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1/05/12

■文章標題:起死回生

■前言︰

如果你要說這一篇是立子異言堂有史以來最長的「站務報告」也成,因為這是自從我的硬碟掛了之後的第一篇文章,也在在的表示了製作立子異言堂的艱苦過程。

當然啦,我那些副堂主們對我的硬碟掛掉的事都有著同樣的一句安慰人心之語:「活該。」

太完美了,這才叫立子異言堂。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電腦資訊 文章子分類:網際網路
■文章標題:起死回生

作者:小立子

西元二○○一年五月九日,晚上十點半,我的硬碟壽終正寢。

這是我所沒有預料到的,當時才剛把最新的立子爛圖做好,準備要開始設計立子異言堂的說,結果在我進入某一個支目錄時,硬碟突然發出超大的聲音「卡卡卡卡…」,然後,我的一聲「匪了(毀了)!」,我知道我出了超大的「茶包」(trouble)

小立子第四代硬碟,6.4GB,本來就有壞軌,撐了兩年半,這兩年半,「想要買顆更大的硬碟」的想法少說超過一千次。本來想在它快要壞掉時(老實講,根本沒有人知道他自己的硬碟究竟會在什麼時候壞掉),或者在「適合的情況下」(就是有錢啦!)更換掉,可是為了要「撐」,才硬生生把這個想法給拋棄掉。

當我聽到硬碟的聲音是那種有著電動刮鬍刀一樣的分貝(連聲音也很像!)時,我乖乖的把電腦關了,然後從主機裡把硬碟拆下來,打了一通電話給我死黨志國,準備請他幫忙。

小立子:「志國,抱歉,這麼晚打電話給你,有件事很嚴重,我的硬碟掛了。」
志國:「你現在怎麼處理?」
小立子:「我聽聲音應該是死掉了,百分之九十九點九救不回來。」
志國:「好,你明天把硬碟拿過來給我看,看我能不能幫你。」
小立子:「我已經包好了,明天拿給你。」

隔天早上,我把硬碟交到他的手上,並告訴他我的猜測,然後就回到我的座位(註:我和志國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把這件事完全忘掉。

下午,他跑來跟我說:「死了。」

我「哦。」的一聲,再把硬碟交給坐在我旁邊的同事「真正好」(註:他的名字叫曾政皓,音似「真正好」,所以我私底下自己叫他,而他那個生日只有跟我差一天的九個月大的兒子,我則幫他取名為「真好笑」),說了一句:「換你試試看,不過,我要先買一顆硬碟應應急。」

真正好:「好啊,你要多大的硬碟?」
小立子:「隨便,聽說我們門市要拋售硬碟,你幫我找吧。」
真正好:「我們門市現在有賣的是30GB、40GB和60GB的,你要那一種?」
小立子:「能用的就好,30GB的。」

他聽了之後打了幾通電話,然後告訴我:「立子,30GB 的硬碟停產,沒貨了,只剩下 40GB 和 60GB 的,門市還有一顆40GB的硬碟,等一下就去買吧。」

小立子:「好。」

本來跟他約好晚一點就要跟他一起到門市去買時,突然門市打電話回報:「那顆硬碟賣掉了。」

SHIT!

小立子:「那60GB的多少錢?」
真正好:「六千多塊錢。」
小立子:「吃屎吧!不買!」
真正好:「隨便你。」

心中想說不知道是那一個死王八蛋,居然早先我一步買走了,我又不想花超過五千元的經費去買一顆硬碟,可是,當天晚上我就要用(因為硬碟掛掉,原本答應要幫別人設計軟體的使用手冊被迫推掉,害得我很不好意思的一直跟對方道歉),只好到別的通路去買了。

三十分鐘後,真正好跑來跟我講:「立子,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找到買那顆40GB硬碟的兇手了!」
小立子:「是誰?」「也是我們的同事,硬碟就在他手上!」

「哦。」我把藏著的美工刀拿出來,準備把這個該死的同事砍成十八段,結果真正好又說:「他剛剛試過硬碟了,他的主機板不能用,所以我說服他轉賣給你!」

「真的?」我趕緊把美工刀收起來,因為那位同事正高興的往我這邊走過來。」

於是,我拿到了那顆40GB的硬碟,而且價錢是「隨便啦!」的價格。

■回生計畫

那天,我準時下班,一刻也不留,推掉了所有什麼「曹經理,晚上一起吃個飯好嗎?」,或者是「立子,今天晚上約好要去唱歌的,一起走吧!」的約會,匆匆忙忙的回家。

在那之前,我接受了志國的意見,把一顆硬碟切成好幾塊,而且每一塊最大不超過 8GB (聽說這是最佳的安排方式),於是,我的硬碟字母到了「I」。

再加上光碟機和燒錄器,我的磁硬代號一下子推到了「K」。

一個小時後,所有的軟體全部灌好;再三個小時從網路上把立子異言堂的繁體版、簡體版、爛圖下載回來(沒辦法,誰叫我用的是 56K 數據機呢?慢是一定的),再一個小時把五十幾封的信全部下載回來。

等我把這些東西全部弄完,我已經精疲力盡,直接就上床睡覺去了。

隔天,我開始記下我失去了那些資料。

三年來所有寫過的文章、四百多張利用數位相機拍下來的照片、450MB 下載來的大大小小軟體、十幾篇堂友和副堂主寄來的稿子、完成度百分之六十的新版立子異言堂網站…

這些東西看起來好像沒什麼,可是如果把換算成有價的智慧財產權,那我可以宣佈我「破產」了。

■大家的反應

後來,那個真正好在他家裡測完我那顆硬碟後,跟我說:「你的硬碟真的救不回來,好像是硬碟裡面的讀取頭斷掉了。」

嗯,我也是這麼想,而他告訴我有一家公司有專門幫人家把硬碟裡面的東西救回來的服務,不過要花一萬元。

「吃屎吧!不修!」

每每碰到這種事,我就會跟週遭的朋友講,順便看看他們的反應是什麼。

副堂主哇哩:「沒關係,網站重做就好了嘛,你撐得住的,因為你是怪物。」少在那邊裝關心,我知道妳很高興,因為我原本做好的「哇哩頭加阿諾史瓦辛格合成圖」被毀了,現在連妳的原始圖我也沒有了,這下子妳爽了吧!

副堂主wenchen:「立子不會那麼笨,應該有備份吧?」
是有啦,可是我都是等到資料堆滿640MB時才會燒到光碟片裡,所以我算笨一半…

副堂主卜仔:「硬碟壞掉囉?是哦,是這樣子哦,那實在太可惜了。」
果然夠賤,所有語句言不及意,而且一點幫助也沒有。

某廠商:「曹經理,我到你的網站看了,你說你的硬碟掛了哦!那不是很慘嗎?唉,我為你感到可惜。」
這是我最怕碰到的一件事,通常,我是不在工作的時候提及我自己的網站的,而且也怕廠商跟我「討論」我的網站(那表示他有在看,如果我要寫他們家的壞話,那我不就被捉包,當場「匪了」嗎?)

我另外一個同事,也是enter雜誌的總編輯運立:「你的硬碟掛了哦?哈哈哈哈…活該!」
我的刀子呢?

我老弟kitaro:「乾脆把立子異言堂廢掉好了,重做一個新的網站。」
真不愧是我老弟,你給我一把槍讓我自殺還比較快!

■死地後生

唉,沒辦法,我朋友說我平常就是一個帶衰命,碰到這種事只能怪我自己倒楣。

剛剛在第四台看了一部(好像)叫「微軟巨人」的電影,裡面演的是微軟的比爾蓋茲和 Apple 的史帝夫傑伯的發蹟史,以及他們亦敵亦友的過程,頗有感覺的。

有誰能想像原本Apple的第一台電腦是在後車場做出來的呢?

又有誰知道微軟只花五萬元美金把別人的作業系統買下來,結果大發利市的情況呢?

說不定,我這次的死裡重生,也會給立子異言堂帶來革命咧!

結尾註:我尚在為我的硬碟「守喪」,如果堂友們您有心,麻煩一下,安慰我一下,回應一下吧…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