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4/02/21

■文章標題:小立子笨蛋回憶錄

■前言︰

最近常會回憶起小時候做過或遇過的蠢事,想來也好笑,原來我小的時候就不是一個正常人。

人會隨著時間而成長,當你越成熟時,你越會發現以前做過的事是多麼的不堪回首。要是我沒提,相信也沒人知道我曾經這麼的變態, 要是我沒想起來,我也不相信我是真的大變態…

真希望接下來我提過的事,別人也曾經做過,要不然,我真的會覺得我是怪物…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人物專題
■文章標題:小立子笨蛋回憶錄

作者:小立子

■內褲

在唸國小之前,老媽子從來也沒有買內褲給我跟老二Rodney穿,所以我們從來也不知道「內褲」是什麼東西。

一直到我第一天上國小時,穿著學生短褲(沒穿內褲的)我,也不知道全班就只有我一個人沒穿內褲,那天下課準備放學時,老師把我們集中到走廊點名,叫大家都蹲著,我當然是蹲那種「罩門大開」的姿勢。結果,有一個男同學看到,把手伸進我褲子裡給我來個「頑猴偷桃」,並大笑:「哈哈哈!你沒有穿內褲!」,接著我的同班同學,不管男生女生,全都大笑。

當時的我受到極大的污辱,快氣爆了!當老媽來接我時,老媽牽著我的手,我很生氣的跟老媽說:「媽媽!我要穿內褲!全班就只有我沒穿內褲!」

老媽好像頓悟式的點點頭,喃喃自語的說:「對厚,你沒穿內褲…」

當晚,老媽買了天鵝牌內褲給我和Rodney穿,我跟Rodney如獲至寶般的穿著內褲在家裡跑來跑去,以前穿的短褲就把它丟在一旁,因為,有了內褲,還穿什麼短褲啊?

隔天正好是星期六,不用上課,我跟Rodney在家裡只穿內褲看電視。那時,門鈴聲響起,我跟Rodney衝到門口去開門。那一天,老媽跟一個德高望重的老夫人約見面,那個老夫人的穿著相當的講究,類似英式貴族的服裝,配上一雙帶有蕾絲邊的絲質手套,在看到兩個只穿著內褲的小毛頭替她開門時,她眼睛睜得跟好大,臉上露出相當驚訝的表情!

她說:「請…請問曹夫人在嗎?」

年幼無知的我很天真,跟她說:「媽媽在裡面,請進!」「好…謝謝。」

在我們走向屋子裡時,我說出了我這輩子都記得的一句話,我竟很驕傲的對她說:「妳看!我們都有穿內褲!」

「什…什麼?」老夫人用手把嘴掩住,絲質手套微微的顫抖著…

當我老媽跟老夫人見面時,我只知道我老媽被罵到臭頭,可是老夫人說什麼我聽不太懂,只知道從此我老媽規定「不管在家裡還是在外面,內褲和外褲一定都要穿著」………

直到我唸到國小六年級,我才知道我曾經幹過了什麼蠢事…

■停電了!

台灣的颱風很多,在我唸國小的時候,台灣電力公司的功力很爛,只要碰到颱風下大雨,八卦山上的電就一定會斷。所以颱風一來, 我們家停電是理所當然、稀鬆平常的。

有一次,老爸在醫院尾牙抽中了一個全功能型的大手電筒,前方是超亮的燈泡,兩側有五段式紅黃相間閃亮的燈泡,可以打出修車時的黃燈、緊急求救用的訊號,或是充當警車的警示燈等等,而且它還有一個最酷的功能:可以聽FM電台。在民國69年,也就是西元1980年的時代,有這種功能的手電筒是件很屌的事。

所以當老爸把這寶物拿給我和Rodney玩時,我們高興得要命,天天期待颱風的來臨,好讓這個超級手電筒能夠發揮它的功效。

過了幾個月,颱風真的來了,也真的停電了!

我跟Rodney很高興的把超級手電筒從藏寶箱裡拿出來,召集老爸和老媽在一旁看我們表演,我跟Rodney準備讓它好好的發揮,順便讓老爸老媽聽FM電台的新聞,藉以得知颱風的最新消息。

當我們一切就緒時…

「靠!」
「怎麼了?」老爸問。
「這手電筒要用電線!」
「……」

他媽的,臭手電筒,徹底摧毀了兩個純情小男生的夢想與期待…

■手語

國小四、五年級的時候,我們全家搬到夏威夷住了兩年,期間有不少趣事。

Hawaii是一個種族大溶爐的集散地,各式各樣的人都有,我們班上的同學只有二十幾個,可是全球五大洲的人都有。

隔壁班的女生跟我們班上的幾個小美女同學很熟,常常在下課的時候跑來我們班上聊天。

聊天也就算了,她們學過手語,不過是很簡單的那種,就是用手比出ABC的手語,每當隔壁班的女生在教室門口,不想跟讓別人知道她們跟我班上的女同學聊天的內容時,她們就會用手語把單字拚出來,藉以保有應有的密秘。

有一天,當她們又在用手語「聊天」時,班上的男同學生氣的抗議,說她們在搞小團體,可是女生們根本不理那些臭男生,依然用手語拚字聊天。

此時,我突然把手舉起來,用手語比出了「F」、「U」、「C」、「K」四個字母時,那群女生嚇了一跳,臉嚇得一陣青一陣紅,然後我又繼續拚出「Y.E.S」「I」「K.N.O.W」。

從此,隔壁班的女生若在教室門口要打密語時,我就會被班上的女生壓住頭,直到她們聊完天才會把我放開…

唉…我真不該翻我老爸的書,那本「用手語學會ABC」的英文小手冊,居然被一個年僅10歲的我看懂,而且還學會了怎麼比,直到今天都還記得每一個字母的比法…

■臭腳

在唸國中的時候,我特別喜歡聞我的臭腳,而且喜歡到爆,我還會故意不換襪子,讓腳臭的威力增加。

我這麼說好了,我會把白襪穿成黑的,黑到發亮才想要丟到洗衣籃裡給老媽洗。

跟我住在同一個房間的Rodney是不是也是這樣,我沒印像,可是他從來沒有對我的臭襪子有任何意見,當他看到我拿起自己的襪子聞時,他一點表情也沒有,不當我存在。所以我的腳臭維持了好長一段時間。

直到有一天…

當時我們老家在彰化八卦山,養了一隻小狗叫「小雄」,牠非常的聰明,不但聽得懂我們說的話,更能用嘴巴把綁成死結的狗繩解開,我們都很喜歡牠,常常在一大早(早上五點)起來,帶牠去八卦山上打籃球(我唸國二時)

就在某一天的下午,我坐在花庭的草叢裡,小雄搖著尾巴走過來,我勢順就把腳ㄚ抬起來,牠也順勢聞了聞。

牠聞後的眼神我這輩子都記得。

當我看著牠低著頭、尾巴下垂,默默的離開我,看著牠的背影,怎麼叫牠,牠都不願回頭時,我這才發現,我的腳真的是臭的。

從此,我再也沒讓我的腳臭過。

小雄,我對不起你,狗的嗅覺靈敏度是人類的好幾百倍,我竟讓你墮入了人間地獄,我對不起你,真的…原諒我…

■刮車

在小立子我唸國中三年級(1985年)時,老媽子買了BMW 318i的車,我並不知道BMW是個高級的車子,只知道老媽開車載我們去玩的時候,會有不少友人發出讚嘆的聲音。

當時我們的老家是在一條小巷子裡,車子開不進去,所以那部貴貴的車子就只好停在巷子外。

停在巷子外是還好(當時偷車賊並不多),問題是那巷子外那條路是條爬八卦山的必經之路(公園路),每天都有許多唸彰化國中(也就是我的母校)的學生會從經過我家去上學,星期假日更是有一堆遊客爬山做運動(八卦山上有一座大運動場)

好車停在外面,沒被偷也會被刮,老媽子也沒辦法防,車門被刮花了也只能生悶氣,直到有一天…

我們班上的同班同學在跟我打籃球時,跟我說他星期假日爬山打完籃球之後的活動。

「曹鼎立,我跟你說,每次我上山打完籃球之後,在回家的路上,我一定會玩一個遊戲。」
「什麼遊戲?」
「刮花人家的車。」
「哦?」
「對啊,公園路上有停一部BMW高級車子,藍色的,每次我下山時,如果發現周圍沒有人,我就會在車子上面用石頭寫字,很爽!」
「啊真的嗎?」
「對啊!改天我帶你去,我常常找朋友一起刮!」
「……不要好了。」
「為什麼?」
「我們家也有一部車子停在公園路上,也是藍色的,也剛好是BMW,車子也常常被刮。」
「什…什麼?真的嗎?」
「對啊,最近車子被刮了兩個字『劉』和『正』。(註:劉是這個同學的姓,至於正嘛,不知道,他亂刮的吧?)
「………」

我同學臉一陣紅一陣白,久久不敢講話。

從此以後,我家的車子再也沒被刮過了。

■目前仍被列為笑話錦集的笑話

最後,僅以這個故事與大家分享。

小的時候,老爸特別鼓勵我們去研究大自然,因為他是醫師,他當然希望我們下一代能有一個兒子能繼承他的衣缽,所以從小我們就被允許拿刀子「拆解」動物,而且只要跟生物有關的兒童書,只要我們開口,老爸一定二話不說就買下去。

就在某一本有關昆蟲的書籍裡,我看到了一篇有關蚯蚓的報導,書上說,蚯蚓被切成一半之後,一樣可以活著,而且被切掉的兩半都會各自成長成另一隻成蟲。

我看了之後很興奮,跟老二Rodney一起拿著刀子走到花園外(註:此時我8歲,Rodney 6歲),開始挖起土來。以前的老家座落在彰化八卦山上,所以房子外的小花庭是個生意盎然的場所,各式各樣的昆蟲都有,像蚯蚓這種益蟲也是隨便一挖就是好幾隻。挖起來之後,我跟老弟就開始切了。

果真,蚯蚓被切成兩半之後,一樣能活著,我跟Rodney既興奮又高興!

壞就壞在,小立子在下我從小就是一個實事求是的人,任何事情都會被我以「極大值」與「極小值」來受測,所以,當時小小年紀的我,就想著說「書上說的切兩半是可以切到多細?」

於是,有一隻可憐的蚯蚓就被我切掉一個小小的尾巴,那個小小的尾巴就再也沒有動了…

「厚!原來還是有極限的!好棒哦!我好聰明哦!那麼…」在我小小的心靈裡,我想到了另一種切法…

這一隻蚯蚓就可憐了,我把它直切,從頭部對剖到尾部,結果兩邊都掛了。

過了N年,當電腦終於有網路時,我把我的這個生活故事寫在BBS上,引起許多人的大笑,進而由別人整合,變成了以下的笑話:

-----------------------
甲、乙、丙、丁四隻蚯蚓聚在一起,

甲說:好無聊喔!都沒什麼好玩的...唉...

乙說:簡單!看我把自己切成兩半,就可以玩猜拳了...

丙說:那有什麼!我把自己切成四段,就圍成一桌了...

丁說:唉,你們真遜!我把自己切成六段,來個三打三鬥牛如何啊!

甲說:咦?那隻戊呢...?

乙說:唉…牠死了…

丙說:發生了什麼事?

結果乙說:牠也把自己切兩半....只不過是切直的....
--------------------

沒錯,這個笑話的創始者,就是我本人。

(如果我回想到其它好笑的事,我會在立子異言堂的堂主日誌上面公佈,各位有空可以多去看看)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