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4/01/12

■文章標題:鼻血!鼻血!

■前言︰

可能你(妳)有聽說過,男人在看到香噴噴火辣辣的色情鏡頭時會流鼻血。

日本漫畫裡面也常常這麼呈現,好比說男主角不小心看到女主角的藍色內褲時,會噴得滿地都是鼻血。

真有這回事嗎?

我跟你講,這絕對是真的。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無法分類 文章子分類:無法分類
■文章標題:鼻血!鼻血!

作者:小立子

猶記得2003年11月,公司做體檢的時候,部門女同事都很「關心」我的體重是多少。

「蛤∼48.0公斤哦∼好羨慕你哦∼」
「這是有什麼好羨慕的?妳有比我重嗎?」
「臭立子!沒禮貌!」
「什麼?妳比我重哦?不會吧!」
「你還講!」

後來調查了一下,我們部門一共四個女生、五個男生,我排全部門第二輕。

「立子,你是怎麼維持你的體重的?平常看你吃零食也都是照吃,可樂也都照喝,怎麼還是這麼瘦?」

哇,這個要講,那可就年代久遠了。

■鼻粘膜

小的時候在托兒所,我就已經是出了名的鼻血狂噴王,平常沒事揉揉鼻子就會流鼻血;挖個鼻孔也會流鼻血;甚至於打個噴嚏也會流鼻血。我沒在唬爛你,真的是這樣,剛到托兒所唸小班的時候,只要我一流鼻血,老師和托兒所的所長就很緊張,急急忙忙的吧我抱到醫護室,又是棉花又是衛生紙的猛塞伺候,到後來都已經習慣成自然時,大家都見怪不怪了。

「老師,我流鼻血了。」

「哦。」老師把老早就已經捲好的衛生紙團拿給我,叫我自己塞,小小五歲年紀的我也很乖,就拿了衛生紙團往鼻子塞,等到自己覺得不想再塞的時候,再拔掉它。

老媽也知道我的這種怪「病」,特別把我捉去給彰基耳鼻喉科的主任看,這醫師用攝子在鼻孔裡面捅啊捅的、拿著手電筒照啊照的,就跟我老媽講:「你兒子厚,那個鼻粘膜太薄了,所以只要稍有刺激到厚,就會流鼻血。」(他邊講邊捅,我鼻血邊流邊噴,有的血液從鼻子內部逆流到口裡,真他媽的新鮮好喝)

「那怎麼辦?」

「這個厚,沒有辦法醫吶,不過沒關係啦!這又不是什麼病,而且等他長大了以後,自然就會好了啦!」

「希望是這樣啦。」

對對對,希望是這樣,最好是這樣。可是,根本不是這樣!

我這個症狀就一直陪著我渡過托兒所、國小、國中、高中、大學,真可謂是形影不離,居家旅遊的隨身好伙伴呢!

我來舉個例。

雖說我現在常看A片,對日本AV女優的來龍去脈如數家珍,可是我第一次看A書的時刻卻很晚。

我是在國中三年級的時候,才看到了我這一生第一本 A 書(其實不能講 A 書啦,那是一本 A 漫畫),當時我對男女之間的事完全不知其所以然,雖然說我已經知道生小孩的過程是男生的重要部位和女生的重要部位結合,可是我從來也不知道這樣子結合的時候,臉部的表情會爽到那種程度(漫畫總是特別誇張)(一堆「啊啊哦哦」的字,台詞超簡單)

那時有一個同學從他老哥那邊偷了幾本來看,我就借了一本來觀摩觀摩。我同學不知道這本 A 漫是我生平第一本色情漫畫,所以當我看色情漫畫看到流鼻血的時候,全班同學都嚇了一大跳。

我是不覺得有什麼啦,因為流鼻血對我而言已經是家常便飯。

「喂!快來看哦!曹鼎立看色情漫畫看到流鼻血了!」
「幹!真的耶!哈哈哈哈…鼎立啊,有這麼刺激嗎?」
「你完蛋了,曹鼎立,你以後結婚的時候,一定會失血過多!哈哈哈哈…」

我當時傻傻的,以為大家第一次看 A 書一定會流鼻血(只是我是在教室流鼻血,被人家發現罷了),後來才知道似乎只有我才會這樣。

不管同學的嘲笑,按照慣例,我流鼻血就有我流鼻血的處理程序,結果同學又狂笑。

「哈哈哈哈!喂!回來哦!曹鼎立用衛生紙塞完鼻孔之後,又在繼續看色情漫畫!」
「幹!我以為只有漫畫裡面才會看到這種情況!」
「他媽的,曹鼎立,你讓我們大開眼界!」

那一天下課期間,我就在鼻血滾滾、長長的兩條衛生紙團塞鼻孔的情況下,充實的渡過了看色情漫畫的一天。

或許各位會覺得小立子年紀小小就色到這種程度實在不乖,可是我不得不說一句老實話,如果沒有那本 A漫,我可能到唸高中都還是無毛的小男生。

是的,我的發育相當的晚,到國中三年級了還是一樣啥子毛都沒長出一根。如果不是色情漫畫和色情書刊的啟發,讓我得以啟動體內的男性赫爾蒙,我可能到高三都還是無毛小子。

■鼻血傳奇

後來,僥倖的考上了彰化高中,可是很不順利的在高二的時候留級。

在當時,彰化是一個純樸的都市,高中管制相當嚴格,三分頭、黑色襪、卡其褲、學生帽…等等都是一定要給它弄得好好的,在我那個年代,高中翹課是天理不容的事情,一定要記大過的。那更不用說當時「留級生」在我們學校被當做是流氓黑道份子來看待了…

在我唸「第二個高二」的時候,同班同學都知道我這個留級生,一開始,大家都不敢講話,我們的導師是一個生物老師,她也對我們這些留級生很謹慎(很怕我們會使壞),結果我在第一天就給她下馬威:流鼻血給她看(我先講清楚好,那天之所以會流鼻血,是因為天氣熱,不是我們導師長得好看)

她也是嚇一大跳,因為我流鼻血的情況是像開水龍頭一樣在猛噴的。

後來大家也是習慣成自然,因為我有事沒事就會在上班的時候捲衛生紙,他們就知道我又流鼻血了。有的同學還趁這個機會自告奮勇說要帶我去洗手台幫忙清理(說穿了就是不想上課),這也算是一種奇特的福利啦…

後來,高中畢業,又很僥倖的考上了大學。在我那個年代,考上大學的男生,要去成功嶺當45天的大專兵。

其實我到高三的時候就已經很少流鼻血了,可是或許是成功嶺的軍中生活比較緊湊,太早睡又太早起來,造成我流鼻血的情況又重回懷抱。早上洗把臉,用雙手把水潑到臉上,鼻血就隨著水一起流下來了。

成功嶺的學生兵是很幸福的,因為他們不是正式的軍人,所以嚴格說起來,那45天簡直就是剃光頭的大露營而已。所以那些長官都不希望惹事,像我這種「殘兵」,通常還沒出操就被叫出來在旁邊做別的事。

「29號(這是我的號碼)!等一下要執行行軍的任務,你會流鼻血,給我待在部隊分發內褲,出公差。」
「報告是!」

於是,大家在艷陽天下帶槍出操,我則在屋子裡看著洗好的每件內褲上的號碼,按照號碼分發到每位弟兄床上。

「29號!出公差,去打飯班報到。」
「報告是!」

於是,大伙在熾熱日頭下匍伏前進,我則在餐廳仔細的分著每位弟兄的菜量,並在大家吃飯的時候,站在一旁幫人家盛飯。

後來,我們連上的弟兄就叫我「流鼻血公差」。

在當時,我的鼻血可以說是無往不利,說流就流,所以每當有那節課我不太想上的時候,我就用我發現的絕招來讓鼻血流出來。

台灣賣一種糖果叫「黃金糖」,它的造型頗像拉長型的椎狀金字塔,整顆糖果呈黃金透明色,用透明的塑膠袋包裝紙包著,味道很甘純,有點類似糖漿的甜味。我很喜歡吃這種糖果,可是我不敢常吃。平常一次吃一顆是不會有什麼大礙,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如果我一次吃三顆黃金糖的話,不到十分鐘鼻血一定流出來,而且屢試不爽。

所以,在成功嶺受訓的那段期間,我叫老媽買了兩大包的黃金糖給我,讓我在這45天裡好好的給它當我的流鼻血公差。

「他媽的,29號!你是女人是不是?怎麼老是有月經啊?」

我們連上的班長開始嘲笑我。

「29號!你平常有沒有在捐血啊?」「報告班長,我體重過輕,不能捐血。」
「那你的鼻血不就白流了?我看你每個三天少說流了500cc,瘦比巴的…」

沒差,反正我鼻血流習慣了,你怎麼講我,我鼻血還是一樣會流,恁北沒在怕的。

■哦!鼻血!鼻血!

等到我從成功嶺完訓後唸大學,流鼻血的情況就比較少了,因為以前都是在彰化台中一帶,唸書的時候跑到了台北,台北的空氣之差是難以想像的,所以小立子的鼻子就經年累月的鼻塞,把鼻粘膜都塞住了,自然鼻血不再流。

一直到現在,「流鼻血」這擋子事在我的生活當中也漸漸的消失淡去。

我也不怕跟大家講,現在之所以不會常流鼻血的主要原因有兩個,一個是我現在在台北生活,因為空氣差,所以鼻塞很嚴重,自然就不會流鼻血。

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當我看到香噴噴火辣辣的鏡頭時,血液不是只能往鼻子那邊集中…

可是呢,我在網路上跟別人聊天聊到頗色情的限制級話題時,還是會常常跟人家說「鼻血!鼻血!」,很多網友以為我這樣講是在開玩笑,其實錯了,真的太刺激時,鼻子那邊還是會有一陣酸痛。可是由於鼻粘膜被塞住的關係,所以血液無處流,最後會逆流到喉嚨裡,成了「和著血淚肚裡吞」。

2003年,我認識了不少網友,其中有好幾個女網友讓我吞血吞了好幾次。

包括身材爆辣的笨娘、一不小心就講出「大奶搖晃」的清純小玫瑰、一句「好熱哦,現在」就脫掉外套,露出「溝溝」的君君、還有穿了低胸還在那邊摭摭掩掩說「今天怎麼穿低胸的來?」的3.5、大膽把她32F上圍的韻律服照片傳給我的亞特蘭……都會讓我暗自吞血吞淚。

(沒辦法啊,血液只會往上流或往下流,他媽的,我血集中到下面能看哦?多下流啊?)

還有一個女網友呢,讓我噴了好幾次的鼻血。

她穿窄裙讓我噴了一次、在加州陽光穿了件無肩的衣服,露出了粉嫩香滑的細肩,又讓我噴了一次、在MSN上跟我說她穿裙子騎摩托車,結果不小心裙子飄揚,讓一行人看到裙底風光,又讓我忌妒的噴了鼻血、沒事跟我說她上班穿了件包屁股的短裙,隨便彎一下腰就會看到內褲,還說要拍照拍傳我看,結果我還沒看到就流鼻血了(至今那張照片還沒傳給我過)、看著她躺在電動按摩椅上,上半身隨著機器按摩而上下伏動時,鼻血是狂吞的…

有一個星期六晚上,我和這位網友應另一個網友朝露娘娘之邀到朝露她家吃飯,朝露家有三個小孩,最年輕的是年僅五歲的小男生阿牛,當時我坐在朝露的房間裡修她的電腦,被對著我的阿牛和這位女網友則坐在旁邊的床上和朝露聊天。

突然!

「厚!xxx阿姨!我看到妳的內褲了!妳的內褲是X色的!」
「亂講,我的內褲是粉紅色的。」
「妳騙人!」

朝露在一旁大笑,我則是頭也不回的在修朝露的電腦,好像這件事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隔天我開MSN的時候,我把MSN的代號改成了:「幸福的星期六夜晚(小立子)」

妖姬姬,今天是妳生日,祝妳生日快樂。

鼻血!鼻血!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