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3/01/31

■文章標題:年少狂

■前言︰

這一篇文章是在小立子我二十歲那年寫的。

我記得這篇文章之所以會寫出來,是因為我過了二十歲之後,看到教會有些正值蔻荳年華的學妹還在虛渡自己的人生,因而有感而發寫的。

我在想,這可能是立子異言堂成立以來,各位第一次看到小立子「不搞笑」的文章。

十一年前的作品,文筆很青澀,請多多包涵。

恭請參閱。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生活隨筆
■文章標題:年少狂

作者:小立子

一、于殘冬,年少如亂

那日正值星期六初午,天角邊飆來一團黑雲,急驟地把整個城市潑得滿頭水。真巧,剛好是放學時間。

踱步於積水的大道上,聞著微溼的空氣,再背起那一包已褪成半綠色的書包閒逛,叛念剎起至頂峰。

略帶微酸的雨水把街上所有的顏色重新刷洗了一遍,然後是滿街的重型機車亂飛、各式各樣的服裝開始躍動;擺脫了學校的桎梏,整座城市頓時流行化起來。

春將至,陽光顯得有點螫人,水窪也調皮起來,開始拿起劍到處札人們眼睛。十八色彩的布料潑在街上,硬是擠掉五天的落寞與單調,好生霸道。

重節奏的舞曲自各店裡爆出,濤濤的人潮更為磅礡,狂傲輕浮的年少逐漸磨熱這原本帶冷的季節。

走在年少狂綻的街上,面對這麼多的前衛,身著制服的我,反倒有點不入格。不過,當時我卻以一絲詭譎的微笑向年齡相仿的眾人答禮。我也是年輕人,當然的,我也會追求尖端。只是,我所表現的方式頗為怪異,我喜歡在相反中扮演相反。偶爾我會在街上出其不意的豪笑,也不管他人的想法,我就是如此表現自我。那時,我的本身根本沒有界限。

年少在偽甜的包裝下,總期望能被莫名的興奮所纏繞,但他們卻不知如何脫困。有時年少為了要證明自己的存在,硬逞一時之勇,卻因實力不足而敗陣下來。

唉,年少易燃。

二、于寒夜,年少如夢幻

是夜,寒深,鐘響二(桌邊咖啡騰煙,孤燈微亮)

開啟了身邊的音響,讓一曲曲音樂輕輕綻出。夜長冗深,慢慢地,我終於了解了妳的海。

妳說,妳鍾情於海那洇洇的湛藍;妳說,妳愛那海邊浮起的殼沙;妳說,海像妳一樣,善變、率真、老愛仰著天……

一啜淺飲,異色的液體泵泵流入低沈的咽喉。杯回盤,小指微翹地輕拾起銀色小匙,讓它在杯內搖晃,一切彷彿又回至中世紀歐洲伯爵世家的舞會裡。我身著胸花禮服在遠方以著如山的巍峨望妳,妳一身駝紅,點頭微笑,以著如海的眼眸向我致意。瞬間,濃稠的古香換成剔透晶瑩的金黃色液體,我舉起水晶酒杯向妳挑逗,妳嫣嫣不語;樂曲起,我傾身,妳微蹲微起,兩僮身影便在海裡不住地旋轉、不住地旋轉……

我打斷了這一撮放糖的時間,恕我一時暇思。

其實,年少是一隻敏感的貓;是一朵易折的花瓣,即使是最輕微的觸碰,年少也會成碎。

夜把天染地更黑,一層層帶墨的寒霧不扣門地擅自闖進我的房間,到處撫摸每一件屬於、不屬於我的記憶。

鐘響三,我為自己填了件寒衣。

三、于宿命,年少如虛空

別常說年輕不要留白,有時一段空白,反而更能自己瀟灑的著色。面對各種不同的青年宣言,妳一定有屬於自己的選擇。畢竟,這段日子是年老後最富色彩的綺美回憶,一切的青春顏料在妳手裡,而不在我。只是,若留個位置給自己簽名,妳才會不虛此行。

我生於七月,所以身屬巨蟹座,而巨蟹座常沈醉於幻夢中。

我就是如此。

很可惜的,我沒有寫日記的習慣,因為每當我筆尖觸及紙面時,我的心早已網織了無數的夢,疾走的筆桿永遠跟不上帶翼的心幻。索興,不為自己留下一絲足跡。

傻了一點是不是?嗯,我不否認,因為我曾是個為情付出的痴子。即使自己的年少一如泛黃缺頁的書,風動裡,我仍會不甘地亮起幾許彩光。

唉…我已漸退出那仍屬於妳的領域。年少就這麼一回,務必要使其成為玲瓏皎潔的年代。即使是最聖潔的永生不死鳥,也是從最熾熱的地獄島裡飛出來的。

未來的種種,掌握在妳手中。

四、于血脈,年少如劍

年少是一把以代傳代的亙古利劍,但它必須在傳人的手中被拿起,揮劍使出旋、刺、挑、勒的劍法,方能閃出亮利劍光。

「古來聖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的謫仙人已握劍而旋;「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的蘇學士已挺劍而刺;「鳳蕭吹斷水雲間,重按霓裳歌徹遍」的詞聖已舉劍而挑;妳是否也已準備好持劍而勒?

當時,我接下這把劍時,只知亂揮,結果另一面的劍鋒同時將我砍得遍體鱗傷。如今,我把這帶血的鈍劍交給妳(別怕,當妳接下時,它會重生成光利的快劍),希望妳能為自己舞出一套絃燦。

千萬不要只做一個待丟的筆誤!千萬不要!

五、于一生,年少如狂!

妳絕對猜不到,我為了這個「狂」字熬了十多天的夜(殺啊!以我們的傲氣劃破陽光!),而在雙眼佈滿血絲下,我的思序更為紊亂(拿起超現代重金屬血電吉它震出嘶吼!)

我想,我大概無法給妳一整個年少的輪廓(喝嗟!指尖擊弦,電光四射!)。抱歉,或許是我不夠成熟的緣故,所以看不清自己曾走過的路(在風刀的揮斬下,接下你帶電的心!)

我已走出了二十歲的年華,尚有好多好多事沒有實現過(一急旋、一急扣,焰漲的狂傲自弦間炸出!),縱使以後仍有機會去做,但其意義畢竟會有所不同(發揮身體的極限,舞透叛逆!)

年少,難免會有狂野的時候,只是,在我停筆前,我希望在我們的狂野微醺之後,我們都能無憾地……

無憾地展現出一濤濤滂沱洶湃的年少狂!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