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3/08/28

■文章標題:只是靜靜看

■前言︰

這一篇又是聯合創作。哇哩利用主角「貓」代表小立子,來表達她對我的關心,我也寫了我的想法回應她。

請享用。

■作者:哇哩、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異言精華 文章子分類:特別創作
■文章標題:只是靜靜看

作者:哇哩、小立子

等車的時候遇到了一隻貓,不知道是不是好友烏龜妹每日拖著三斤重糧食餵養的那隻,白色的,極瘦,但肚上有肉,猜是懷孕或有腫瘤。

剛接下工作時甚甜蜜,老闆怕員工跑掉了於是給的工作量並不大,加上我也不是那種嘴上說「馬上做好」就真的馬上做好,偶爾仍會拖到下班前幾分鐘交卷以致於讓老闆沒時間要求修改;故總能在將近六點等公車的站牌下細細看著那隻白白髒髒的貓。

貓這種動物我不太瞭解,我感覺牠們不太愛被人摸透透的,流浪貓更甚,大概是被陌生人欺負過幾次,於是對於靠近這件事牠們特別容易敏感,只有偶然間會若隱若現於騎樓的機車輪下,咪嗚咪嗚地哭著肚子餓了或身體有點病痛。有時我會看著牠看出了神,以致於公車走掉了幾班都未發現,也讓原本要將近兩個小時才能到家的路,再添一些里程。

近日工作上軌道了,換句話說我已經漸漸被工作量壓著動彈不得,慢慢有了加班的行為,回家已經看不到落日夕陽橘橘黃黃攤軟在淡水河邊帶著我跨過台北橋,終於也是跟大夥一樣頂著星星月亮,在賽車式的BMW公車上大睡特睡一番。

等車的時候我仍會注意那隻貓,如果牠有到站牌附近的騎樓來覓食的話,我會看著牠的行為心裡想著牠的生活狀況。但是卻未曾靠近牠,我們都太清楚了,牠的心思向來就不要別人靠近,是朋友的只能站在一邊看著,或在遠方丟一些食物,時候到了牠餓了自然會去吃,其它的招呼不能太多,一旦多了牠便覺得那是見外,就再也親切不起來。

不知道是等待公車來,還是等待牠向我說能夠幫上什麼忙,我總是站得遠遠的,只是靜靜看......

-----------以下是小立子回應----------

「咳咳咳…」白貓咳出了幾口血。

對一隻以大地為家的流浪貓而言,每一天都在戰鬥,要與人類戰鬥、要與野貓戰鬥、要與惡狗戰鬥,乃至於和城市的險惡戰鬥。白貓自小就一直活在血腥的日子裡,牠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目的到底是什麼,只是牠的生活就一直在戰鬥,一直在戰鬥…

偶而有幾次,牠很羨慕家貓那種優閒的生活,讓主人拍拍牠的頭,天天讓牠玩貓草,可是當戰爭的號角響起時,牠便義無反顧的衝向戰友那邊援助、廝殺。這樣的生活,對一般的家貓或一般的行人而言,其實一點意義也沒有。家貓覺得有一個舒適的起居就好了,而一般的人類則覺得這種一餐渡不過一餐的日子很髒。

其實,有一隊動物頻道的拍攝組,長期追蹤白貓很久了,因為他們覺得白貓的生活夠刺激,而且也很精采,拍下牠的行動,有助於收視率的高漲。白貓對這些怪人類不以為意,雖然知道這些怪人類一直跟蹤牠,可是只要他們不影響牠的日常作息就好了。

有的時候,白貓被惡犬咬到半死不活,拚了一口氣逃回屋頂。牠大口的喘著氣,生命垂危。按照道理,拍攝組的人是不能干涉主角的任何行動的,一切要順從大自然殘酷的法則,可是因為長期的追蹤,有些拍攝組的組員對白貓有一種愛憐之情,想要去救牠。白貓有力氣的時候會把對方喝阻回去,沒力氣的時候也只好任他們「宰割」(白貓不了解,何以他們靠近過來之後,傷會好得比較快,只是白貓很討厭別人靠近牠)

收視率提高了,有些人對白貓很感興趣,聯絡動物頻道,表明想要把白貓養起來,放在收容所裡觀察。

拍攝組的人大吵,有的組員覺得應該要順其自然、生死由天;有的人覺得白貓也該好好安享天年,不要再流浪了。

大家都為了白貓好,都為白貓提意見,可是白貓完全不知道這件事。如果白貓知道了,牠一定不接受任何安排,生命是牠自己的,何以要不知不覺就被「關」進收容所裡?

生活變悠閒,白貓馬上就失去鬥志,動物頻道的節目很可能會被迫中止。製作人在很早就準備了幾隻野貓來當後備,可是大部份的野貓都不若白貓這般生活精采,有的甚至成了家貓,對外界不聞不問,這種節目,拍個一兩集就嫌多了。其實製作人介於理性和感性的掙扎,為了收視率,白貓最好一直戰鬥下去;為了白貓的未來,牠是該休息一下了。

「我們就在遠處幫牠吧,不要讓牠覺得不自然。」製作人這麼說。

白貓很奇怪,當牠餓到爬不起來時,拍攝組的人要餵牠吃東西,牠一口也不吞;可是在白貓必經的路上,偶而會出現一些肉塊,牠聞一聞,有人的味道,考慮了一下,就當做是禮物吞下去 。

「白痴。」別的小組製作人看了紀錄片之後這麼說牠,白貓組的製作人沒有講什麼。

某一天晚上,白貓走到巷口,看到有一個等公車的人正在看著牠,牠認識這個人,因為牠曾經給她拍過頭,可是當這個人要更接近牠時,白貓就會閃開。不是不接受關心,而是白貓不習慣被當做家貓看待。

白貓肚子餓了,隨著夜晚的到來,牠準備表演一場精采的獵殺行動,不是為了收視率,而是為牠自己。

「殺!」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