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2/09/11

■文章標題:越是老字號,越是沒禮貌

■前言︰

台灣的小吃是很有名的,也因為台灣的小吃,使得台灣的北中南都有許多著名的夜市。

小吃的種類就不用說啦,反正可以拿來吃的幾乎都買得到啦!

不管是在那一個夜市,都一定會有一兩家指標性的「老字號小吃」在那坐陣著,每次去夜市那邊逛,那幾家就一定會大排長龍。

我曾經到大陸、日本、韓國…等一些國家,在互相比較的情況下,我發現台灣的攤販有一個很要不得的陃習……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吃吃喝喝
■文章標題:越是老字號,越是沒禮貌

作者:小立子

我蠻喜歡吃台灣的一些小吃,好比說燒酒螺、滷味、蚵仔麵線、烤魷魚、珍珠奶茶、蚵仔煎、烤香腸25吃、新竹貢丸、高雄黑輪、彰化肉圓……隨隨便便都是一大堆,而這些小吃的集中地就是遍佈台灣各地的夜市。

這也是台灣跟其他國家不一樣的地方,吃的東西超多,而且烹調的方式又相當的多變化,光是魚的調理就足夠讓外國人驚訝。小立子在國小四、五年級的時候住在夏威夷,隔壁住的是道地的美國家庭,而和我同年齡的小男生 Liam 就變成我們家三兄弟的好朋友,像他就很驚訝我們吃飯的內容。

在他的印象中,他們從來不吃魚的內臟的,而且除了烤和煮之外,沒有其他的處理方法,可是我們家的老媽卻好像變魔術一樣,可以把魚拿來煎煮炒炸,還可以有魚鬆、烏魚子、魚乾、魚下巴……等等各種類型可吃,讓他驚呼我們中國人很殘忍,竟然把一條魚給「通殺」了。

中國人嘛,兩條腿的椅子不吃、四條腿的桌子不吃,其它全吃。

講真的,有的時候我真的覺得我們中國人對吃已經強到無可言諭的地步了。在日常生活中,你可能沒有什麼感覺,可是仔細分析下來,你會發現咱們黃種人的「菜單」裡常常有很多歐美國家視之為「不可能」的怪東西在裡面。

從動物的皮、肉、骨、器官、血、肢體、卵、家(燕窩)、口水(蛇毒液)、體液(熊膽汁)、全身…等,到植物的莖、根、花、皮、全部…都有辦法找出吃的方法。

也因為如此,台灣的小吃是很多國家(包括日本)爭相報導的題材。

舉個例,我曾經在士林夜市逛街的時候,看到一群美國來的遊客圍繞在另一個美國人導遊前,而這個導遊正站在賣豬血糕的攤販前解釋什麼叫做豬血糕。我那時很好奇,也湊上去聽,才發現這個美國導遊很厲害,他只講一句:「 This is the "Pig Blood Cake"。」

多神啊!要換做是我,我可能會花很長的時間在那邊解釋豬血糕做法,最後可能他們都會聽得霧剎剎,還是這個美國人厲害,一語道破個中的奧妙!

■老字號

既然有小吃,當然就會有所謂的祖傳事業,或者是名聲遠播的店家在。當然啦,台灣再怎麼老也老不過大陸,所以有個三、四十年歷史的小吃已經算是帶種的了。至於老字號的小吃是不是真的那麼好吃就因人而異,不過,只要是在夜市能讓人大排長龍的攤販應該都有兩把刷子。

小立子我在唸大學的時候是住在士林那邊,所以士林夜市就變成了我常去吃,或者是死黨來的時候展現一下什麼叫做「曹大爺」的地方。

雖說我去士林夜市最常買的是燒酒螺,可是一些比較有名的小吃我也是會去光顧。再加上這幾年也去過一些其他的夜市之後,我發現了一些老字號的小吃店都有個要不得人的「壞習慣」。

我舉個實際的例子。

N 年前,我在士林夜市裡的一個專賣花枝粳的小店吃東西,吃到一半的時候突然發現其中一個花枝裡面全部都是黑黑的沙子,我就跟「老闆的娘」說這件事,結果她居然說:「啊你就倒楣,吃到這個,沒辦法,活該。」然後就走了。

我靜靜的一句話也不說,把那個充滿沙子的花枝挑掉,繼續吃剩下來的東西。

如果是你,你會有什麼反應?

我是吃完之後拿著我的數位相機拍了一下食物,再把這家店的招牌也拍下來,然後就不了了之了。

■超級沒禮貌

可能是西方的文化禮儀比較好的原因吧?像麥當勞、肯德基這一類的速食店,店員的服務品質都是有經過訓練的,所以再怎樣也不會跟客人起衝突(除非客人是那種不講理的)

可是反觀咱們台灣的小吃店,都是一副好像做了幾百年沒休息的臭臉、看到你也不會跟你打什麼招呼、很不耐煩的問你要吃些什麼、然後過不久又再問你一次你要點的東西(因為他剛剛根本沒在記),最後還因你給的錢太大而要你自己想辦法給他零錢。

有沒有遇過這種情況?有吧?

或許是台灣人犯賤的關係,碰到這種小攤販的反應都覺得這樣子是應該的,反倒是一些有水準的餐廳裡常見到一些無理取鬧的客人在那邊大吼大叫,說什麼消基會什麼東東的,真是欺善怕惡慣了……

奇怪了,不是出錢的是老大嗎?還是頂著「老字號」三個字就表示他是絕對的權威了?居然為了一個可能食物處理不乾淨、味素放超多、還沒坐下來前對你哈腰鞠躬,坐下來之後就管你去死(因為小吃大都份都是要先付費的,你錢出了,他媽的我的服務就到此結束)、吃太慢還會被趕的攤販而大排長龍,吃完了之後還直說:「下次還要再來。」

換做是在大餐廳,你一定是說:「下次絕對不來了!」(可是這一家真的好吃哦!)

唉呀,何以會有這種差別待遇呢?

■東方老字號,民風不同調

相較於兩岸三地、新加坡、馬來西亞、韓國、日本的小吃來比,最有禮貌的是日本的小吃店,不管他聽不聽得懂你講的爛英文,他都會很細心的跟你解釋所有的菜單,而且一定面帶微笑(就算你找他麻煩也是一樣);完全不理人的是韓國人,只要你講的話他聽不懂,他講的話你聽不懂,連溝通都不要、連生意都不做,連聲Sorry請你找別的地方吃。

香港的小吃我沒吃過(好像沒看到有什麼攤販),大陸(內地)的就有吃過。

很好笑的是,大陸反倒是路邊的攤販比較有禮貌,餐廳裡的服務生比餐廳的經理還大牌,一知道你是「外地人」,看你的眼神完全不一樣(也對嘛,我們也不過是些資本主義下的豬嘛,沒什麼大不了的),連倒個茶的表情都很臭,害得我覺得是不是我吃飯的姿勢太難看還是因為沒喝酒而不像台灣人,所以不太把我當人看。

台灣人的攤販也好不到那去,管你是本地外省、管你是東方西方,一律平等待之:統統都不把你當人看。當然啦,我也是有看過禮儀相當周到的小吃店或路邊攤,只可惜頂多傳承一代就沒了。

別說我姿態擺很高,好像我都一昧的在罵人,不知道自己水準夠不夠斤兩。呵呵,我可是吃飯時注重禮節、買東西會跟對方鞠躬說謝謝的那種人,相信這樣應該不會太誇張才是。

過不久,有一位香港的朋友要來台灣玩,我們幾個認識他的好朋友們要請他吃飯,我看,我就給他來一碗「暴力老字號」的花枝粳好了,包他永生難忘。

「老闆!給我來一碗有沙子的花枝粳。什麼?沒有?恁娘咧!?」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