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3/09/14

■文章標題:宇宙無敵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的笨娘

■前言︰

席拉(2003/9/9 下午 01:08:01)

其實我覺得...
小立子看久了還滿帥的..

笨娘 回覆 2003/9/9下午 02:07:15
什麼滿帥∼
他是「狂帥」!
說錯話∼罰你寫一百遍!

小立子 回覆 2003/9/9下午 02:29:20
哇塞!!我怕了!!笨娘,文章我馬上寫!!
---------------------------------------------------------

笨娘:(2003/9/13 上午 09:53:47)

小立子我來催文章了∼
標題我都幫你想好了:宇宙無敵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的笨娘!

---------------------------------------------------------

我的老天爺,如果我再不寫,難保那一天笨娘把我綁起來吃了!人家是抽筋剝皮,笨娘對付我的話,一定是抽「精」剝「皮」(基於立子異言堂的尺度,小立子我不方便透露剝的是什麼皮)

本來想說最起碼還要再跟笨娘吃一頓飯或喝喝果汁後(小立子註:我不喝咖啡,所以喝果汁),再來寫笨娘的說,可是人家笨娘青春有限,不快點「擠出些東西」給笨娘的話,笨娘會不高興的。

也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很有師奶緣,我這隻小立子常常會在網友聚餐當中被媽媽級的虧,有人說要到我家強姦我、有人說要讓我知道女人的溫潤香軟、有人要讓我脫離處子之身的迷咒…

沒辦法,小立子在下我最大的致命傷就是迷路和三十多年的童子功。要讓我啞口無言,針對這兩點攻擊我最具殺傷力…

靠,此篇文章色羶腥滿天飛…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人物專題
■文章標題:宇宙無敵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的笨娘

作者:小立子

第一次看見笨娘的地點不方便透露,因為那次我只知道有一個風韻猶存的女子跟我打過招呼,事後完全記不起來她長什麼樣子(我連跟懶人正打過招呼的事也忘得一乾二淨)

得到笨娘email的方法也不方便講,因為她誤傳了一個不應該傳給我的email,讓她提心吊膽的打電話跟我耳提面命,確認我「不會寄給當事人」,還為了要堵我的嘴,在留言版上猛說我好帥…

找到笨娘的照片更是一個黑箱作業,不過,這個我可以公開。

牧師(他是網友,不是真的牧師):「小立子!你上次寄過來的email中,有一個email是不是笨娘的?姓石的那個?」
小立子:「對啊,那個好像是她的本名。怎麼,您之前沒有她的email嗎?」
牧師:「沒有啊,不過現在有了,嘻嘻嘻…」
小立子:「您想幹嘛?」
牧師:「不,看她的email address,好像是公職吧?」
小立子:「我看看…(查了一下email的domain)…對,沒錯。」
牧師:「嗯…很有趣,我已經到了她上班的單位的網站了。」
小立子:「哦?哦…(提不起太大的興趣)

莫約三分鐘後…

牧師:「哈哈!笨娘她上班的單位,網站上有照片耶!」
小立子:「哦!真的嗎?(這下子興緻來了,也殺上該網站找尋笨娘的蹤跡,順便找尋有關笨娘本名的每一個網站)
牧師:「ㄟ,立子,這個會不會是她?(傳了一個連結過來)
小立子:「我看看…(把連結點開之後,照片是個團體照)…您說的是不是後面中間,穿黑色衣服的那一個?」
牧師:「我猜也是溜!」
小立子:「您稍待一下,我去問問丈母娘。」
牧師:「好。」

(開始跟清純小玫瑰MSN聊天)

小立子:「丈母娘,請教一下,您跟笨娘熟嗎?」
清純小玫瑰:「還算熟啊,三小?」
「那您見過她本人是嗎?」
「對啊。」
「請教一下,這張照片,中間後排那一位穿黑色衣服的,是不是就是笨娘?」
「我看看…對啊,就是她。你在幹嘛?」
「沒有啦,小的無聊,跟牧師找到她上班的單位,又不小心看到員工旅遊的照片,想說順便看看笨娘長什麼樣子。」
「哈哈哈…拜託,你到我的相簿上去看就有了,還有小笨童的照片捏!」
「啊真的嗎?吃火鍋那個相簿嗎?」
「對啊。」
「原來那個就是笨娘哦?呿∼害小的跟牧師找得要屎要活的咧…」
「啊哈哈ㄏ哈哈…」

(又回到和牧師聊天)

「靠!原來丈母娘的相簿就有笨娘的照片說!害我們像駭客一樣到處找尋笨娘的資料,哈哈哈…真白痴!」
「好好好,真好!」

這就是看到笨娘照片的由來(我相信笨娘看到這一串,一定是張大嘴巴邊笑邊看,而且還有可能順便咒罵我跟牧師)

■宇宙無敵的笨娘

之所以會對笨娘的照片這麼感興趣,是因為她老是在網路上講她說她有多緊緻的臀部、多偉大的「胸襟」,而且超敢開黃腔,把我們這些世紀保守男K得不敢講半句話(當笨娘說她可以把你的「那一根」坐斷時,我不但躲得遠遠地,更沒有男人敢挑戰她所說的是真是假),讓我一直很想看看笨娘她本尊。

通常,我對笨娘的「性搔擾」是能躲則躲,因為有一次在某個網站,有人在討論「那話兒」的大小問題,我半開玩笑的說我是「又高又帥金城武」,結果笨娘馬上在我出現的各個留言版上追殺我,並稱呼我為「立子小親親」,想把我給找出來見見面。

啊娘喂,雖然我知道笨娘是開玩笑的,可是我真的超怕,要是笨娘真的如此狼虎,光用眼神就可能把我吃了!關於性觀念開放這一點,笨娘絕對天下無敵,光是她曾在立子異言堂發表的那一篇「我承認我是大女人」就可略知一二了…

■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笨娘

第一次親眼見到笨娘,是在丈母娘(清純小玫瑰)生日所舉辦的火鍋會上。那一天,她女兒「企鵝娃娃」也有去。

註:差點忘了講,清純小玫瑰的女兒是阿肥,今年十歲,我是開玩笑稱呼她為丈母娘,各位堂友千萬別誤會。

厚,笨娘的身材真的跟她在網路上講的一樣,身材真是「她奶奶的好」,而且腿又修長又漂亮,再加上一頭極為烏亮的長長秀髮,該美的都美到了(報告笨娘,小的嘴巴很甜吧!我可沒有講出妳的年紀、肚子和臉蛋不能見人的事哦!)

一般來說呢,大部份的人在網路上的表現都會和現實面不一樣。我也是,笨娘也是。雖說笨娘在網路上的言詞很辣,可是她在現實面上,算是位個性單純的女人,特別是當她跟她女兒講話時,有時我都會覺得笨娘的心智年齡比她女兒還低。

什麼意思?笨娘會撒嬌。

我的老天爺!都幾歲的人了,跟女兒撒嬌能看嗎?還一臉無辜的表情、還把頭歪一邊、還嘟嘴!真是他媽的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咧!

話說回來,在吃火鍋那一天,我們一群人吃完後還天母喝茶續攤,可是那時時間已經很晚,所以笨娘在我們這群「年輕人」聊天的時候睡著了。嚴格講起來,我覺得那個時候的笨娘才真的有沉魚落雁的感覺,笨娘的頭髮真的保養得很好,在我所見過的網友中,可能只有XXX的頭髮可以跟她拚。所以在笨娘睡覺的時候,我偷看她不少次(特別是她的長髮把臉摭住一大半時真是美)(靠,媽的,我屎定了!)

■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的笨娘

笨娘很厲害,虧人一流。

我是個很容易臉紅的人,通常被虧到時,臉兒馬上紅通通。可是碰到笨娘,那不是紅通通可以解決的,根本就是噴鼻血!

笨娘曾經搭著我的肩,開玩笑的說:「小立子,到我家吧,我來幫你破身!」

笨娘可能不知道,當時我雞皮疙瘩馬上風起雲湧(小立子在下我從來也沒有被女人這麼電過,笨娘能如此抬愛,小的實在銘感五內,畢生難忘…)(他媽的其他人全都沒人性,也不救我一下,只在一旁笑,媽的…)

笨娘也曾經在我面前漸漸地把短裙撩起來,讓我看著那雙可怕的致命爆美腿。

厚,媽的,好在我還有一點仁義道德,把頭給撇過去,否則鼻血老早就狂噴賜候了…(當時我記得笨娘好像有對我說什麼…「小立子,讓妳看看我修長的…」之後她講什麼我沒聽到,因為我已經快暈了)

幸好她女兒沒有在現場,否則我一定會跟她說:「企鵝娃娃,妳媽媽有練過,小朋友千萬不要學哦!」

我不知道為什麼笨娘喜歡看我出糗,可能是因為我沒有經驗吧!碰到這種事都會招架不住,猶其是按照笨娘的年紀來算,她能保有這等身材很不簡單,肯定跟她平常練瑜珈有關(一想到她練瑜珈的樣子,哦…鼻血又開始忍不住蠢蠢欲動了…)

不過,我要替笨娘講一句公道話,從剛剛講到現在,可能有的人會覺得笨娘很花,特喜歡找小處男打牙祭,其實不是這麼一回事。

笨娘也曾經為了女兒努力打拚,也曾經為了買房子同時打三個工,身為一個單親家庭的媽媽而言,笨娘吃過的苦不是我這等愚蠢之人所能想像的。所以她能夠在工作之餘跟我們這些網路神經病見面聊天,把開朗的氣氛帶給大家,我從這一點學到了不少做人處世的道理。還有,笨娘對自己的自信,和對抗男尊女卑的家族壓力等等,都讓我對笨娘有一股崇敬之心。

不過笨娘猛歸猛,就是她對女兒沒輒相傳企鵝娃娃是她最大的剋星,讓我一直想拐騙企鵝娃娃到我的網站,成為立子異言堂的忠實堂友,這樣才能牽制笨娘,以防真有一天被笨娘灌醉而被她給強了,這我可不依!

■亞熱娘護衛隊隊長

有一次我開玩笑的說,我要來當「亞洲熱愛笨娘護衛隊」的隊長,簡稱「亞熱娘護衛隊」。事實上,「亞熱系列」是某個18禁的「愛情動做片」系列,我這麼說只是開玩笑的。

沒想到笨娘馬上就寫了一篇護衛隊的徵召文章po在她的報台上,還找她最強的隨身侍衛「小笨童」,把我的頭移殖在某個無敵鐵金鋼那一類的機器人頭上,好像真有這麼一回事似的…

也好啦,只要您沒有把您家的企鵝娃娃塞給我,硬要我稱呼您一聲「丈母娘二號」,那我就心滿意足了。

報告笨娘,我不是在嫌棄妳女兒哦!我嫌棄的是企鵝娃娃她媽!

靠,媽的,我毀了,下次出門一定要戴貞操帶……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