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3/07/30

■文章標題:[成人童話]吐司與半熟蛋

■前言︰

這一篇文章有點算是「聯合創作」啦,哇哩寫了一小段,我回她一大段。

童話,就表示內有暗喻。

哇哩的「吐司與半熟蛋」指的是發生感情問題的男女。

我的「吐司與半熟蛋」則是回答哇哩我自己的感覺。

不能再明講,明講就不是暗喻了,看不懂最好,反正我也不想你們看懂。

註:這篇文章是先放在立子異言堂討論區裡,被「討論」出來後所發的文章,有興趣看別人回應的可以到這裡看:
http://www.wahahaha.idv.tw/wahahaha/bbs/topic.asp?TOPIC_ID=1305&FORUM_ID=17&CAT_ID=7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異言精華 文章子分類:特別創作
■文章標題:[成人童話]吐司與半熟蛋

作者:小立子

■吐司與半熟蛋之一(作者:哇哩)

「你想幹什麼?跟我說嘛∼」吐司看到煎得不成熟的蛋流出了黃色的膽汁,對他這樣想不開完全沒有辦法法給予同情,一點點也擠不出來,因為吐司十分不解半熟蛋那高不成低不就的行為,只好包著蛋急慌慌地問了起來。

蛋白依然安靜,蛋黃還是汨汨地流著,半熟蛋從被決定是半熟的狀態後就很認命地扮演這種角色。

張開了雙臂的吐司得不到答案,只好吸收了未成熟的鮮黃色,涓涓滴滴地啜拾,等待那顆不成熟的蛋懂事之後來要回他所流失的一切,只要蛋一開口,吐司絕對會還回去的,因為這種東西本來就不屬於她,所以她不會霸佔著不放,她一直曉得,之所以這樣收收款款,只是一時惻隱下的善意表現,和巧取豪奪一點關係都沒有。

吸納的原則很簡單:只要相信半熟蛋會再多加點智慧,他的聰明極限絕不僅止於此就可以了。

-----------

「為什麼我要這麼聰明呢?」半熟蛋突然若有所思地說著,「為什麼我要留下什麼呢?」

一時間他想要釋放出還沒有拘禁的自己,拼了命地揮灑,就希望自己能完全消失掉,船過水無痕,沒有半點遺憾,也就不會有後人跑來爭什麼遺產。

「我要一刀兩斷∼」半熟蛋對天發誓,他要擰乾所有的一切。

只是瘋狂擠壓的時候,身邊的吐司卻因為吃得太好的蛋黃,腫了起來。

--------------
不說了,肚子真餓啊∼
希望擁護美奶滋、火腿、小黃瓜的人不要來扁我。

■吐司與半熟蛋之二(作者:小立子)

「啪嗤∼∼」大廚熟練的把打好的蛋放在鈑子上面煎,做著每一天為每一個不認識的客人煎著蛋的工作。

「喂,大廚,這位客人要一個半熟的蛋哦。」「哦。」大廚在油煙四起的廚房裡答應了一聲。

大廚的早餐店是遠近馳名的,因為他最重視的,就是符合每一個客戶的要求,使得原本只是一個簡單的土司煎蛋三明治可以千變萬化。

「喂大廚,剛剛那個客人說加一片土司就好了。」「哦。」大廚繼續看著蛋的變化。

這個客人是行家,知道半熟的蛋不能加兩片土司,否則在擠壓之下,黃浧浧的蛋黃沁到土司裡,那個味道就難吃了。

土司不甘願的抗議:「那有人這樣的?這樣就不叫土司三明治了!!」大廚沒聽到,把半熟的蛋用鏟子鏟了鏟,再一下子就可以上桌了。

蛋被煎著,沒有說什麼話,因為它也知道大廚的想法,可是土司不懂。

「刷!!」的一聲,完美而精瑩的煎蛋離開了版子,大廚準備拿起土司配上,再送給客人,完成一次完美的表現。

可是土司堅持不要,因為土司覺得這太離譜了,一個好的土司煎蛋三明治就應該要把蛋煎熟、就應該夾兩片土司,怎能說改就改呢?

大廚看了看抗議的土司,也沒說什麼,就拿了別的土司配上,再把黃瓜與美乃滋配好,一道香噴噴的早餐就呈到了客人的面前。

「嗯,好吃,真的好吃。」「謝謝。」大廚的手藝果然不是蓋的,畢竟,能符合大部份客人的需求是很難的,如果自己沒有一些變化,他這個早餐店早就垮了。

有的客人就因為這個大廚而常常來吃;有的客人吃了一次之後也沒再來;有的客人呼朋引伴地來到大廚的早餐店,而且還會出幾道難題來考考大廚的廚藝。

大廚的想法是什麼?他的想法很簡單,來者是客,他願意以交心的方式來對待每一位客人,即使這個客人一去不覆返,他還是保持他以客為尊的想法。

大廚也尊重每一顆蛋、每一片土司的意念,因為大廚總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客人要的早餐,不當下判斷,可能就流失掉任何一個客人。

在午間休息時,大廚蹲在地上邊抽煙,邊望著對面一棟高達數十層樓的五星級餐館,以他的實力,他如果進去,一樣可以成為頂尖的名廚。

大廚大可把店收了,進駐到五星級餐廳裡掌廚,可是大廚不喜歡,他就是愛開早餐店。身旁的伙計有的因為他的廚藝跟了他很久,有的另尋出路,也有的不能接受大廚的「來者是客」的理念而跳槽,無論如何,大廚總會誠心的祝福所有的伙計們可以有美好的生活。

隔天早上,大廚依舊在悶熱的廚房裡快速的完成每個伙計的吆喝,精準的完成每一個客人的要求。早餐店人來人往,就只有大廚與店一直在那,伙計們會待多久?不知道,他這邊的薪水很微薄,撐不住的就走了。

「喂大廚,那個半熟蛋的客人又來了。」「哦。」

大廚知道有些常客喜歡這麼吃,所以他也就做得駕輕就熟,可是大廚也知道,客人不會是永久的,他終有離開的一天,大廚自己也不知道他們離開了之後,還會不會再做出精緻而完美單片土司半熟三明治(其實,這樣也很好吃)

大廚隨手拿起了一顆精挑細選的好蛋,開始了早上忙碌的早餐店生活。

「啪嗤∼∼」

--------------------------------------------------------
好吃與否,沒吃過的人是不知道其中滋味的。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