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3/06/15


■文章標題:你活著幹嘛?

■前言︰

最近常跟網友們一起吃飯,幾乎每一天晚上都會被叫去一個完全不知道的地方見面,然後坐下來就是吃吃吃。

不過,人多就會口雜,有些人不吃這不吃那、有些人不喜歡吃這不喜歡吃那,一協調起來可就難過到靠北。

我?我也有不吃的東西啊。

其實不是不吃,而是吃了會不會難過而已…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吃吃喝喝
■文章標題:你活著幹嘛?

作者:小立子

我,小立子,巨蟹座,吃螃蟹會過敏。舉凡蝦子、螃蟹、紅蟳、大閘蟹…我吃了都會過敏。

可是那並不代表其它的海鮮我不能吃,每次到餐廳吃飯,可是生魚片猛喀、生蠔猛吞的,而且貝類的食物我也是照單全收,再腥的海鮮(生海膽、生章魚…)都嘛沒在怕的。

可是,只要碰到蝦啊、蟹的就沒輒。

嚴格講起來,我不能碰「煮了之後會變紅的海產食物」。

蝦子煮了會變紅,不能吃;螃蟹煮了會變紅,一樣不能吃;紅蟳、大閘蟹、蟹猴、蝦米…統統都不行。

換個方向來想,干貝煮了不會變紅,可以吃;魚翅煮了不會變紅,可以吃;百花釀魚肚、酥炸鱸魚條、酥炸鯽魚、鯊魚翅、刺參、鮮貝、紫鮑、烏魚蛋……只要煮了不會變紅,統統可以吃。

每當我在朋友面前表明了我「煮了會變紅的海鮮不能吃」的過敏情況後,就有一堆豬頭想從我講的那句話中找出語病。

「紅色的鮪魚肉吃了不會過敏嗎?」白痴啊!鮪魚肉本來就是紅的,煮了還有可能會變白,看清楚,是「煮了會變紅」,OK?
「生吃鮮蝦呢?」它煮了會變紅,所以就算是生吃,我也照樣會過敏。
「所以牛肉不能生吃囉?」雖它不是海鮮,可是它煮熟了之後不會變紅,可以吃。
「西瓜吃了會不會過敏?」你很久沒大便了厚?西瓜是海鮮嗎?
「那蕃茄呢?」靠妖啊!

雖然每次花了很多的時間解釋我的過敏源,可是大部份的朋友都只會記得「小立子不能吃海鮮」(哇靠,「海鮮」和「煮了會變紅的海鮮」可是相差一大截耶!)

哦對了,我差點忘了要描述我的過敏情況是什麼樣子。

一般而言,過敏的反應有兩種方式,一種是起紅疹、皮膚腫漲;另一種是神經麻痺。我是屬於後者。

有的時候我會不小心吃到蝦子(特別是在海產店),然後開始過敏。一過敏,一神經麻痺,我就會坐在原位「定格」兩個小時。

對,沒錯,我過敏的時候,外表看起來一切正常,可是你擢我的臉,我不會有反應(我知道你擢我,可是我沒辦法動),雖然神智很清楚,可是就是沒辦法自由控制自己。所以常常有人想要騙我吃蝦子,等我過敏的時候把我脫光光拍祼照…

■爛體質

你們知道我是怎麼發現我會過敏的體質的嗎?以前小的時候,我也是蝦子和螃蟹照吃不誤的,只是一直覺得很奇怪,每次吃完之後,我就會難過到躺在床上不能動。後來跟老爸講了這個情況,才知道原來我不能碰那些東西。

不能吃蝦、蟹對我而言不是什麼大問題,因為我也不覺得蝦、蟹有多好吃,可是每當參加別人的喜宴時,只要請客的地點是海鮮餐廳,那我就挫賽了。平均12道菜當中,我會有一半以上碰不得,除非是蟹黃粳盛一碗後把蟹黃挑掉、螃蟹油飯盛一碗後把螃蟹和小蝦米移除,這樣就可以吃。

可是這麼做真的很累,所以通常我都不碰。

小立子平常是搞笑出了名的(又常常逼別人吃大便),所以朋友、網友都會想盡辦法給我難看。

「大家吃個飯聚聚吧!走!立子,一起去吃大閘蟹!」我好怕哦∼你們吃,我在一旁喝果汁。
「喂立子!一起去釣蝦!邊釣邊吃!」小立子崇尚大自然,這般殺生的行徑,您自個兒去就好!
「別說我沒照顧你,立子,這條奶油麴烤大明蝦就給你先喀吧!」不用了,我沒興趣。
「什麼?你不能吃哦?真是可惜哦∼」靠…

除了「煮了會變紅的海鮮」我不能吃之外,其實我還有一個過敏因素沒有跟大家說過。因為我若一說,以後大家要邀我吃飯會更難搞。

我對味素、味精也會過敏。

有的人在吃了含太多味素、味精的食物之後會很難受,其實那也是過敏的反應,國外針對這種症狀特別取了一個病名,叫「中國餐廳症候群」,因為在美國,常常有美國人到中國餐廳吃了東西吃後發生過敏的現象,後來研究才發現是味素、味精搞的鬼。

我也會這樣,每當某道菜或是某碗湯的味素(精)加太多時,我就不吃了,否則等一下後頸會有一隻大象壓在上面的感覺,難過得要命,所以呢,我吃東西沒吃完是很正常的。

通常為了不讓大家覺得我很難搞,所以點菜時,我都不會特別講說:「味素請加少一點。」(就算我講了也一樣沒有用,炒菜的人一樣捉起一大把往鍋裡丟)。偏偏我又沒有辦法即刻判斷這道菜加的味素是不是過多,都得要等到吃進肚裡,在體內擴散之後才會發現事態嚴重,所以只好停止不吃。

這樣的體質就讓我保持了絕佳的瘦弱身材至今。

■人生無趣?

我永遠記得我以前有個同學知道我不能碰蝦子螃蟹,也不能吃太多味素味精之後,對我說的那句話:「你人間美味都不能吃,那你活著幹嘛?」

其一,人間美味不是只有蝦蟹才辦得到,我可以吃的食材比蝦蟹的種類要多太多了,這麼一點障礙對我活著的意義一點影響也沒有。
其二,如果我不能吃這些東西就該覺得活著沒意義,那吃素的人怎麼辦啊?

很奇怪,每當我講;「煮了會變紅的海鮮不能吃。」的時候,就會有人講:「你活著幹嘛?」;可是如果別人跟他講說:「我吃素。」時,他卻不敢說:「你乾脆死了算了!」

怎麼?吃素的宗教觀念或是飲食理念比較高尚是不是?他們他媽的半點肉都不能吃,你們不嘲笑他們,反倒嘲笑我「煮了會變紅的海鮮不能吃」的人是活著少了很多樂趣,真搞不懂你們的屁股是長在腦袋的那一邊…

當然啦,每次我碰到有主張吃素的人時,我都一定會問:「是因為宗教的關係還是為了某種理念而吃素?」因為至今,我尚未碰到一個不吃素就會過敏的人。

況且,我一直覺得大家一起出來吃東西是為了閒話家常、連繫感情,根本不是在討論這一家餐廳的手藝如何如何(又不是品嚐師,吃飯還要品頭論足的幹嘛?不累嗎?),所以小立子跟別人吃飯,大部份都是在陪笑。吃?再看看吧,要在台灣找到不加味素味精的餐廳哦,難,我能吃得下去就要偷笑了。

有的時候,我也蠻喜歡看人家嘴巴動動動的,看著對方把東西吃光光的那種滿足的表情,雖說自己沒有吃完,可是對方吃完了,還是覺得與有榮焉。

所以,下次如果再找小立子出去吃東西時,就算知道對方可能會故意找我去吃全蝦套餐,我還是會去。

難怪上次有人說我是「網聚精」,到處參加人家的網聚(而且還不一定能騙吃騙喝)、到處跟人家湊熱鬧、時間都不是自己的。

啊就好玩啊,不行哦?我就喜歡交朋友啊,如果沒有朋友,那我活著幹嘛?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