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1/06/10

■文章標題:大辣燒酒螺來一包!

■前言︰

我之所以喜歡吃辣椒,是由於許多原因結合而成的。我週遭的朋友都知道,小立子不但「喜歡吃辣椒」,而且「很會吃辣椒」。

其實,包括大蒜、洋蔥、芥末等刺激類的東西我都喜歡吃。

呵呵,這次介紹我最喜歡吃的燒酒螺,口水老早就流滿地了…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吃吃喝喝
■文章標題:大辣燒酒螺來一包!

作者:小立子

若要講起我們家吃辣的歷史,可以從我還沒生出來開始講起。

我老媽很喜歡吃辣的東西,從和我老爸交往時,我老爸就看出了一些端倪(喝湯的時候,可以用黑胡椒把自己整碗的湯表面弄「黑」就可見一般),不過,老爸並沒有講什麼話。

結婚後,老媽老是在煮的菜裡面加上辣椒或是大蒜,而且煮上一大碗的湯伺候我們家老爺。老爸很少批評菜色到底好不好吃,不過湯倒是喝很多(沒辦法,辣嘛,對一個不會吃辣的人而言,加上一點點辣椒就可以要了他的命了),後來,還是經過「建議」後,老媽才開始降低菜的辣度(我老爸也是因為這樣才會胖起來的)(開始吃多了)

■辣味初嚐史

我第一次接觸到「辣」這個味道的時間呢,如果沒記錯,應該是我六個月大的時候。

別驚訝,這是千真萬確的事。

嬰兒在睡覺的時候,會有吸吮自己手指的壞習慣,現在用奶嘴就可以頂替掉手指的部份,可是在我那個年代,「奶嘴」這個東西還算是奢侈品,更何況,據說我小的時候,就算塞了一個奶嘴到嘴巴裡去,也照樣會把奶嘴拿掉、把手指塞進去。

老媽為了要對付我這個壞習慣,起先是在我的手上套上襪子,可是發現成效不彰(照吃不誤),於是決定下狠招。

她在我的手上塗上辣油。

老媽說,當她聽到我因為吃到辣油而辣到哭醒時,她高興的要命,因為那代表我知道「手指是不能隨便亂吸的」…

等我長大了,我當然沒有這個壞習慣啦,可是,我卻對辣這個東西喜歡上了。

■吃辣怪物集團

經由老媽的「帶領」之下,我們家三個小子(我,Rodney,Kitaro)全都變成吃辣高手,連一向不吃辣的老爸也被迫訓練成「不吃,可是迫不得已時,也一樣能夠照單全收」。

老媽曾經在自家的庭院種了兩株辣椒樹,並命令我和我老弟三不五時給予「阿摩尼亞淋浴服務」(聽說尿液可以增加辣椒的辣度),還曾經這樣「鹹」死了其中一株。到後來還是放棄了,因為長辣椒的時間和數量不夠我們吃,所以,只好對外求援。

於是,由於吃辣的需求漸漸擴增,這也使得我們家開始出現各式不同的「供品」(也不能算是供品啦,就是當人家收到了一些屬於辣字輩的食物或者是辣椒本身時,會「轉送」到我們家)。台灣各地的辣椒醬就不在話下了,我們幾乎都吃過,而且有百分之九十都被我們以「不夠辣,沒味道」淘汰掉(更甭說便利商店看到的辣椒醬全都被我們評為垃圾了)

理所當然的,我家吃辣椒的領土就從台灣拓展到了國外。

韓國的雪曬辣椒乾(直接吃不辣,遇湯則辣上百倍,不過,在台灣這種潮溼的環境下很難保存,辣味常常會因此而打折)、四川紅辣椒(很大一條,比人參還長,可惜的是,只有我老媽吃過,據說很過癮)、美國甜辣椒(對我們而言一點也不辣,不過,拿來當零食頗嚇人的)、印尼綠辣椒(這種辣椒很辣,印尼政府把它拿來當做催淚彈的原料就可見一般)…等等,均吃過。

結果,我們吃辣的等級越來越高,高到去吃大辣的麻辣火鍋都是在喝湯而不是在吃料的。

■燒酒螺

配合辣椒所衍生出的食品其實很多,一般而言,我家最喜歡的是牛肉乾、麻婆豆腐和燒酒螺。

若不是大人們會擔心燒酒螺的寄生蟲,那我們家可能每天都會吃這個小小的東西。

燒酒螺,本名海蜷,全世界共有 8 屬 50 餘種,大多分布於溫熱帶的泥深海岸,而台灣則有產 5 屬 13 種(動物植物的分類是用界、門、綱、目、科、屬、種來分類的)

這種腹足綱的傢伙呢,吃的是地表的腐植質,也可以拿來餵蝦。在經過醬油、大蒜和辣椒醃漬之後,就是現在台灣一些夜市常賣的燒酒螺。

一般來說,我開始猛吃燒酒螺,是從當兵的時候培養起的。

那個時候,我是在台中港當空軍,有事沒事得出公差到上級單位去洽公,而上級單位剛好距離台中港口很近,所以如果有時間,我就會順便去買些零食回去,燒酒螺當然是絕不能少。

如果說是夜市賣的燒酒螺的話,大部分會分不辣、小辣、中辣、大辣四種等級;而漁港賣的燒酒螺則有五到六種等級(加上了特辣和麻辣兩種),我一律選最辣的那一種,而且都是買大包的。

兩年下來,台中港各家的燒酒螺都被我吃遍了,也學會了光是看色澤和醬的顏色就知道這家的燒酒螺到底好不好吃(我還能從這麼濃的醬味中聞出這些燒酒螺有沒有壞掉)

後來到台北上班,每當癮頭一來時,就一定會衝到士林夜市去買它一大包吃吃。

■景美燒酒螺的婆婆

以前我住在景美附近,常常到那邊吃宵夜,在一個偶然的情況下,被我發現巷口有一家賣燒酒螺的攤販,讓我興奮的大叫(因為我一看燒酒螺的顏色,就知道它是極品!),當下二話不說,買了兩大袋吃(一袋自己吃,另外一袋給我老弟)

然後,我幾乎天天去報到。

可是,我發現這個婆婆好像不是每天晚上都會擺攤的(第一次買的時候是星期六晚上,我星期一去的時候發現攤子沒擺出來),經過了漫長的等待,我才在星期五的晚上又看到婆婆把燒酒螺亮出來。

這次我可不客氣了,一口氣買了三人份的燒酒螺,邊買還邊問:「婆婆,妳好像不是每天出來擺燒酒螺的哦?」

「對啊,我只有在星期五、六、日晚上才會擺出來啦。」
「哦…」

於是,每週星期五的晚上開始,我就會準時出現在景美的夜市,固定買燒酒螺回去吃,而且風雨無阻,吃到婆婆後來都認識我了。

後來,因為婆婆身體不適,才決定結束營業,我才斷了吃燒酒螺的「習慣」(這簡直比戒毒還痛苦!)

■想試試看嗎?

燒酒螺也不是沒有壞處,如果沒有處理好,你可能會感染到它體內的寄生蟲;而且,吃大辣的燒酒螺時,根本不能吃別的東西,因為燒酒螺的味道太濃,其他的東西全會被蓋過去,包括喝水;還有,其實燒酒螺很鹹,吃不慣味道重的人,更不能接受。

不過,我是不管這麼多的,只要一大包的燒酒螺,再加上一雙筷子,就夠我滿足好幾天(沒錯,小立子吃燒酒螺的另一項奇蹟:一定要用筷子吃,絕不用手)

改天有機會一起到夜市吃東西的話,大辣燒酒螺來一包吧!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