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1/09/18

■文章標題:什麻!

■前言︰

以前小的時候都不能出去玩,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的老家是住在彰化的八卦山上,若要走路走到最近的雜貨店(那個時候7-11還沒引進台灣)少說也要花個一個小時,所以只能在家裡自己玩自己。

在沒有童玩陪伴,只有我和我老弟一起互玩的生活中,漫畫變成了我們生活中的唯一娛樂。等到老三kitaro生出來了之後,我們看漫畫的習慣更甚(當老三長大到看得懂漫畫時,我和老二都已經在唸高中了,可是還是很喜歡看漫畫。因為我們還是一樣沒有外出玩的機會),而且開始從其中獲得更多的樂趣。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生活隨筆
■文章標題:什麻!

作者:小立子

因為我知道有些異言堂的堂友並不是住在台灣,也不一定跟我一樣渡過相同的成長過程(有誰這麼倒楣,對吧?),所以待會兒我講到的一些漫畫如果你看不懂的話也沒關係,利用台灣的搜尋引擎應該找得到這些東西。

言歸正傳,我相信在台灣長大的人(特別是像我這種1971年代左右的人)應該都是在小叮噹(現在叫什麼多啦a夢,難聽死了)和老夫子的漫畫時代渡過的。

小叮噹的漫畫相當的多,我記得我曾經在一個開漫畫與電玩店的同學家中渡過一整個暑假(我選擇看漫畫而不玩電動玩具,可見我是真的比較喜歡看漫畫),當時小立子我一口氣把一百多集的小叮噹全部k完,而且原本還打算要把漫畫中曾經使用過的法寶全部統計出來,後來發現其實有幾本漫畫已經有做過這件事而做罷。

可能是我從小的觀念就跟別人不一樣的關係吧?我覺得小叮噹的漫畫最具暴力了,因為有的時候,技安(以前字認得不多,有好長一段時間叫「枝」安)會被小叮噹的法寶一拳打到繞地球一圈。

老天!被打到繞地球一圈,這還不夠暴力嗎?可是每當我這麼說的時候,我國小的同學就會笑我,說我是白痴神經病。

隨便啦,不管。

■日本漫畫之衝擊

就在我那老三弟弟開始加入看漫畫的行列時,正是日本漫畫大量引進台灣的時候,當時原本還只有單行本(就是一本漫畫只有一個故事主題),後來出現了所謂的漫畫周刊,裡面有好幾個知名的漫畫在裡面,當時我們家三兄弟對這種每星期推出的漫畫合輯不屑一顧(開玩笑,誰想看只有一點點的料,而且一次十幾種不同的故事全看哪?還沒看完精神就錯亂了!),後來卻變成了它的死忠漫畫迷。

當時我們三兄弟看的漫畫很多,而且從中學到很多「行話」,好比說孔雀王的九字真言、功夫旋風兒的「秘技中心腳」、JoJo冒險野郎的波紋氣流(替身?還早咧!)、搞笑的華麗的硬漢(跟我一起唸「男人是…男人是…硬漢!」)等等,都是前前後後影響我們三兄弟很多的漫畫。

其中有幾本漫畫我一定要說,因為它們造就了我們曹家三兄弟的許多處事態度和生活習慣。

■北斗神拳

超過二十歲以上,卻沒看過這本漫畫的男人,我勸你先去撞牆、向全世界道歉後再來看我這篇文章。

北斗神拳可說是暴力美學當中最具代表的漫畫,而且它也是我們三兄弟學習最多的漫畫。我可沒說我們學到了它的血腥暴力部份,那是那些不懂得分辨是非善惡的人才會學到壞的。

有看過這本漫畫的人應該都知道,男主角劍四郎(或健四郎,或拳四郎)的北斗神拳所向無敵,而且體力異乎常人數百倍(一個人用一隻手擋下一整列的火車,怎麼可能?),而他也是那個時候高中男生心中的英雄。

那時老媽子會到錄影帶店租這些卡通給我們看,我們常常會如獲至寶的擠著研究,看著劍四郎如何利用一根手指就把對方打死。

那個時候雖然半句日文都聽不懂,卻從卡通當中學到了北斗神拳最常出現的台詞「Na-Ni?」(翻成中文是「什麼」的意思),或者是劍四郎在點中別人的死穴後講的一句話:「你已經死了。」(然後敵人通常都會來句Na-Ni來個死前的最後一句)

你可能不相信,我們三兄弟的「Na-Ni」就一直延用至今,常常在跟人聊天時,就會把這一句湊上去。

劍四郎還有一個台詞超酷,那就是揍人時的:「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很可惜我們不打人,所以一直沒有機會來噠個幾下,只會偶而兄弟彼此玩一下。

■聖鬥士星矢

我不得不承認,如果沒有這本漫畫,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黃道十二宮,以及每一個星座所屬的位置和日期(像我是一直到看完這本漫畫後才知道我是巨蟹座的)

這本漫畫激起了我們三兄弟的記憶力挑戰,因為故事當中提到一百多個星座(每一個鬥士代表一個星座,你就知道會有多少角色),保護地球的雅典娜女神帶領著青銅聖鬥士一路打上來,其中對上了海皇(海鬥士)、冥王(又來個108顆星)、以及電影版的太陽神系列和死神系列等等,少說四五百個角色跑不掉。

我記得那個時候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三兄弟在那邊拚「誰知道的角色多」(當時其他人都在玩文字接龍,多無聊啊!玩那有什麼意義?),甚至在拚「這句台詞誰曾經說過」(我就記得只有一句台詞的角色,他是這麼說的:「我是天敗星的…啊…天敗…」,然後就死了,每次我一提到這一句,我們三兄弟就會一直笑)。

那個時候我很佩服作者車田正美對聖鬥士的戰鬥服的設計,每一件聖鬥衣在穿到聖鬥士的身上之前,都能另外組成別的東西,超強!

■破壞王

這本漫畫激發了我喜歡耍賤的個性,因為這本漫畫可說是搞笑到極至,連周星馳都曾經以它為腳本拍了部「破壞之王」的電影就可見一斑。

故事內容大致上是在講一個骨瘦如小立子的人,在因緣際會下一路格鬥到世界各地,其中因為一些奇奇怪怪的招術而使得男主角奇蹟式的獲勝。

無論如何,男主角是一個倒楣到家的男人,沒事會踩到大便、握到大便、甚至吃到大便,這跟我很像。

當然啦,我必需再度強調,我並沒有因為這樣子而學習它的格鬥技巧,我學的是如何用樂觀的態度去看待自己的人生(都有人比我倒楣了,我還怕什麼?)

低級下流的漫畫不只這一本,包括蹈中桌球社、募張、瘋狂假面等等…都是我們三兄弟的最愛,我們常常從中捉取精華,並使用在日常生活中。

應該有人知道我說的「稻禾壽司」還是「奈良漬」是什麼東西吧?

■認真來研究一下漫畫好了

我曾經在一本雜誌上面看到一篇報導,形容漫畫是心理學、社會學、歷史、藝術、文化與傳說的組合,所以看一本漫畫會同時學習這麼多東西。等我到唸大學的時候,再度利用心理學來應證這件事。

其實在日本,一部漫畫的完成不光是只有漫畫家本身,其中還有編劇、助理等等的協助才有辦法完成,所以一本漫畫的完成是集眾人之大成實不為過(除了一些怪胎畫家一切自己來的之外)(「靈異e接觸」是最明顯的一本,因為這本是作家自己一個人獨立完成的,所以它的色彩比「幽遊白書」還要濃,而我也比較喜歡前者)

原本一開始我在看漫畫的時候跟一般人一樣,只會跟著漫畫的情節走,可是到後來我開始研究每一格分鏡的畫法,之後甚至藉由漫畫中的角色來推斷當時漫畫家到底在想些什麼。

小立子不否認,有很多人在長大的過程當中,藉著收集到的資料來進行模仿。好比說有一種學說是說在具有暴力傾向的家庭長大的小孩,以後在對待自己的小孩也會暴力相向,因為那是他從小到大被殖入「不乖,打是應該的」的觀念。

如果你覺得最近的社會問題越來越多,那就表示「在發生這件事之前的日子,引發這些問題的人曾經有過一段錯誤的教育學習」,而且到現在才會漸漸浮現。

沒有那些前因,不會有這些後果,懂嗎?

我覺得,有很多小朋友在吸收了訊息後,並沒有進行「融會貫通」的動做,這個後果會變成小朋友只會學習皮毛,而沒有學到真髓。好比說,學到了柯南裡面的殺人技巧,卻沒學到主角柯南的處世態度;看到了電影中的爆破場面而想學習,卻沒有想到為什麼不學導演寫出一個舉世驚人的巨作。

■我還是很喜歡看漫畫

沒錯,我並不覺得現在的漫畫只是給小朋友看的(當然如皮卡丘這一類的卡通我就比較不適合了),主要的原因是我仍在研究漫畫家的心理狀態和他獨特的一面,然後把它發揚光大(你難到沒發現「小立子寫的文章常常超出預料」跟「漫畫家畫出的劇情常常超出預料」有異曲同工之妙嗎?)

至於為什麼文章的標題要叫「什麻」而不是「什麼」,主要的原因是之前在台灣播出的卡通都是國語發音,而那些配音的人水準之差是我所不能苟同的(到現在也是一樣),而他們的發音不全也成了我們三兄弟最常模仿的搞笑語。

老二Rodney從美國打電話回來:「喂?小立子,我是賓拉登。」

小立子:「什麻?你是Been loaded吧?(音似賓拉登,意思卻是「被瞄準」之意)

Rondey:「Na-Ni?對了,你還沒被颱風吹走啊?」

小立子:「當然還沒,你都沒被飛機撞到了,我怎麼可能被颱風吹走?」

Rodney:「素哦,對了,你什麼時候要出書?」

小立子:「快了,十月一日出來,裡面也有寫到你。」

Rodney:「那我要趕快佈下結界,以防受到暗黑的詛咒。」

小立子:「來不及了,我已經把地獄之門打開了,你等死吧。」

Rodney:「什麻…」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