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3/03/30

■文章標題:撈錢不要在遊戲業界

■前言︰

礙於與ADM廣告雜誌配合的關係,小立子我有一篇文章叫:「你能從線上遊戲產業裡拗到錢嗎?」要到四月份才能公開(有興趣想先看的人,可以到立子異言堂討論版的「電玩遊戲版」去看)

純菁可能有看過這一篇文章,所以來了一篇回應。

一般而言,遊戲業界的薪資是很低的,薪資高的大部份都是主管階級的高層,一般員工的薪水,可能比一個傳統業者的職員要低。

麵包跟遊戲,選一個吧…

■作者:純菁 文章主分類:電玩遊戲 文章子分類:電腦遊戲
■文章標題:撈錢不要在遊戲業界

作者:純菁

一個業界的朋友問我說:你覺得你在遊戲界撈的到錢嗎?

我跟他說,我待在遊戲業界,很單純只是因為我喜歡。

現在的遊戲業界或是一般社會大眾對於線上遊戲的市場,彷彿就像當初的葡京蛋塔一樣趨之若鶩。看著幾家強勢公司的行銷以及募資的成績看來,這一塊遊戲市場,就像一塊熱騰騰,剛烘烤好的大批薩,等著飢渴的人吞食。

雖然遊戲市場的消費者,是永遠生生不息的。今天五歲的小孩,五年後當要是他還是熱愛電玩,五年後的電玩,一定還是會有滿足他的地方。十年後,十五年後,二十年後,只要還是有當初的那些童心出現,遊戲就會等於正當娛樂,遊戲就會變成生財工具。對於經營遊戲公司的人而言,這一塊大餅,就等於永遠存在,差別只是在於餅上的配料會順應市場而改變。顧客喜歡暴力,配料就辛辣一點;顧客喜歡唯美,那用料顏色就粉嫩一點;顧客喜歡家常味道,那配料就單純懷舊一點。娛樂有很多種,但是電玩將成為娛樂中被重視的一項,因為他將會促進社會經濟發展繁榮:硬體廠商的汰換進步、軟體更新、印刷業、傳媒業……。

而到底,一群在遊戲業界待了五年以上的老玩童,能不能在遊戲業界撈到錢?我做行銷公關這些年來,深深的感覺到,作為行銷的一員,是深深介入每一場行銷大戰的。今天XX遊戲推出XX包,改天就會也有類似的包裝的匪game出現在架上;今天XX遊戲推出CF強打,一個禮拜後,另一款可能常被比較的遊戲也會有另類的廣告出現。當然前提是,這是財力相當的兩家公司。畢竟,剛剛創業的幾家線上遊戲公司,很可能老闆早就債留台灣,雜誌、網站、異業的廣告AE們欲哭無淚。重點來了,線上遊戲在近幾年突然如雨後春筍般興起,真正坐大市場以及坐穩寶座的遊戲公司,是哪幾家?

在思考著行銷計劃的同時,我也思考著留在遊戲業界的意義。今天我投入戰場,成為拿槍拿刀的一員,上級要求我,槍槍都要打中要害:打中顧客的心坎裡,打進匪game的弱點裡。遊戲成為標準的商品炒作,我到底有沒有真的是愛這款遊戲呢?我曾經因為對手上的遊戲已經沒有熱愛,而對它提不起任何的憧憬、想像、甚至信心。

這時候,我發現了我目前工作上的危機:那就是我無心了。

無心淌混水,無心推廣手上的遊戲,無心去計劃怎麼打擊匪game。

身為一名媒體公關,外頭所有的媒體將會對我談到自己手上遊戲時候的語氣,感到敏感以及情緒,而當我不再對遊戲熱愛時,我要怎麼去告訴媒體們,這款遊戲是有多好玩、這款遊戲是有多精采、這款遊戲的玩家們最近發生了什麼好玩的事……。

我開始怨自己,怎麼不回去做採訪編輯?

作為一個媒體,就是要有義務去挖掘任何對於業界或消費者有意義的新聞。這一個媒體的責任,比起在遊戲大戰中的行銷大兵們對上司的職責,其實肩負的是對大眾的責任。行銷大兵可以為了討好自己的上司,做出有利於己身的行為。但是媒體並不能如此,我敬佩為了報導的公平性得罪廠商的媒體,認為這才是文人該有的氣節。

透過媒體的眼睛,才會看的清楚這個遊戲市場的脈動;也更看的清楚,未來趨勢發展的預言。作為媒體,可以接觸到許多不同遊戲的刺激,更是我曾經身為採訪編輯的感動,真正看到這個市場活躍的地方,這個充滿年輕以及理想的地方。

因為愛遊戲的心,我冷靜的以局外人的眼睛看著戰爭的走勢,線上遊戲或是單機遊戲,其實在現有的市場爭奪戰中,有錢的還是那些公司,沒錢的,還只是繼續苟延殘喘。也許等到下一個ㄏㄤ品出現,某些線上遊戲會像葡京蛋塔店一樣,當爐子還是熱滾滾的時候,卻因為沒有顧客上門,等待著被冷水澆熄的後果。

勸你,想撈錢,不要在遊戲業界,尤其當你不可能進入前幾大遊戲公司的時候。因為你會發現,當你有錢了,相對的,你對遊戲的熱愛也會消失殆盡。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