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3/07/26


■文章標題:阿肥,妳好

■前言︰

其實,這一篇文章本來要在一個星期前就要寫完的說,可是由於小立子在下我,偷懶,所以順延。

在立子異言堂裡的2003年5月15日時,我寫了一篇文章叫「偉大的GUGGI」,文中有提到清純小玫瑰這號人物。

清純小玫瑰呢,年紀小我 3 歲,很標緻的一個美人。她有一個 10 歲大的女兒叫「阿肥」,也因為她有這麼一個可愛的女兒,所以我在網路上遇到她時,都會故意叫清純小玫瑰為「丈母娘」。

當然啦,小立子再賤,也不可能對一個小女生實施 10 年計畫,偏偏她老媽我又不可能追得到(當她男朋友的,得先給個 200 萬新台幣給她花一花,她再考慮要不要交往,我可不想因為 200 萬而去賣屁股!),於是,只好叫她丈母娘叫爽的…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人物專題
■文章標題:阿肥,妳好

作者:小立子

真不知道要先講阿肥,還是要先從清純小玫瑰開始講起,我就先說那一天吃飯的情況講起吧!

最近常跟一些網友一起吃飯,其中有一家我們稱之為「拍拍手炒飯」的店,是我們這一兩個月最常去吃的一家店。這家店當然不是叫「拍拍手」啦,而是另一個網友介紹說這家店的炒飯很好吃,在吃到第一口炒飯時,你會好吃到站起來拍拍手。

不要問我「拍拍手炒飯」在那裡,小立子是出了名的路痴,雖然一個月內在那邊吃了三次,我不但不知道怎麼教人家如何找到那家店,連這家店的本名叫什麼,我到現在也記不起來。

其實清純小玫瑰成為立子異言堂的堂友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了,而且如果不是清純小玫瑰跟我講,我還不知道她也曾經在立子異言堂上發表過一篇文章,而我認識她的地方,是在參加網友童姥姥的告別典禮上。

由於童姥姥的關係,我認識了不少「童姥姥一派」的人,又因為「童姥姥一派」而殺到了「懶人正一派」那邊,而且另外牽扯到「王瘋子一派」的人…反正我最近可說是「網聚大亂鬥」就是了。

也因為如此,我常常有機會遇到清純小玫瑰,不是一伙人吃飯,就是一伙人喝咖啡,要不就是一伙人圍起來狂抽煙(其實還有一個原因啦,每次有人要找我跟上述三伙人一起去吃飯時,我都會要求「只要清純小玫瑰或 XXX 有去,我就去」,靠,我真他媽的好色…)

■初次見面,心防立現

為了防止我越講越離題,我馬上回題。

話說,某一天大家又約在「拍拍手」那個地方吃飯,那次與會的人有朝露娘娘和她三個小孩(小毛、毛妹、阿牛);清純小玫瑰和她女兒阿肥,以及跟我搶阿肥,叫阿肥為「小馬子」的懶人正;還有一
隻可怕的網聚精:我。(共 8 人)

阿肥她老爸在大陸深圳工作,所以阿肥從小跟在她老爸身邊,就在大陸那邊唸小學。七月的時候,學校放暑假,阿肥自己一個人搭飛機回來台灣跟她老媽清純小玫瑰聚聚,也就有機會跟我們這些怪叔叔、怪阿姨見面(阿肥在大陸那邊是住學校宿舍,而且沒辦法上網,所以她並不知道她老媽在台灣的一些網路活動,大家都對這阿肥這個虛擬人物仰慕很久,所以當她回來台灣時,清純小玫瑰就可以隨著她女兒到處騙吃騙喝)(靠,這麼想起來,清純小玫瑰,妳亂賤一把的!)

通常,小立子跟一堆人約吃飯是一定會遲到的,不是我在耍大牌,而是我老是迷路。可是那一天我還提早 15 分鐘到了炒飯店的門口,原因是我去了拍拍手炒飯這麼多次,已經不會再迷路了。就當我很害羞的躲在對面等人的時候,我看到清純小玫瑰牽著阿肥從對街慢慢走過來。

因為我在懶人正兄的網站看了很多阿肥的照片(外加清純小玫瑰透過 MSN 很無恥的強迫我看她女兒的照片),所以我一眼就認出她了。

阿肥當然不知道我是誰,所以她沒發現我正在對面看著她。當清純小玫瑰提示阿肥往我這邊看時,她的第一個表情是:呆住。是的呆住,因為我那時笑得很詭異,十足是那種「我一定會侵犯妳」的笑容。

後來我馬上對她用手指比一個可愛的V字,她才會過意來,也立刻對我擺出了一個V。

一般而言,父母離異的小孩都會比較早熟,心防也就比較重,阿肥可以立刻對一個不認識的怪叔叔給予一個善意的回應,這個很不簡單。

可是我後來的動作讓她起了很大的戒心:小立子拿出數位相機了!

我很肯定她不知道立子異言堂上有「爛圖」這種可怕的東西,可是她一看到我一直在那邊「啪擦啪擦」的拍她時,知道事情一定有蹺蹊,所以馬上講:「不准拍!」,隨即拿著剛買的「內褲超人」漫畫把我的鏡頭擋住。

清純小玫瑰她也有帶一台數位相機,所以當她看到我猛拍她女兒時,也很高興的拿起了數位相機跟著一起拍。那時,清純小玫瑰說:「來,家和,幫我跟小立子叔叔拍一張。」

「你們兩個離遠一點!」阿肥拿起數位相機忿忿然的說著。清純小玫瑰聽到這句話時一直笑,我則是笑得更大聲,哈哈哈…這小妮子的戒心也未免太高了吧?拍個照是會怎樣?我又不會把她老媽給吃了!不過我到後來還是如阿肥所願,躲在小玫瑰的背後,以著背後靈的模式讓她拍,結果我發現阿肥一直在移動鏡頭,企圖找一個拍不到我的角度拍她老媽。

「靠,阿肥好狠哦,硬是不想拍我,哇咧∼」「哈哈哈…」

過不久,懶人正以著全新的爆帥平頭現身,我們就到拍拍手裡面坐著等朝露娘娘一行人。

看來,阿肥是已經很熟悉這種場合了,所以當我們大人們在閒話家常時,她很安靜的看著她的「內褲超人」,直到朝露娘娘一行人到達時,阿肥才開始有了些許的變化…

■臭小孩大對決

朝露娘娘的小孩們是很猛的,小毛(12 歲)準備要唸國中,是一個很安靜,很有禮貌的小孩;而毛妹的年紀和阿肥很接近(差1歲);最可怕的是年僅5歲的阿牛。

我猶然記得,上一次在拍拍手與朝露娘娘一行人、御史大人(網友)以及另外兩個美女吃飯,阿牛在吃完飯要道別離時,冷不防的給我一記「致命雞雞拳」,把我給嚇了一大跳!

我在唸幼稚園的時候,「玩雞雞」是必定會出現的一個遊戲,幾個小白痴在下課的時候彼此使用「頑猴偷桃」的絕招互抓是常有的事。阿牛的那一拳,肯定是用了全力(藉以表達他對我的「崇敬」),所以這次見面時餘悸猶在。好佳在清純小玫瑰在現場嗆聲:「阿牛,你如果再打小立子叔叔的雞雞的話,我就把你打趴!」,讓阿牛在那天不敢有任何舉動,只能「望雞興嘆」……

如果頑皮的等級分類是1到10的話,那麼小毛的等級是1,阿肥的等級是3,毛妹的等級是7。

阿牛?他的等級是99。

誠所謂旁觀者清,當局者迷,朝露娘娘對自己的小孩管教是沒法度的(特別是有外人在的時候,小朋友絕對特別皮),阿牛也就成了一隻沒有束縛的野馬,在小小間的拍拍手炒飯店裡跑來跑去。這時清純小玫瑰開始斥喝阿牛,叫他乖一點,而阿肥則在旁邊靜靜的看著。

自己的媽媽在罵別家人的小孩,代表自己很乖,而且也很給媽媽面子。相信阿肥是知道這件事的,所以她一直笑笑的看著被「教訓」的阿牛。

「阿牛,你是不是過動兒?」清純小玫瑰這麼問阿牛,可是我在想,可能阿牛根本不知道什麼叫「過動兒」(據朝露娘娘所說,阿牛曾經以為「禮貌」是一種帽子),所以他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考慮著要怎麼回答這個漂亮的阿姨所問的問題。

阿牛很心虛的喝著飲料搖了搖頭,清純小玫瑰又說:「那你就坐好!不要亂動!」

「牛先生,你的桌子前面溼溼的。」阿肥突然併出了這句話。

小孩子會表現自己的優越面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可是阿肥表現的方式超越她的年齡太多。哇靠,這小女生的禮節也太可怕了吧?對一個才 5 歲的小朋友稱呼為「先生」,而且還不是叫「阿牛先生」,這若不是受過很完美的教育,絕不可能有這種表現。(台灣的家長們,你們要小心了,大陸那邊的小學教育這麼強,20 年後,你們的小孩絕對會屎得很難看!)

在這場一對三的比賽當中(阿肥對朝露娘娘三子),阿肥佔了很大的優勢。雖說小毛的成熟度也是我很欣賞的(註:改天有空再寫他),可是她所受的基本教育真的很恐怖。

在飯局吃得差不多的時候,阿牛和毛妹滿天飛,可是阿肥卻在座位上跟懶人正兄拚唐詩宋詞,而且她唸的古詩詞,我泰半都忘光光了(她唸的幾乎都是我高中才在唸的東西)。我還真不知道大陸那邊的小學教小朋友的難度有高到這種程度。

■的士

吃完飯後,娘娘一行人先離開,而我、懶人正、清純小玫瑰和阿肥續攤,找了一個沒有冷氣的地方喝咖啡。那一天的天氣是很悶熱的,連我這種沒在怕高溫的怪物,都覺得坐在椅子上坐到快溶化了,可是阿肥好像習以為常似的,翻著她還沒看完的「內褲超人」,任由我們這些大人嚼舌根。

身為怪叔叔的我,是不可能這麼輕易放過阿肥的,所以偶爾問她一些深圳那邊的生活。藉以得知她是她們班上唯一的台灣人、學校有教北京話和廣東話、採用羅馬拚音學中文字…等等。

然後,為了要讓她加深我的印象,我拿出了我的秘密武器:全彩的PDA。

通常,我是不會輕易讓小朋友碰我的 PDA 的,因為小朋友對那種大小跟 GameBoy 相類似的東西都很感興趣,我很怕我的 PDA 被擢壞,所以很少在小朋友面前拿出來秀。可是我很放心的把 PDA 調到「遊戲」的頁面,讓她玩遊戲。

小朋友玩遊戲的時候,觀看他們對遊戲的反應與行為是個很好的心理觀察法,因為他們都是採用直覺反應去玩遊戲,所以不會作做。

利用教導她怎麼玩遊戲的過程裡,我更加了解阿肥的個性。

阿肥的心理建設已經很完整,獨立而自主(自己住在學校唸書,不自主也不可能),而且當下判斷是非的時間相當的迅速(這是在她玩遊戲的時候發現的)(可是也因為這樣,我在她改玩一個類似迷宮的遊戲時,發現她還無法進行三步以上的推算,所以一直被木乃伊吃掉),對自己很有信心,而且也勇於嚐試(我這是事後才發現的,當時我讓她玩 PDA 玩了快 30 分鐘左右,當她還給我,而我回家之後啟用 PDA 時,發現她居然有去翻我 PDA 裡面其它的程式,而且還進到了「電子書」的選項去看我放在PDA裡的立子異言堂電子報)

雖說她在大陸耳濡目染的情況下,口音已經聽得出來不是台灣腔了(她稱呼「計程車」為「的士」),我也不知道她是否了解她爸爸和清純小玫瑰現在的關係。不過,我看得出來,原本沒有阿肥陪同的清純小玫瑰,是個很好玩、很幽默、很衝、很敢、很奇怪的女人;而當阿肥陪伴在清純小玫瑰身旁時,我看到了一個單單純純的媽媽。

有時清純小玫瑰假裝把阿肥放在一旁當做沒看見,可是阿肥的每一個小動作都會讓清純小玫瑰把焦點擺回來。

還有一點很特別,清純小玫瑰笑起來的模樣,與有沒有阿肥在旁邊差很多,尤其是我站在後面看清純小玫瑰牽著阿肥走過紅綠燈時,她低著頭看著阿肥的那個笑容,不諱言,相當的迷人。

那種表情,只會在對自己的小孩很喜愛的媽媽身上出現。而那一瞬間,小我 3 歲的清純小玫瑰比我成熟太多了。

■十年計畫哦∼

在親眼看到阿肥之後,我還是很無恥的在懶人正的網站上面留言,說我要實行 10 年計畫,照樣稱呼清純小玫瑰為「丈母娘」,更不怕人家笑。

清純小玫瑰能生出這種女兒,還真的像她自己講自己是「歹竹娘」一樣,不知道吃到了什麼狗屎運,讓我們這一群怪叔叔肯為阿肥淘出錢來給清純小玫瑰騙吃騙喝,這小女生前程不容小看,十年計畫絕對值得。

哦對了,由於我稱呼清純小玫瑰為「丈母娘」,所以有幾個人就會故意佔我便宜,說:「你叫她丈母娘,那不就要叫我老丈人了?」

我說過好幾次了,我是個忍辱負重的大便,你有膽,就給我擺明了去追她,真追上了,我絕對心甘情願的叫你一聲爸。

爸爸們,七夕情人節快到了,表示一下吧!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