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3/02/08

■文章標題:八號就八號,跩個屁啊!?

■前言︰

2向來沒有人敢在立子異言堂上面大方的公開自己的生日,因為大家都知道,我們這一派人會在對方生日的時候把對方寫衰,而我也有好一段時間沒有叫人去死了。

沒想到,竟然有人自投羅網。

很好!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人物專題
■文章標題:八號就八號,跩個屁啊!?

作者:小立子

在小立子我十九歲的時候,數據機最快也才9600bps,二倍速光碟機才剛出,網際網路的觀念還在某人腦袋裡沒規畫完整。

由於在我十九歲的生命當中,能夠得到的資訊,除了電視這種單方面的訊息之外,完全沒有其他的來源,所以生活很單純,思想很快樂。

現在的十九歲年輕人處境不同了。

電腦一開,到處都有氣死你的白痴智障;也到處都有你永遠追不上的可怕高手;老師教的課在網路上都有寫得比他好的;跟沒見過面的朋友聊天永遠都不嫌時間少;一天不在BBS上面留言灌個水,今天白活了……

網路帶給現在的年輕人太多的新鮮感、太過誘惑、太高的期望和太大的失落感。

我到目前為止所遇過的網友們,特別是年紀十五歲以上、二十二歲以下的男生女生,都沒有一個人是快樂的。

原因是什麼?答案就是網路。

很高興,網友小良就生活在這樣的一個年代裡。

■可怕的小良

我記得小良以前也是魅力站的電子報報主之一,可是由於某些原因,讓她在魅力站的留言版上破口大罵(好像是因為她說要轉電子報平台到別的地方去,而被砍掉帳號),這消息還是另一個網友飛鳥玲子跟我講,我才去看的(通常我根本不看魅力站的留言版)

「她幾歲?」這是我看完小良在魅力站的留言之後,問飛鳥玲子的第一個問題。後來詳細尋問之後才想到,小良好像也曾經在我的網站投搞過,名字好像就是「迷走小良」。

「呵呵,這小妮子了得,真敢罵。」這是那天ICQ下線前,對飛鳥玲子說的最後一句話。

事實上,我的感覺是,我好怕∼我怕死了∼這小朋友也太可怕了吧?怎麼發起飆來比我還恐怖!?

■可敬的小良

小良真的很敢,她可以二話不說就把她的照片傳給我看,也不怕我會把它當爛圖處理,還對自己的照片評論來評論去的(我記得她好像有跟我說「你看,我很瘦,可是也很可愛吧。」「呃…什麼?可愛?哦…應該是吧?」)

如果是這樣也就算了,上次她因為剛牽ADSL,不會裝,所以打電話問卜仔,偏偏卜仔又不會,結果卜仔把我的手機號碼給她,她就她媽的直接打電話過來了。

「喂?立子叔嗎?」「是,我是(那個死王八蛋敢亂叫我「叔」的?不知死活!)。」「我是小良。」

接下來,我的回應是千真萬確,絕沒騙人的,我的回應是……

「哇!哇!∼!!哦!!!!救命啊!!!!我的老天哪!!!不會吧!!!啊∼∼∼∼」

等我恢復冷靜,幫她解答相關問題之後,她居然還說:「沒想到跟立子叔講電話,你的反應會這麼好玩,早知道就多打幾通給你。」

靠!妳要多打幾通,我可能就吐血而亡了!人說三年一代溝,我跟妳少說有四條大水溝擋在那,妳總不能叫我天天裝好玩給妳玩吧?難不成我還要講「Hey man , what's up ?」才符合流行嗎?

■玫瑰姊的小良

打電話也就算了,她居然在考上大學之後的第一個系表演晚會找我和卜仔一起去看她表演!

我跟卜仔兩人很畢恭畢敬的有如接到聖旨般,一個帶數相機,一個帶MV要去拍她,心想,媽的,我和卜仔兩個人年紀加起來都比小良她老爸要大了,怎麼我跟卜仔好像要去參加女兒的表演晚會什麼的,緊張半天是在幹嘛?

「快快快!立子叔,卜仔叔,我快來不及了!」

老天,那是什麼米粉頭?眼影畫成那樣是在幹嘛?什麼?小良要表演「玫瑰姊」?什麼是玫瑰姊?

什麼情況都不知道,只見小良隨便指一指,我們就乖乖的走到表演廳裡面找個位置坐下來了。

那時台上表演的內容是屬於高中等級的好笑(簡言之,對我和卜仔這種帶過無數團康的超人眼裡,台上的人表演智商超低),台下坐的全是該系的學生,在大家都笑得亂七八糟的時候,我和卜仔則在閒話家常,完全不融入。

突然,好像是小良的節目要上場了。

我和卜仔立刻進入「警戒等級一」,手上所有的數位設備全開,就等小良出現,再來我所看到的就是奇蹟了。

這是一部歌劇類的戲,小良扮演女流老大「玫瑰姊」,一開場就用英文Rap在那邊鬼吼鬼叫,我跟卜仔邊笑邊拍下她的「魅」影,然後就看著她唱唱演演、演演唱唱下完成表演。

厚,真的是年輕人,搞不懂他們在想什麼,我只記得小良講的那句「我是玫瑰姊,玫瑰姊耶!」。

表演完了,小良果然到處跑,最後在我和卜仔準備打道回府,都已離開表演場地,走出學校大門時,她又一通手機過來:「我現在有空了,可以一起去吃東西了!」

「…」剛剛卜仔想找我喝杯飲料順便吃個宵夜,我騙卜仔說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回去做,不爽跟他吃,這下子小良聖旨來了,我他媽的要把我剛剛講的「沒空」改成「有空」……

「立子,你不是說你有要事嗎?啥事啊∼怎麼又可以留下來了?」卜仔揶揄的講。

「我…我是要回家吃大便啦,看來,只好改天吃了…」(看著卜仔的臉,我真想拿刀子捅他!)

再來,就是三個人在寒冷的深夜裡,蹲在麥當勞門前吃薯條、喝可樂(啥?為什麼不進去吃?太晚了,人家關門了)(看到小良那種打扮,誰敢讓她進去吃啊?)

■跨年的小良

2003年的1月1日凌晨到天亮,我是陪著小良跟她另外兩個同學一起撐到天亮的。她們在這近六小時都不睡,是在幹嘛呢?

#拿我的webcam在電腦面前錄影,錄了快半個小時(我要躲在旁邊看著她們對著鏡頭講些我完全聽不懂的話,順便查看錄影有沒有中斷)

#她們發現我的吉它歌譜,開始唱歌(我要在旁邊彈吉它,也彈了快一個小時吧?)

#小良覺得剛剛錄的東西不夠多,決定再錄一段,這次是一個小時(中間有:唱高中校校歌、發現立子叔偷溜出去把他捉回來順便彈吉它唱歌、三個變態女生在鏡頭面前裝可愛、擺POSE…)

#發現住在美國的D.Angel上線了,聊天,拍照傳給D.Angel看(小良把立子叔捉來當佈景)

#早上六點,累了,三個瘋女人佔著立子叔的床猛睡(叫立子叔十點的時候一定要叫醒她們)(狗屁啦!那我不就不能睡!?)

#十點開始叫,沒一個人起床。

#我把電腦打開,先放悠雅的音樂,接下來越放越吵,直接她們起床。

#好了,可以回家了,出門吧。(由立子叔分三次騎摩托車接送,小良當然是最後一個離開我家的,因為:她要用電腦)

等我把她們送走了,整理一下電腦…嗯?這是什麼?打開影像檔一看……

「嗨爸爸、媽媽,我是小良,祝大家新年快樂…」(沒錯,小良趁我載她同學時,又給我錄了這麼一段,然後要我「立刻」寄到她的email去。這樣她才能寄給她爸媽。)

「………………………………………………………………………」

■八號是吧?

媽的,臭小良!妳2月8號生日是吧?我就寫給妳屎!搞什麼東東!?太可怕了!這是傢伙是人嗎?仁義道德在哪?怎麼不見了!?

就在2月8號的凌晨0:00分整,我打電話給小良(手機號碼還是跟卜仔問來的)

「喂?小良嗎?我是小立子。」「不會吧,立子叔,你是來祝我生日快樂的哦。」
「對啊,妳今天19歲生日哦(正準備要講給她屎時…)…」「對啊,立子叔,你不是32了?」
「………………………………………………………………………」

在平常,我都會叫人家去吃大便,順便在對方生日的時候叫對方去死。

可是,今天我要改變一下,不能老是叫人吃大便。

小良,今天妳生日,麻煩一下,當妳大完便之後,請仔細盯著它,直到它從水裡冒出一個氣泡再把它沖走,算是替我「出一口悶氣」好吧?

註一:哦對了,良父良母,如果兩位大佬有看到這一篇文章的話,千萬不要連絡我,否則我會把跨年那一天,你們女兒在我這裡所花費的小立子精神損失費、伴唱費、司機費、Morning Call費的帳單寄給兩位的……

註二:哦對了,還有,如果要「賭債肉還」的話,對不起,老子拒收!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