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3/02/26

■文章標題:食∼神∼歸∼位∼

■前言︰

這個標題跟文章內容沒有太大的關係,我只是突然想這樣大喊而已啦,沒事,沒事…

哦,對了,今天是新的副堂主報到之日,是該寫篇文章好好的慶祝一下。

各位堂友,我們用熱烈的掌聲來歡迎新任副堂主:純∼菁∼

「食∼神∼歸∼位∼」

啊,我又來了…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人物專題
■文章標題:食∼神∼歸∼位∼

作者:小立子

早期有訂立子異言堂電子報的堂友們可能都知道,在立子異言堂的每週一爛圖當中,有出現我去參加她的婚禮,還給她拍爛圖的人有兩個。

一個是大笨蛋沒格;另一個是純菁。

沒格很有名,這個大家都知道,我就不必多說了。可是純菁的話,就可能要勾一下一些人的回憶。純菁在立子異言堂裡出現的時間大約是在 1999 年 12 月到 2001 年 11 月左右,她寫了約十篇左右的文章,她和小立子的淵源說深不深,說淺也不淺。

小立子曾經跟她在兩個不同的公司當過同事,一家是新人類資訊科技(那是我當兵退伍後的第一份工作,做的是遊戲雜誌的技術編輯,而純菁是助理);另一家是富峰群(遊戲橘子的前身,我在那是做節目企劃,而她是節目部的助理)

那個時候純菁就已經長得壯壯的,可愛可愛的,看起來好像很天真的樣子。可是有的時候她的「憨直」會逼得我和節目部另一個好友呆呆氣到拿香煙燒螞蟻(因為不能揍女人)

後來分道揚鑣之後,我們偶而會在網路上聊個幾句,問一下好,就彼此相安無事了。

■結婚

當時,純菁還在遊戲橘子裡,可是她的另一個同事大頭超人發了一封信給我,他說:「立子,純菁快要結婚了,我們想寫一篇文章祝福她和她未來的老公,我們可以在立子異言堂上面投稿嗎?」

可以啊!當然可以啊!他媽的純菁沒跟我講,就給我他媽的結婚啦!?混帳!要祝福她是吧?好啊!

於是,我給純菁結婚的祝福詞是:

□■■■□■■■□■■■□■■■□■■■□■■■□■■■□■■■□■■■
臭純菁!

去死!混帳!去吃大便!
搞什麼東東?要我包紅包給妳,有沒有搞錯!?
還有,娶純菁的那個豬頭男,你眼睛瞎了是吧?
看到妳結婚那一天笑得「花枝」亂「戰」的,我就一肚子大便!
去死!不要再來找我!

堅持不肯透露姓名的小立子
□■■■□■■■□■■■□■■■□■■■□■■■□■■■□■■■□■■■

講實在話,當我知道純菁要結婚時,我就馬上在 ICQ 問她

「聽說妳要結婚了是吧?」
「對啊,立子,我要結婚了,你會忌妒嗎?」
「啊∼不要嫁給他啦∼嫁給我啦∼我比他好太多了啦∼我要搶婚啦!」
「呵呵呵,立子,你說真的嗎?」
「對啊,妳看看,妳要結婚的那男生根本不行嘛,他…嗯?他叫什麼名字?」
「厚,臭立子,連他的名字你都記不起來,還說什麼搶婚?」
「啊隨便啦∼」

之後的那幾天,只要在網路上看到她,或者她打電話過來找我,我都會來一記「搶婚記」,想說如果搗亂成功的話,「純菁要結婚」這個幻覺可能就會過去。

結果…純菁還是結婚了!而且請宴還請在台北市政府那邊!

據說,我還沒到現場的時候,純菁一直講「立子怎麼還沒有來?」「立子呢?」「唉呀,臭立子,你居然不來…」(果然是深深的愛著我的,哈哈哈∼)(怪了,最近白日夢做很多)

其實呢,台北市政府是一個很好找的地標,可是我從來不知道那邊有場地可以請客。讓我半信半疑的在那邊找了好久,最後居然讓我找到遲到,各位就知道純菁害人的功力有多深,連結婚也要擺我一道!

臭純菁!妳結婚當一天是我最後一次說:「我不同意!」的時機,我怎麼可能會不去?最可恨的就是,我他媽的遲到了!害得我錯失了搶婚的良機!媽的,桌上第三道菜都已經收走了,我才終於找到現場,我恨、我恨、我恨吶!!!!!!!!!!!!!!!

■「純」、「菁」

仔細回想起來,純菁在立子異言堂上面 po 過的文章也來十來篇,講真的,你要不是忠貞的立子異言堂堂友的話,可能根本不知道這一號人物。可是很奇怪的是,純菁 po 過的文章,就是會有人記得,不像小立子我的文章,大家都只記得「吃大便」三個字,其它全部忘光光……

說真的,我對純菁的印象有幾個是很深的。

其一,是她很神秘的在公司塞了兩塊餅給我,臉面羞紅的走開。在我還沒回過神的時候,她又跑回來跟我說:「喂,立子,你看,這兩塊餅乾很特別哦!」

特別?有什麼好特別的?結果我一翻這個有包裝紙的餅乾才發現,上面分別印有「純」和「菁」二字。

「立子,很特別吧,留給你做紀念,可是你千萬不能吃哦!」

我當場當著她的面要把餅乾丟到垃圾筒(到後來當然沒丟)

搞什麼!?送我兩塊我不能吃的餅乾有屁用啊?就算餅乾真被我吃了,我他媽也沒吃到妳的人啊!

所以,我對這件事印象很深刻。

其二,就是她結婚請客那一天,當她看到遲到的我終於出現時,她用很高興的表情喊著:「立子∼你終於來了∼我好擔心你不會來呢∼」。

我差一點沒把她從頭頂巴下去!

搞什麼啊!?妳老公在妳旁邊,妳叫我叫成那樣,不怕我被伯父伯母砍成十八段啊!?

對此,我印象特深刻。

其三,是最近的事。

前幾天我才剛辦完立子異言堂北部的網友 KTV 飆唱會。我知道哇哩和卜仔這兩位副堂主會晚一點到,所以當舉辦時間開始時,整個空蕩蕩的包廂就只有我跟年僅 14 歲的網友呆 a (講真的,其實我比呆 a 還要害怕,如果警察這個時候衝進來,說我挾持未成年少年,我當場就會變成各大晚報的社會版頭條的頭號人渣…),後來妖貓進來了、Jas 進來了,wewewewe 進來了,我才稍稍放心(好佳在網友呆 a 沒有陷害我而狂叫:「救命啊!小立子非禮啊!」,否則我大便吃兩百斤也洗不掉我的罪名…)

這個時候,純菁走進來了。

啊耶!?我怎麼不知道她要來!?

在我稍有驚喜之下,跟大家介紹了這個未來的副堂主。之後,在網友們唱歌的其間,我跟純菁聊了不少事。

呵呵呵,純菁已經不是我幾年前眼中的那個「小」助理了(以她的身形來看,其實一點也不小),她可以很有條理的說著她即將做的新工作,也對自己的未來很有方向感。

這小女生長大了。

因此,我印象更為深刻。

之後,她寫了一篇文章給我,算是為表達她離開舊公司之後的感覺。

□■■■□■■■□■■■□■■■□■■■□■■■□■■■□■■■□■■■

2003年新春大解脫/純菁

一提上辭呈之後我就開始整理東西。

不,其實過年搬新辦公室的時候,我就在搬過去的過程中,開始邊丟東西、開始搬東西回家。看著桌上的東西椅子後堆滿的報紙終於也簡報完成;一堆堆 survey 過的廣告報價年代已久的就垃圾桶見;簽呈一一歸檔,電腦內屬於自己私人的物件也開始慢慢的燒回家。

疲累的上班,眼看著一齣齣的連續劇在眼前上演,我們只能在底下做茶餘飯後的八卦來用。

眼睜睜原本被我們幹的要死的主管離職、眼睜睜看著另一派人馬上上任、眼睜睜我們淪為被繼續壓榨的一群、眼睜睜的看著我的身心俱疲。

於是 我不甘於繼續被捉弄。

一提上辭呈,我就開始整理東西回家、開始編織自由自在的畫面、開始燒自己的東西回家、開始把滿滿一桶50片空白光碟把電腦裡的檔案燒滿了、開始了一早到辦公室玩奇摩遊戲廳的大老二試玩區、開始瘋狂下載KURO裡的MP3、開始心靈上的解脫…

然後魔力寶貝裡面繼續練功,舞者繼續練著特殊技能「跳舞」。請假到另一個辦公室協助,檢查自己的身體狀況、提前完成下個月該做的事(跟我交接的人真是幸福)…

發現各式各樣的 Flash Game、漫畫店裡的新出的成年漫畫絕對不放過、回到辦公室後一切都沒發生
過。

我依舊是那個乖乖做屬於自己份內的事,讓上頭不要問東問西,而我的腦海跟心裡已經波濤洶湧,正在計劃著下一步將要踏出去的步伐將要落在哪裡、下一步要說的話將會引起什麼樣的迴響…

一公佈離職,一個早上應付了60.70的ICQ問候。

有默契的,祝我一路順風;不了解的,問了同樣的問題:怎麼要離職呢?做的不好嗎?接下來要去哪呢?於是我的答案是反覆的剪貼:「要休息啊」、「不好啊」、「未知啊」、「謝謝大家的關心哦…」

中午吃飯時間就到了。

於是, 2003/2/25 ,在我心中就是最後一天在這家公司被操了 11 個月後,終於解脫了…

□■■■□■■■□■■■□■■■□■■■□■■■□■■■□■■■□■■■

我那個時候跟純菁講:「喂!哇哩極力推薦妳來當副堂主,那好吧!擇期不如撞期,妳就在到新公司上任的同一天當副堂主吧!」

純菁那個時候在網路上笑著說:「這樣好嗎?」我說:「要不然妳離婚,然後嫁給我。」「哈哈哈…立子,你做夢。」

我做夢沒關係,妳做了副堂主,我要給妳的東西可就多了。

立子異言堂宣佈,純菁為第六位副堂主,從此加入立子異言堂可怕的文字獄,請各位好好期待純菁的大作!

哦對了,差點忘了哇哩要給純菁的祝賀語:「祝純菁在恆溫恆壓恆被小立子惡搞下,美麗與智慧永在。(哇哩,妳那個什麼泣訴的我看就算了吧…反正純菁都是我們的人了,妳就高興點吧…)

「食∼神∼歸∼位∼」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