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2/08/12

■文章標題:天下音樂一大抄

■前言︰

這幾年唱片公司都在大叫自己旗下的歌手 CD 被盜版害死了,大聲疾呼消費者不要縱容盜版商,因為「唯有支持正版才有好的音樂」。

好音樂?你確定你做的是「好」音樂?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影視傳播 文章子分類:娛樂八卦
■文章標題:天下音樂一大抄

作者:小立子

現在不管是台灣還是大陸,哈日和哈韓的風氣越來越盛,而日本和韓國的影歌星也大量的在兩岸曝光,年輕人常聚集的街頭上放的不再只是英文或中文的歌曲,日文和韓文的歌也是多得跟山一樣。可是這麼一來,有些人就會發現一些怪事:怎麼有些歌好像有在哪聽過?

徐懷鈺知道吧?她在被高捧為「平民天后」的那段期間唱紅了不少歌,也相對的把 DIVA、酷龍這些韓國舞曲合唱團體帶進台灣,讓台灣開始吹起一股瘋狂的哈韓風潮。

小立子我是比較喜歡「忠於原著」的那種人,也就是說,我對這種「翻唱」的做法不是很贊同,講難聽一點,我會覺得像徐懷鈺唱的歌只是一種「合法的抄襲」而已(註:這錯不在徐懷鈺本人,她只是唱而已,決定她要唱那些歌的人問題比較大),沒有什麼創意可言。

如果要講到哈韓,最早翻唱的人應該是姜育恆,他的專輯裡幾乎都是翻唱的,包括初期的「跟往事乾杯」到後期的「第五次戀愛」都是「韓國歌曲中文版」。

■抄抄樂

假如你常聽國外的歌曲,包括美、日、韓、英、澳的話,你會發現在台灣出專輯的歌手所唱的歌裡,有很多都是抄別人的。由於現在的智慧財產權意識高漲,所以唱片公司在抄別人的歌時,都會把譜曲者的本名放上去(當然啦,只有曲是別人寫的,填詞者一定是自己人嘛),以前才不會這麼好咧!以前完全不尊重這些譜曲者,講難聽一點根本就是在亂搞!

在我買過的國語專輯裡,我就曾經看過這些翻唱別人的歌曲中,譜曲者居然給人家寫「 no name 」,靠,他是誰啊?他是那一國人啊?我怎麼沒聽過這一號人物啊?

還有更扯的,我也看過譜曲者的名字叫「日本人」的!哇咧!我怎麼不知道有人姓「日」的!?

像這一類「擺明了就是抄,可是又死不承認」的行為,是小立子最感到不恥的一件事,你說有人在盜版 CD,你們這種翻唱法難道就不是盜版嗎!?

我記得很久以前曾經有一個房屋仲介的廣告很有名,是一個人拿著牌子,上面打著房屋仲介的名稱,然後那個人在講「曾經得過 xx 獎的是它、交屋率最高的是它、客戶滿意度最高的是它…」時,他都會在說到「它」這個字時快速翻起牌子,然後又蓋起來,這個廣告曾經得過獎;後來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連戰在競選的時候也用這一種廣告來當宣傳,被許多人罵到臭頭,說抄襲人家的創意真是不要臉。

呵呵,你們知道嗎?這個得過獎的房屋仲介廣告也是抄國外廣告的!我如果沒記錯,得獎的廣告公司在發表會上,還說「廣告人最重要的就是創意」。真是好啊,原來抄襲也可以當創意……真他媽的我都可以去吃大便了!

註:唱片公司之所以會用「 No name 」或「日本人」當譜曲人名,是因為按照道理你用人家的曲子做歌「應該」要付版權費給對方,可是台灣的版權和日本的版權又不是互通的,你要另外跟這個譜曲者簽約給錢才行。況且,要不要打上對方的名字,還得經過對方的同意才能放,那…那就亂放吧…反正一皮天下無難事,不打他的名字還不用付版權費,多好啊?

■好聽就好?

我曾經跟別人說過這種「另類盜版」的觀念,對方說「好聽就好了,翻唱沒關係啦」。

這個我抱持著不同的想法,你要翻唱是可以,可是你就要有才調唱得比原作好,這樣才有意義,否則唱出了水準比原作差的作品,我覺得這反而是在騙錢。

註:接下來對音樂的評論純綷是小立子個人的感覺,不具任何指標性意義。

好比說,我覺得周華健唱的「讓我歡喜讓我憂」就比恰克與飛鳥唱得好聽得多;F4 唱的「流星雨」也比平井堅唱得好;徐懷鈺唱的「有怪獸」也是品質高於原唱Diva。

相對的,柯以敏翻唱鐵達尼主題曲「 Love will go on 」的「愛無止盡」比原曲難聽;陳慧琳的「情不自禁」比不上宇多田的原唱「 Automatic」;B.A.D. 的「 Oh! I 」是翻唱自 Blue 的「 All Rise 」,一樣比原唱難聽。

我還沒提到一些翻唱日本的歌而沒紅的歌星咧!1992 年日本有一首歌叫「 Touching me 」被台灣的一個女歌星翻唱,結果不紅而從此不見蹤影(這個抄襲者還真厲害,撐了六七年才用這首歌翻唱)(這位女歌星,我對不起妳,我真的記不起來妳的名字)

在早期,香港的翻唱風很盛行,幾乎美國 Billboard 排行榜有入前十名的都會被翻成粵語版重唱一次,我在那個時候就很難接受,包括現在鄭秀文的什麼電音舞曲清一色是韓國翻唱的我也不太能接受。

聽這些翻唱者唱歌會讓我有一種「買人家去 KTV 唱歌所錄下來的音樂帶」同樣的感覺,如果這首歌好聽,那我就聽原曲就好啦,何必要聽人家轉過一手、重新翻唱,而且「中文化」的歌詞還可能爛到不行的歌呢?

■百分之八十定律

我如果沒記錯,在智慧財產權裡有關文章抄襲的定義是「內容有百分之八十相同(包括翻譯成不同語言)視為抄襲」,也就是說,假設你看到小立子寫的文章不錯,想在自己的網站上公佈並變成是你寫的,你只消把小立子寫的文章裡改掉一兩段內容,再在「作者」一欄改成自己的名字就大功告成。就算小立子以後看到你這篇「偽文章」也一樣告不了你。

同樣的情況在音樂界也會出現,我也常常聽到這些百分之八十的「原曲改造版」的歌,實在哭笑不得。而這類的歌到底叫「抄襲」還是叫「原創」也常被拿出來討論。

先前陶吉吉不是曾經被某 DJ 說他寫的曲子是抄別人的嗎?結果唱片公司說那是「碰巧一樣」。小立子不至可否,因為我沒聽過原曲,不知道真實情況,可是如果 R&B 的音樂真有做到一模一樣的情況時,我覺得只有兩種可能。

1.R&B 的範圍就是那麼小:沒辦法,做 R&B 的都準備回家吃自己吧,你們的創意都已經死光光了,居然會做到一模一樣,R&B沒得混了啦!

2.陶吉吉曾經聽過這一段,只是他忘了,所以才會用上:這個我自己也發生過,小立子自己也是會填詞譜曲的(只是做的全是搞笑歌罷了),有的時候在譜完曲的時候才發現我寫的歌和某一首歌很像,於是重新再寫。

我也聽過差距更大的歌曲,可是依然能發現抄襲原曲的味道在。費翔在「愛過你」專輯裡的歌「愛要說出來」與平井堅唱的「Why」很像,可是這個相似程度只到百分之六十左右,不算抄襲。

■本來就是你們的錯!

2002 年的 4 月 4 日所有 IFPI 舉行的反盜版大遊行中,黃舒駿在接受採訪的時候曾經說:「有人說原版唱片賣太貴,所以才買盜版,我們唱片公司應該要為太貴的情況做解釋。這根本就不需要解釋嘛!買盜版本來就不對,我何必要做任何解釋!?我為什麼要以一個合法的身份來為解釋非法的事情呢?」

雖然當時黃舒駿的語氣有點衝,可是我能理解,唱片公司的確是要靠銷售量來維持生計,而一張唱片的售價是多少也不是消費者決定的。唱片公司也很可憐,為了要防止盜版出盡絕招,在原版專輯裡面加了很多料,好比說寫真集啦、小手冊啦、髮夾啦……等等,讓盜版片和原版片能有所不同。

小立子講真的,如果我買唱片的主要目的是要「聽音樂」,那這些東西對我而言並不一定能構成我買 CD 的衝勁,反而會覺得那些贈品很麻煩。

可是現在的唱片重點幾乎都在贈品上,音樂的品質卻不一定有成長。

然後,抄日、抄美、抄韓的歌一曲一曲的出,都快看不到音樂人的創意了。倒是填詞者忙死了,又要聽原曲,又要替歌手寫出適合他的詞,最好內容能和原曲相呼應,如果聽不懂原曲就亂掰,真累……

等到金曲獎頒獎那天,又是一些靠翻唱而得獎的歌星上台領獎時,我跟你保證,我會馬上轉台!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