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0/12/30

■文章標題:他媽的哇哩

■前言︰

12月30日,一個原本就沒什麼了不起的日子,現在,還是不怎麼樣…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人物專題
■文章標題:他媽的哇哩

■怪胎

我老弟,怪胎一個,平常沒什麼建樹,偶而會在我的異言堂上發表文章(最近比較沒有投稿了,本來想要開譙他的說,後來我才想到一件事,我曾經跟他達成一個協議,那就是「 Kitaro在立子異言堂上發表文章,小立子要教會Kitaro彈吉他」)(…SHIT…連我都很少彈吉他了,更何況是我老弟Kitaro…),文章寫得還算不錯(一講到這個我又有一堆話要說了,SHIT咧,臭Kitaro,他不是沒有寫文章哦!他寫的文章都在別人的網站上面發表,而且還被選為優質文章哦!有沒有搞錯?)(後來,我才又想到,人家是有名的歌星,我跟她比起來根本不值得一提,Kitaro不甩我是理所當然的)(很正常啦!我還不是在瘋徐若瑄!),平常他對立子異言堂沒什麼貢獻,唯一一個讓我覺得他「真的很不錯」的貢獻是…

■怪胎介紹怪胎

一年前,我老弟Kitaro在BBS上傳水球給我,他說:「老哥,你缺寫文章的人嗎?」,我回:「缺啊,你要介紹男的還是女的?」「女的。」「好看嗎?」「我不知道。」「那就是很醜,不用解釋了。」

他「哈哈」兩聲,然後就去「矇騙」他所謂的學姊(因為哇哩說她是被騙進異言堂的),讓她到我這邊看我這個大變態耍賤。

從此之後,一隻叫哇哩的女生(本來叫Amy)就在立子異言堂上面撒野,而且交稿量還是所有副堂主當中最多的一個。

哇哩寫的東西其實很雜,你甚至可以說她是「可怕的文字製造機」。我曾經一天收到她五篇文章(都上千字),都不知道要怎麼辦。

新詩、小說、散文、社論、政壇分析、情愛…什麼都寫(就只差色情文學沒寫過罷了)(我想,她也不敢寫,因為我是個中好手,敢在我面前玩番刀的,我一律用大砲轟死他!),而且都還有相當的水準(當然啦,仍然有幾篇文章被我 ken 掉了,她又不是我,每一篇都要比上一篇賤)

講實在話,我並不期待「哇哩終有一天成長茁壯,自力門戶」,因為那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我只是在等「哇哩什麼時候不再需要立子異言堂」。

這種怪胎,沒有辦法逼她就範,更無法讓她完完全全的信服你。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拚命比賤,這樣才有辦法「不讓她追上我」。

■佔有慾超強的怪胎

我想,我從哇哩那邊得到的東西,不會比她從我這邊得到的多,而這的確是事實。

與其說她得到好處,倒不如說她是用搶的比較快。

很簡單嘛,歪妹被她搶去認識了,然後因為歪妹的關係,她又知道了我不少不可告人的秘密(害得我只好殺人滅口)

而我呢?

她的什麼烏龜鳥蛋、機車大胖春、狗屎老哥…等等,全都只聽其名而已。

那可不是叫哇哩去吃大便就可以了事的!

我可以跟各位說一個真實的故事,我曾經有一個朋友(女的),她長得有三分漂亮(但是不是那麼漂亮),那時她在大學的時候沒有男朋友。然後,有一天,有三個男生想要請她順便找兩個女生,希望三男三女一起出去玩個幾天。

她很聰明,帶了兩個比她醜兩百倍的女生一起去。

那幾天,她倍受男生恩寵,而那兩個醜斃了的女生因為從來沒有被人邀請的經驗,反而感激這個女生給她們「可以跟男生出去玩」的機會。

她一次三贏,各位懂嗎?

你們評評理,哇哩在異言堂快一年了,跟卜仔一個樣(我跟卜仔認識快八年了,聽他講超過三百次「我帶你去我老家澎湖玩,保證你玩到爽」,結果到現在連個屁都沒有!),她週圍一大堆漂漂的女生,也都不介紹給我摧殘一下,這叫我情何以堪!?

死哇哩,媽的,不介紹沒關係,我把我所知道全部抖出來!

■怪胎全部出籠

歪妹曾經在雀巢生日的時候寫了一篇文章給他,而我在前言以「去死吧!」來代表我對雀巢的「尊敬」(我只對我承認的好友生日時,給他一句「去死吧!」當做祝福);那我要用那個詞句來「尊敬」哇哩呢?

「吃大便吧妳!去旁邊給我跪著!再做兩億個伏地挺身、然後給我他媽的好好的去死!」

嗯…似乎還是不太夠…

哇哩到底有幾個哥哥或姊姊我並不清楚,只知道曾在聊天室跟她大姊聊過天,跟她老哥玩過ICQ,然後還聽說過哇哩被她二姊欺負。

她大姊跟我說不要帶壞哇哩。

天地良心哪!我什麼時候帶壞過哇哩啊!?我又沒叫她吸毒抽煙喝酒賭博打架的,她哪會變壞啊?再說,要變壞,也輪不到我帶壞!吃屎吧哇哩!害我在妳大姊心中印象這麼差!

哇哩她大哥說要好好跟我組成「抵制哇哩反暴小組」,還說一定會把他小妹的私密一五一十的告訴我。

我聽你在放屁!什麼都沒講也就算了,還在我生日那天合拍了「哇哩兄和哇哩的親密兄妹感人肺腑悲情倫理老淚縱橫大合照」給我,害得我看完了之後,連續三天吃不下飯!臭哇哩!在大便上面灑些玉米粒然後給我吃下去!

至於妳那個好像是嫁到美國的二姊,算妳幸運,天高皇帝遠,沒跟我聊過天,否則,我一定又會叫哇哩再去死一次(為什麼?沒有為什麼,哇哩她那邊的人全把我當怪物看,好像我會吃人似的,我當然要哇哩去屎囉)

■破壞哇哩應援團

我和歪妹還有卜仔會對哇哩這麼看重的原因,是因為「時勢造英雄」,我常跟歪妹說,如果我在哇哩的年紀時,就擁有現在這麼多的資源的話(超棒的internet環境、一隻怪物級的小立子、一個魔鬼級的E女性歪妹、再加上一陀行動知識庫卜仔),我的成就可能不只現在這樣。

所以,當我們看到哇哩這號人物時,心中覺得「這個小妮子了得」。

於是,卜仔常常出題目給哇哩寫文章(逼到哇哩有一陣子罷寫異言堂)(也逼到我這個老頭出面道歉)、小立子在下我則成為哇哩的無給職電腦顧問(講實在話,根本幫不了什麼忙)(因為她問的問題全都爛得可以)、以及不時給予哇哩「奶襲」的歪妹(什麼胸部大是女性的悲哀的論調,哇哩居然瘋狂崇拜),三個人就這麼肆無忌憚的壓榨她,也不考慮她這樣的年紀是否能夠承受這麼多的壓力。

我曾經問過另外兩位的意見。

卜仔:「乎死。」
歪妹:「別太過份就好了。」

那我呢?

老話一句:「吃大便!」

■祝妳福壽與天齊

哇哩很害怕我在她生日那一天寫文章陷害她。

講真的,我也很害怕(因為我怕我寫得太過份的話,她給我來一招「老娘不寫了」,那我就ㄘㄨㄚˋ ㄙㄞˋ了)

不過,生日嘛,總得要給個面子,還是讓她快樂一下好了。

哇哩,我不會叫妳去死,我會叫妳「為立子異言堂活三千年」。

如何?我對妳很好吧!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