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3/06/13


■文章標題:叛

■前言︰

這是我高中時候曾經寫過的短篇小說,由於原文已經不知道跑到那邊去了,所以我重新寫了一次。本來這一篇小說是一萬多字,可是我後來把它精簡掉許多,所以字數沒有超過5000字。

看這篇文章要有心理準備,因為我運用了很特別的邏輯來架構這篇小說。沒有一口氣看完,一定看不懂;沒有看兩次,也一定看不懂。

來挑戰小立子的思維吧!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無法分類 文章子分類:小說
■文章標題:叛

作者:小立子

■第一章之一

人物:A君
時間:早上三點

「唔…」他豆大般的汗珠自眉間滴下,痛苦而扭曲的表情透露出他承受極大的苦難,他顫抖的咬緊牙根,在乾裂的唇間吐出含糊而充滿怒意的字句:「媽的…」

A 君含痛把插在小腿上的木刺拔出,鮮紅的血液毫無保留的迸出,他撕下衣服的一角,將傷口熟練的包紮好。

躺在他旁邊的獵犬,鼻樑早已被木樁刺穿,氣若遊絲的等待著死亡的來臨。四肢偶而抽動幾下,每咳一次就有大量的血水自喉間噴出。A 君知道牠沒救了,因為牠連哀嚎的氣力也都消失殆盡。只可惜,A 君現在不能給牠一槍讓牠脫離痛苦,因為他的目標可能就在前方不遠處,巨大的槍聲,可能會讓 A 君失去任何一個難得的機會。

為了任務,他必需撐下去。

左腿的痛處逐漸加大,這對 A 君而言反而是件好事,因為他現在需要的,正是更敏銳的感覺,因為他知道,前方有更多的陷阱在等著他,他必需要小心的破解,否則任務肯定失敗。

他再度咬緊牙根,狠狠的咒罵這一切:「混帳…」

■第二章之一

人物:B君
時間:早上三點半

「唔…」他豆大般的汗珠自眉間滴下,痛苦而扭曲的表情透露出他承受極大的苦難,他顫抖的咬緊牙根,在乾裂的唇間吐出含糊而充滿怒意的字句:「媽的…」

B 君痛苦的把汗衫脫下,汗衫後背早已血染成片,深褐、鮮紅的血塊夾雜於齊上,足見他的傷口嚴重至極。他背後長達 30 公分、深可見骨的長條傷口,如一條巨型蜈蚣般狠狠的嵌在他的背上,隨著 B 君不均勻的呼吸扭動出可怕的血光。

B君將草藥搗爛,揉成爛泥狀,小心翼翼的將藥草塗在背後諾大的傷口。

每當藥草觸碰到傷口時,B 君的眉頭就會鎖得更緊,陣陣傳來的痛意讓他雙臂不停的顫抖,胃部的痙攣讓 B 君不自覺的空吐。

他知道時間不允許他休息太久,完成任務對他而言比什麼都重要,於是他漸漸的將血色般的蜈蚣蓋上黑綠的藥草,難看而髒黑的傷口仍然夾雜著些許的藥草流出血液。

他再度咬緊牙根,狠狠的咒罵這一切:「混帳…」


■第三章之一

人物:C君
時間:早上四點

「唔…」他豆大般的汗珠自眉間滴下,痛苦而扭曲的表情透露出他承受極大的苦難,他顫抖的咬緊牙根,在乾裂的唇間吐出含糊而充滿怒意的字句:「媽的…」

又一個受傷的人員被抬回來,從下屬的報告中得知,目前只剩下不到三個人員仍在執行任務。

他來回的在辦公室踱步,當他把雪茄含在口裡想吸一口煙時,才發現手上的雪茄,早因他煩慮過久沒抽而自動熄掉了。C 君氣得將雪茄丟到辦公室的一旁,再拿出一根雪茄重新點火,他的怒意讓點火的雙手不住的顫抖,最後,C君將手中的純金打火機丟向站在一旁的侍衛。侍衛沒一個人敢動。

「你們這群廢物!」他指著那些侍衛破口大罵:「連一個問題也問不出來!連一項任務也沒辦法完成!你們是想讓我完蛋是嗎!?」

沒有一個人敢回答C君的問話,只能用眼角對著旁邊的同儕使眼色,可是誰也不想惹到C君。

「你們給我聽著!不惜任何代價,都要給我完成任務!沒有完成,我也不會讓你們好過!」

他再度咬緊牙根,狠狠的咒罵這一切:「混帳…」

■第四章之一

人物:D君
時間:早上四點半

「唔…」他豆大般的汗珠自眉間滴下,痛苦而扭曲的表情透露出他承受極大的苦難,他顫抖的咬緊牙根,在乾裂的唇間吐出含糊而充滿怒意的字句:「媽的…」

「七…七百六十二下…」鮮血隨著D君的嘴角流出。

「給我說!」昏黑的燈光中飛來一影長鞭。「啪!」的一聲,結實而渾厚的聲音打在 D 君身上,扣住 雙臂的鐵鍊又再度鏗鏘晃起,D 君早已血肉模糊的胸前又多了一道已經看不太出來的鞭痕。些許的肉塊隨著鞭尾飛落地上,D 君痛苦的張開嘴,舌頭急速的向後緊縮而抖動,下巴的震動都在在的傳達出 D君的痛苦。

「你到底說不說?」

D君和著血液吞下唾液,咬著牙恨恨地說:「七…七百六十三下…」

「還是不講是吧?去死吧!」陣陣的鞭打聲自地下室傳出,鐵鍊狂憾。

「好了好了…讓他休息一下吧,要不然真會打死他了。」

「我等一下會再來找你,想活著就給我吐出來!」一群人自地下室走出。

D君垂著滿髮血塊凝結的散髮,在咳出血與痛苦之間紊亂的呼吸著。

他再度咬緊牙根,狠狠的咒罵這一切:「混帳…」

■第一章之二

人物:A君
時間:早上四點四十五分

他的眼神充滿異樣的光芒,彷彿生命中的每一個細胞都受到鼓舞般,原本頹喪的表情瞬間變成獵豹般精鍊的神色,因為他知道,過不久,這一切的痛苦就要結束了…

他趴在地上,一寸一寸地慢慢往前伏進。在諾大的原野之中,長過人身的芒草是最好的掩蔽物,可是窸窣的爬行聲卻是他最大的敵人,使得他在爬行時格外緩慢而小心。就算他的目標物已經在前方不遠處,A 君仍然不敢大意,絕對不能有功虧一潰的情形發生。

他拖著疲憊的身軀,一小寸一小寸的往前攀,整個曠野安靜無聲,彷彿一切都睡著了。突然,前方的目標物快速轉身,他趕緊將頭壓低,緊張的氣氛讓A君深覺目標物的眼光犀利的掃描著那一大片荒原。

數了自己快兩百多下的心跳,目標物才放下戒備轉回身。

他知道,這將是他最後最好的機會。

一陣大風迎面襲來,陣陣的呼嘯聲四起,正好可以掩飾 A 君的行動,他迅速的跳起、前衝,不由分說的往目標物奔去。

A 君在距離目標物不到兩公尺的距離跳撲,可是目標物似乎發現了他的襲擊,猛然往左傾跳,A 君趕緊伸手一抓,恰巧捉住目標物的右臂,讓目標物和 A 君踉蹌的跌在地面上。在這同時,目標物的左拳砸在 A 君的門面上,大量的血液自鼻樑裡噴出,A 君在險些暈厥過去的情況下,仍緊緊的捉著目標物的右臂,也老實不客氣的用右拳朝著目標物揮去。兩個受重傷的野獸在地面上激烈的打鬥起來…

■第二章之二

人物:B君
時間:早上四點四十五分

他的眼神充滿異樣的光芒,彷彿生命中的每一個細胞都受到鼓舞般,原本頹喪的表情瞬間變成獵豹般精鍊的神色,因為他知道,過不久,這一切的痛苦就要結束了…

遙遠的東方稍稍帶起些許的微光,B君知道,再過幾個小時天就要亮了。

天一亮,B君的任務一定會成功。這麼一來,他所受的任何痛苦、所做的任何犧牲,都不算什麼。

微風涼涼的迎面而來,他閉上眼睛感受來自遠方自由的芳香,整個心情漸漸舒暢起來。

突然,他聽見後方一個微小的聲音,B君緊張地轉身,睜大著眼睛環看四方。

他確信不會有人追到他才是,可是他的任務事關重大,如果因為一時的鬆懈而失敗,B 君必需扛下更重大的責任。方才短暫的輕風吹拂,對 B 君而言已經是目前最奢侈的享受,為了以防萬一,B 君決定馬上起程。

他再次的看著四周,感受不到任何一絲生氣,才緩緩轉身,開始收拾一些細軟,準備即刻起程。

一陣大風迎面襲來,陣陣的呼嘯聲四起,B 君被風沙吹得睜不開眼,他用左手揉了揉眼。就在揉眼之時,他聽見後方急促的腳步聲。

「糟了!」腳步聲已經接近他不到兩公尺了,B 君趕緊往左急跳,想要躲過來襲者的攻擊。只可惜他的右臂被對方捉著,使得他與來襲者失去平衡,兩兩跌趴在地上。

「痛!」在平常,B 君可以很輕易的把對方甩開,可是因為這樣的拉扯,使得 B 君背後的蜈蚣傷口裂開更甚,這樣的痛楚讓他沒有辦法甩掉來襲者,當下反應立刻揮出左拳往來襲者的臉上打去。怎知對方似乎不畏痛楚,也朝B君的腰間揮了一拳,陣陣的麻痛延伸到B君的傷口,如地震般再散出去。

(逃不掉,那就是生死鬥了!)B 君也顧不得快散掉的骨頭,使勁與來襲者搏鬥。周圍揚飛起陣陣的砂塵與血液,B 君多希望他的每一拳都是最後的一拳,可是對方的堅定意念似乎和自己一樣,怎樣也不肯倒下去。

B 君的意識開始逐漸的模糊,可是他知道來襲者也快不行了,於是他還是無意識的向著來襲者揮拳。在一個不小心下,來襲者一腳踹向B君的左膝。

一陣清脆的骨頭碎裂聲響起,B君的左腳廢了。

在B君跌坐下來之前,來襲者又向他補上一拳,B君眼前一陣黑暗,便昏了過去…


■第三章之二

人物:C君
時間:早上五點三十分

他的眼神充滿異樣的光芒,彷彿生命中的每一個細胞都受到鼓舞般,原本頹喪的表情瞬間變成獵豹般精鍊的神色,因為他知道,過不久,這一切的痛苦就要結束了…

透過無線電傳來的消息,他的禍首已經捉到了!這實在是一個最爽快的時刻,他這下子高枕無憂了!

「快!快準備直升機!我要親自過去!」

直升機的葉槳快速的迴轉,帶起的狂風吹著 C 君稀疏的頭髮,他嘴裡緊咬含著雪茄,面帶笑容的攀上直升機。隨著直升機往上攀升,他的心情也逐漸興奮起來。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哈哈哈哈…」

C君一直催促著駕駛員用極速朝目的地飛去,因為他已經迫不急待的要為他的未來舖好更穩固的路。

直升機還沒穩定的降落,C君就已經跳下來,直向一個全身都是傷的下屬奔去。

「他在那裡?」「報告長官,他在那邊。」氣若游絲的下屬向旁邊的草面指去,C 君急促的跑去看著躺在地上,也是混身傷口的「禍首」。

禍首呈大字型躺在地上,微微的張著眼睛,看著C君走過來。

C君猙獰的看著禍首,奸笑著說:「還是被我逮到了吧!」

禍首笑了笑,說:「根據法律,我有權……」

不等對方說完,C君就大喊:「你什麼權都沒有!我就是法律!」

「碰!碰!碰!」三聲槍響長嘯,禍首的頭部爆開,傷殘的身軀抖了幾下,便失去了任何動力。

全身是傷的下屬愣住了:「長…長官,您這樣做似乎有點不妥…」

C君:「你懂什麼?你不講,我不講,開直升機的那傢伙不講,有誰會知道?」

「可是…這樣子會被…」「會被怎樣?」「唔…這…」
「你放心,我會給你好日子過的,只要你『忘了』這件事就對了!」
「什…什麼?這…這不是…」
「不是什麼?」「唔…是…」

C 君將槍放回槍套,又吸了一口雪茄:「走吧!沒事了,讓他曝屍曝個幾天再來放火燒了他吧!哈哈哈……」

C 君高興地鑽進了直升機,只剩下頻頻回頭的下屬,帶著哀傷的眼神看著禍首,心中不禁狐疑:「難不成是我做錯了嗎?真的是這樣嗎……」


■第四章之二

人物:D君
時間:早上六點

他的眼睛紅腫到無法睜開,彷彿生命中的每一個細胞都已無力維持,原本頹喪的表情變得更為灰暗而死寂,可是他知道,過不久,這一切的痛苦就要結束了…

「噹∼噹∼噹」樓上的鐘聲響起,精準的報時六時整。

D君聞聲,微抬起頭傾聽報時。

是的,六時整,絕對不會錯。

D君笑了,陣陣的起伏讓兩手的鐵鍊微晃。

「你是受傷過頭了是不是?被打成這樣還能笑得出來?」

D君根本不在乎對方的嘲諷,竟自笑著。

「任務達成了,任務終於達成了…」「什麼?你說什麼?」

他鼓起全身最後一道氣力,高仰起頭,大喊:「成了!」

高亢而大聲地,D君把自己的怒吼灑向天空,狂憾的鐵鍊似乎回應著D君的生命。

之後,鐵鍊再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新約聖經,約翰福音 19 章 30 節:耶穌喝了那醋,就說:「成了!」。便低下頭,將靈魂交付神了
。)

■後記一:

隔天,E 君向政府控告 C 君的暴行,在苦無證人下,A 君力排眾議挺身作證,並將 C 君殘殺B 君、迫害 D 君致死之事提出,C 君終究無法逃出正義的制裁被判入獄。B 君與 D 君永遠成為其他相關人員心中的英雄。

■人物介紹

※ A 君:追緝專員,為監獄獄警,專門追捕逃獄犯者。經過長時間的追捕終於捉到了在逃的 B 君,可是他在最後一刻才知道 C 君的黑暗面,於是不惜威脅成為控告 C 君的證人之一。

※ B 君:一級逃犯,在 C 君迫害下,經其他受刑者的協助逃出生天,欲向政府提出控訴。在逃獄過程中,因爬出下水道時背部遭生蛌瘍K條刮出一道血痕,在天亮之前被A君制服,遭C君槍殺。

※ C 君:典獄長,以著非法方式凌虐犯人,並私吞監獄預算私飽中囊,在發現受到嚴格監視的 B 君逃獄時,深怕東窗事發,派出大量人馬追緝B君。以為事後可以瞞天過海,卻難逃制裁。

※ D 君:受刑人,為 B 君隔壁鄰房的囚犯。他擊倒了許多獄警才讓 B 君逃出,因而被列為共犯,遭受荼毒鞭打,可是在逼供下,D君仍不吐半字,最終死亡。

※ E 君:藉著 B 君的逃獄引起大混亂之時,從另一個安排好的路線逃獄,這個聲東擊西的方法是 B君想出來,也是 B 君自告奮勇擔任犧牲者的角色。E 君雖然逃出生天,控告 C 君成功,卻仍因逃獄事件屬實,被判上更重的罪行。

■後記二:

在C君判刑確立後,該監獄的犯人均被轉到其它的監獄服刑。

E君在自己的日記上面寫著:「勇於負責的背叛,才是真正的勇者。

-全文完-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