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4/04/13


■文章標題:小立子最不願面對的三大殘酷事實之三(01)-空軍防砲兵

■前言︰

2001年,我寫了一篇「統計學三修」,那是我不願面對的三大殘酷事實之一。

2003年,我寫了四篇「小立子最不願面對的三大殘酷事實之二」,講的內容是有關我在美國帶智能障礙營時的故事。

2004年,第三大殘酷的事實,要呈獻在各位的面前了…

是的,我知道,當各位看到這個標題時,各位就知道,精采的又來了…

這次我不知道會寫多少篇,也不知道我什麼候會停止不寫,不過,反正我都願意去講了,各位就行行好,不要逼我太甚,否則…

否則我就不吃大便給你們看了!哼!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天涯行腳
■文章標題:小立子最不願面對的三大殘酷事實之三(01)-空軍防砲兵

作者:小立子

在台灣,當兵是徵兵制的,也就是說,任何一個滿18歲,身體、心理健康的台灣男國民,就得要服上兩年的兵役。

當然地,如果男生年滿 18 歲,可是你考上了大學,大學會自動幫你辦緩徵四年,等你唸完四年大學之後,國家再徵召你入伍;如果你在此時又考上研究所的話,那麼研究所就會再幫你辦兩年的緩徵;同理,你如果又考上博士班的話就可以再苟活兩到三年的時間當兵。可是,無論如何,只要是台灣的男生,到最後都會碰到兵役的事就對了。

我記得高中快畢業的時候,就有抽過一次兵種,當時我抽到的是陸軍。由於唸高中時,全世界的人都認為我沒機會在第一年就考上大學(連我自己也沒有信心),為了要讓自己有更多的機會,我也有去考中正理工學院(軍校)

我記得當時我考上的是「空軍技術士」。

在陸、海、空三個軍種裡,大家都一致認為空軍是最涼的軍種(相形比較下來看,也的確是如此),所以我曾經一度考慮過要唸中正理工,成為國家的忠勇士兵。可是後來經過打聽,我之所以考上空軍技術士,並不是因為我的成績優異,而是因為我的身材。

在當時體重 44 公斤、腰圍 23 吋的我,擔任空軍技術士是再適合也不過的了。因為,空軍技術士的主要工作,就是「鑽進飛機的進氣艙裡進行維修」。

媽的,一聽這個工作就很不爽,所以我決定不要報效國家,繼續考我的大學。

好狗命,大學考上了。等於是給自己判了四年的「緩刑」。

在高中三年級的時候,我曾經接受過體檢,在身高 164.3、體重 44 公斤的體形下,我被判定為「戊等體位」。甲等體位表示身材一級棒,有機會擔任憲兵、海軍陸戰隊等軍種;乙等體位則是大部份的男生會被判定的體位;丙等體位的人服的是國民兵役,而丁等體位者免服兵役。

「戊等體位者,因體位尚未確定,翌年還要再檢查。」

什麼叫體位尚未確認?就是身高或體重在及格與不及格邊緣,處於這種模糊地帶的人呢,要連續接受體檢三年。

好屎不屎,第二年,我體重多了一公斤,剛好適合當兵,於是正式被賦予報效國家的「榮譽」。

我想不想當兵呢?講真的,我並不想,因為我體重實在太輕了,軍中的生活肯定會把我給搞垮,倒不如不當得好。

那,我就應該要好好的控制體重,不讓自己的體重太重才是啊?

各位,我只能說一句:這一切都是命。

我不是沒有想過要「減肥」,而是我算錯了第二年體檢的時間,它比我預計的日期足足早了三個月,收到體檢單時已經來不及了(隔天就要受測),所以怪只能怪自己帶賽…

■跑三千

在大學四年級的時候,兵種重抽,當時我人在台北唸書趕不回彰化,於是老媽代子抽籤。

我老媽說,我前面一號和後面一號抽到的都是海軍陸戰隊,所以當她上台去抽籤的時候,她很緊張,後來當她抽到「空軍」二字時,她興奮得要命!(奇怪,又不是她當兵,她興奮啥屁來著?)

抽到空軍是頗爽的,因為常常聽大學的學長講說,當空軍的都是上下班打卡制,這種涼缺很容易讓當空軍的人胖個 10 公斤退伍。而其他的同學聽到我抽到空軍時,眼中也是露出羨慕無比的眼神。

我個人是沒有什麼感覺啦,因為不管是陸海空,一樣都要當兵,我這兩年一樣要理光頭拿槍大聲喊著「呼哈哈」,當兵就是當兵,過得好不好,一樣都不會太爽才是。

接著,就有不少當過兵的叔叔伯伯提供一堆當兵時要注意的事項,讓我先有心理準備。

「跑步很重要,以前是跑五千公尺,現在是跑三千就可以了,你一定要撐下去。」

大部份的人都是這麼建議的,由於我身材瘦小,看起來弱不禁風,所以長輩們一致認為我不會跑步,尤其是長跑。

呵呵,他們都弄錯了,恁北長跑粉強的。

啊?為什麼我長跑很強?因為我大學的時候帶賽啊!

這跟帶賽有什麼關係?

剛進去大學的時候,一大的體育課是不能選的,所以體育老師給男生的體育練習是什呢?

答案是:跑步。

跑了整整一年,到了大二,大二的時候,終於可以自己選擇想要修的體育課,由於體育課都是兩節課,也就是 120 分鐘,當時我被其他的同學鼓吹,說修「晨跑」的話,只需要上 80 分鐘就可以了。仔細想想,我也不是很喜歡運動,能減少體育課的時間也不錯,於是就跟同學一起選修晨跑課。等到正式上課的時候,我才發現…

幹!晨跑要在早上七點集合,而且無畏風雨的跑!再怎樣都要跑到屎就對了!

靠妖啦!我唸的是文化大學(陽明山上),而我當時住在山下,如果要在七點到山上報到的話,那表示我五點就要起床了!

於是,我渡過了一個學期痛苦的體育課,從此跟那個同學斷絕往來關係(媽的,害屎我了!)

大二下學期,打屎再也不選跟「跑」字有關的課程,盡挑一些女同學比較多的體育課來修。

這個時候,我才知道我帶賽的超能力強到天下無敵。

由於那些「女生多」的體育課是熱門課,所以選修的人一堆。人一多,就要按照年級輩份來排,我就這麼樣被擠掉了。

被擠掉了怎麼辦?很簡單,學校會用電腦幫你亂數選修體育課。

猜猜看電腦幫我選的課是什麼?

「長跑」

暗陰陽腦壹歪!當我拿到體育課通知單的時候,髒話就很順的罵出來了!真他媽的爆衰!人家體育課都可以修到裘海正當籃球老師,我就偏偏要讓一些國術體育老師教我如何跑步,他媽的!這世界真沒道理!

就這樣,文化大學那個小小的體育操場被我踩了兩年。

大三,上學期,我照樣選修我想要修的體育課。

一樣,被刷掉。

一樣,電腦亂數選修。

一樣,長跑。

由此就可以知道,小立子在下我帶賽不是帶假的吧?

好在上帝是公平的,學校規定,同一門體育課不能修兩次,於是我拿了我曾經上過長跑課的證明,去註冊組申請重選體育課。

註冊組用電腦幫我重選,那麼,偉大的學校電腦幫我亂數選修了什麼呢?

啊哈!晨跑!

於是,我又拿出我修過晨跑的證明給註冊組的人看,對方竟然跟我說:「你怎麼這麼喜歡跑步?」

我答:「不是我愛跑步,是貴單位的電腦喜歡罰我跑步…」

「我這輩子還沒碰過這種情況,居然出現必需重選三次體育課的學生…」

我苦笑著,沒辦法,人帶賽嘛!我都已經賽到底了,電腦還能對我怎樣?

「好吧,這些是剩下的體育課項目,我讓你自己挑好了,否則電腦再給你選個『慢跑』,你一定會瘋掉。」

沒錯,如果真派個慢跑課給我,我肯定會倒著跑給你看!

於是,我挑了「彈翻床」(因為我幻想著女同學胸部彈彈彈的美麗風景…)

彈翻床是什麼呢?就是一個人站在超級大的帆布彈簧床上(5 X 5公尺),往上跳10到15公尺的恐怖運動。

猶記得當時考試的項目之一是「要摸到20公尺高的屋頂」。

結果我什麼彈彈彈也沒看到,整整兩節體育課都是在半空中看著別人的頭頂。

你娘的…這簡直是地獄…

無論如何,兩年的長跑訓練不是練假的,經過這樣的摧殘,跑步對我而言不再是什麼困難的課題,所以,在軍中跑步時,我總能在 70 個同連弟兄裡跑到前 5 名。

跑步不是問題,當過兵的長輩跟我告誡了當兵第二項必備的體能,那就是伏地挺身……

(待續)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