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1/09/15

■文章標題:大便!?

■前言︰

好久沒有更新立子異言堂了,可能有人以為網站倒了吧?呵呵,您瞎猜了,我好得很,而且會越來越好。

不過,我還是要報告一下我最近在幹嘛。

嗯,工作的部份不用談了(一定是超忙),針對異言堂的部份主要有兩個,一個是網站的威力要擴大(開始程式化,讓它的反應變得更好),另外一個是準備出書。

出書?對啊,講了好久,總算知道出書的時間是十月一日(耶∼),而且也看到了大部份的排版內容(沒有放網站上的爛圖,不過有請到也是副堂主的沒格來替這本書畫插圖)

我先保密一下裡面的內容,反正時間一到,你們在台灣的各大書局應該就會看得到了…

言歸正傳,為了「慶祝」小立子我這麼久沒更新,小弟當然馬上下海,為各位寫篇辣的,讓大家爽一下。

哦,對了,請在看這篇文章的前後一個小時不要吃東西,否則等一下出了事我絕不負責。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生活隨筆
■文章標題:大便!?

作者:小立子

同事:「中午了,小立子,吃什麼?」
小立子:「不要問我。」
同事:「不問你問誰啊?吃什麼?」
小立子:「好吧,老規矩,問我吃什麼,我一律回答『吃大便』。」
同事:「SHIT…」

我最喜歡在吃飯的時候講「大便」兩個字,不是我個人很髒,而是大便這兩個字「幾乎」是我的口頭禪。

小立子我喜歡大便嗎?說實在話,我也不喜歡,但是那並不代表我不會去理它。

不懂?那請聽小弟一一說來。

■與大便的不解之緣

大便,又稱屎、排泄物、糞、「賽」(台語),或者是我以前曾經形容的「分解漿化有機物」,像英文的SHIT或 CRAP就不用我說了,反正就是那一坨東西就對了。

當然啦,我是一生下來就跟大便扯上關係了(其實呢,嬰兒在母體的肚子裡面時也會拉屎),只不過我的「大便論」和別人不一樣。

在國小的時候,每個班級都會輪到一次清洗廁所的「大好機會」。而每當這個重責大任輪到我們這一班的時候,我就很興奮。

不知道現在的國小廁所是不是還是以前那種沒有馬桶,只有一條水泥溝給你拉便的那種?

在以前,沖水的設備很差,常常沒有辦法把「小朋友的大便」(看清楚哦!是小朋友的哦!)沖掉,也有的小朋友是「忘了」沖掉(忘他媽屁啦!知道要大便,不知道要用水沖,難怪現在台灣的經濟才會變得這麼差!)(耶?這干台灣屁事?),於是我們這些清潔隊就要開始辛苦的把這些「溝中之物」清掉。

「又臭又髒」是我那時的同班同學對大便的想法,其實跟我的想法差不多,只過我跟他們最大的不同點在於「看到大便之後的反應」,一般而言,他們看到大便的時候都會發瘋,我卻不會。

這個差很多哦,當其他的同學拿著水桶看到大便在水溝裡面時(有的時候並沒有在溝裡而是在踏腳的地方,我可真是佩服了這些「大便大歪了」的傢伙,準頭居然差到這種程度,台灣的股票下滑肯定跟你們有關!),都會歇斯底里的尖叫,並「高舉水桶,然後用力把水對準大便沖下」(請注意,絕對是錯誤示範),然後弄得全身髒兮兮。

我比較冷靜,我會先看大便的位置與「擴散範圍」後,慢慢的把水倒下,讓柔順的水流把大便帶浮起來,再利用水流把大便從水溝中沖走。

所以,每次我在清廁所的時候,從來不會碰到什麼「被大便噴到」、「大便沖不下去」這種蠢事,而我也是唯一在老師說「今天你們這一組去掃廁所。」之後,還會笑的小學生。

■ 夏威夷之屎

應該有人知道我在Hawaii住過幾年吧?那個時候小立子我正是國小四、五年級的時候,年紀還很輕。在那個時候,我一直以為台灣是舉世聞名的說,結果發現不是這麼一回事,而且美國人根本就不知道台灣和大陸之間的政治關係,那個時候我覺得身為台灣人很可憐。

雖說Hawaii不是美國本士,可是美國的自由精神還是存在的,所以,我在那過的日子可以說是無憂無慮,而且種族歧視也不會那麼嚴重。

自由?自由到什麼程度?這個就跟大便有關了。

有一天我和我弟Rodney(在家排行老二,還在美國唸書那一個)走路上學時候,我還記得那是個感覺很清爽的早上。

正當我準備要走進小學的大門的時候,突然腳上一滑…

相信大家猜到了,沒錯,我踩到大便了。

這個大便可不是普通的大,我猜放這坨屎的狗應該屬於獒犬那種體型的狗所放的,因為那坨大便大到我整個右鞋全部「淪陷」,害我完全不知道要怎麼清理。第一,它太大了,根本沒辦法清掉;第二,因為它還是新鮮的(要不然也不會「一滑」了),所以連襪子都難逃一死。

到了教室,沒有人敢跟我講話,老師好心的叫我自己換雙拖鞋上課,並告訴我:「那麼大的狗屎,你應該看得到才對。」

唉,只可惜美國後來才訂定養狗的主人不能讓狗狗隨地大小便,否則會受罰的規定,否則我真該告他一傢伙!

自此事之後一直到長大至今,我走路都變得很小心,不過並不是我邊走邊看地下,而是我的腳自動發展出「地面異物緊急處理系統」,就是說,當我不小心踩到大便的時候,我的腳會在尚未完全踩平之前就收腳,讓「中彈」後受傷的機率降到最低。

改天你如果遇見我的時候,可以特別注意這件事,你會發現我無論穿什麼鞋子走路都不會有聲音(包括皮鞋、拖鞋和木屐),而且走路的姿勢怪怪的,這就是因為那一坨大便所造成的後遺症。

■空軍防砲之便

我當兵的時候是擔任空軍的防砲兵,由於我們的部隊是獨立連,所以座落在一個「普通荒郊的野外」,那邊的廁所是與外面斷絕任何關係的,也就是說,我們部隊每隔兩個月,就要派幾個可憐的菜鳥,去把積滿一輛公車體積的大便用一個小臉盆大小的盆子挖上來。

嘿嘿,小弟我當然是有參與挖糞的行列了,不過在一群菜鳥當中,我是唯一沒有帶口罩,也沒有嘔吐感覺的新兵。

不是我很勇敢不怕臭,所以沒有帶口罩,而是因為我天生鼻塞,聞不到什麼東西,所以自然而然的有了一個天然的防毒面具。

嘔吐?我不知道耶,我一直覺得「噁心」這兩個字是因為人類的想像而產生的東西,看到大便、聞到大便,並不會讓你的胃部受到傷害,沒有理由要吐,懂嗎?

不過,我倒是在那幾次挖糞的過程當中,看到了人類消化系統的失敗。

沒錯,在糞坑當中,你會看到一些還沒消化完整的「食物」。

好比說,滷白菜啦、玉米粒啦、臘肉塊(不要懷疑為什麼我這麼確認那是臘肉而不是其他的肉,因為我仔細研究過),以及各式各類較難消化的東西。

有些東西就不可思議了,我一定要講出來給大家想像一下。

咖哩雞塊完整版(這個厲害,他可能是一口吞下去,而且胃裡的胃酸來不及處理就直接外送,所以才能保有原有的色澤與完整,難易程度在百分之75左右)

一整塊的菜頭(就是蘿蔔湯的白蘿蔔,這個也很猛,猛是猛在軟軟的菜頭竟能在經過伸縮自如的肛門擠壓下而保有完璧之身,難易程度高達百分之85)

一整條辣椒(這個就厲害了,吃下這東西的人我一定要找他簽名,因為他一定要連咬都沒咬就吞下去,才有可能會變成這種結局,這條長達30公分的辣椒在不知如何吞進去的情況下,通過胃、十二指腸、小腸、大腸、直腸之後,再完美無暇的從肛門吐出來,難易程式高度百分之九十!)

後來,在這一群同梯的新兵半吐半作嘔的情況下把任務達成後(包括班長也受不了),正好是午餐時間,結果所有挖過糞的新兵只有我吃得下東西。

菜色?我這一輩子都記得。

正是咖哩雞、滷白菜、玉米菜頭湯、而那顏色如糞的臘肉旁的辣椒,絕對不會比我挖到的那條小…

■智能障礙訓練營之屎

在1996年的時候,小立子我代表台灣的YMCA到美國擔任夏令營指導員,這個機會很難得,因為台灣的YMCA每一年要從600多人當中挑選兩名代表,當你被選中的時候,你在國外一個人就代表台灣,你所做的一切都會很直接的讓人覺得「所有台灣人都是這個樣」,所以不容小看。

我能被選上算是好運,再加上以前在彰化YMCA的帶團經驗,我覺得到美國帶團應該不是什麼問題。

好死不死,因為我是青少年兒童福利學系畢業的,而且曾經帶過聽障營(就人家俗稱的聾子)(你可能不相信,其實聽障營的小朋友是很吵的,因為他們聽不到,所以他們製造出來的超大聲音反而會影響到其他營隊的小孩),所以美國的YMCA就把我指派到智能障礙營去。

其實像我一些好友,好比說卜仔、志國、歪妹、胖妞等,均知道我那段智能障礙營的悲慘日子,更知道如果我把這段經歷寫出來的話,一定會造成轟動,可是過了四年了,我仍然沒有辦法把它寫出來,因為那是被我封印的恐怖記憶…

好,言歸正傳,我不會在這裡報告我那時的日子,我只是要告訴你那八個星期當中,和我所要說的大便有什麼關係。

不是我緲視智能障者,不過,我那個時候所照顧的人,正是平常你們所說的白痴、低IQ、智能衰弱的人,可別以為我照顧的人都很年輕,我第一梯照顧的那七個人,年紀少說大我10歲,可是智力不足一個5歲的小孩。

「大小便失禁」對他們而言是相當正常的,像我們這種指導員就是屬於處理善後的人。

智商高一點的還會在要大出來的之前先忍住跟你講(不過,他能忍的時間不超過一分鐘,所以你必需要算準他們的坐息時間,才能防範於未然),可是智商低一點的你就完蛋了。我只有一句話可說:「春城無處不飛糞。」

我記得那個時候常講的一句話:「Shit ,he shits again!」

通常一個小組由兩個九指導員帶領六到八個營友,我都是自告奮勇清理大便的那種人,所以在40幾個指導員當中,就有盛傳「和小立子同一組很幸福」的傳言,因為我包辦所有的「賽事」。

好死不死,在第二個星期的時候,營區流傳一個感染病,那是那種會讓人上吐下瀉的病,那幾天不是只有營友,連指導員都在搶廁所,你就可以想像我的「重要性」,我也因為這樣而有喝不完的飲料。

試想想,有誰能把拉肚子拉到坐倒在浴室裡,而且滿地都是大便的營友從中救出?我大概是靠了兩隻煙來解決的(花了半個小時清理完如災區的浴室與廁所,如果不在處理完畢後點根煙平撫情緒,那鐵定眼淚馬上就流下來)

其實還有智商更低的營友所造成的大便災難,每次碰到那種情況時,那可真是我畢生最難抉擇的時候。我當做一個機智問答給各位,看各位是否對此題有解。

請問:如果從可愛的營友手中和嘴中的大便搶回來,而且還能全身而退?

這題我想了四年,仍然是無解,你們自己想想看吧。

大便!?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