!媽的,猩猩,你拿去用了對不對?」
猩 猩:「對啊,怎樣?我想裝水玩水氣球,找不到氣球,就拿保險套裝囉,反正你又不用!性無能的傢伙!」
小立子:「你以為你這樣講我會原諒你嗎?屁股給我洗乾淨一點!」
猩 猩:「拜託,都已經被你用爛了,你還要洗乾淨幹嘛?小心我在大家面前掀你的底!」
小立子:「操!好啊!看誰掀誰的底多!來啊!」

那一天的火鍋聚會相當的精采,相當的精采…

……………………………………………………………………………
時間,2000,9月,彰化,小立子家

小立子:「終於來啦?」
猩 猩:「對啊,特別從台北趕回來參加這個『十年老友烤肉會』的聚會。」
小立子:「媽的,講麼多幹嘛?來,給我們家Blue咬一下。」
猩 猩:「不用了,謝謝你,我心領了。」
小立子:「趕快上去吧,歪妹、胖妞、老大、圓仔都在等你。」
猩 猩:「好。」
小立子:「最近過得還好吧?」
猩 猩:「…嗯,還好啦,你呢?」
小立子:「我也還好,老話一句,操死人。」
猩 猩:「圓仔今天來…會不會尷尬了一點?」
小立子:「不會啊,都已經事過境遷了,沒這回事囉。」
猩 猩:「那就好。」
小立子:「不過,她還是蠻漂亮的,給它來個死灰復燃吧!」
猩 猩:「你想被我正義之『賤』砍死嗎?」
小立子:「哈哈哈…我剛剛問過她了,她還沒上去過我立子異言堂的網站。」
猩 猩:「是哦。」
小立子:「所以,我在上面寫死她,她也不知道。」
猩 猩:「隨便你啦,我要去吃烤肉了,叫Blue閃邊。」

小立子:「Blue,上!」

猩 猩:「媽的!SHIT!立子!你死定了!」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