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4/04/14

■文章標題:小立子最不願面對的三大殘酷事實之三(02)-空軍防砲兵

■前言︰

知道男生為什麼會常講當兵的事情嗎?我覺得呢,當你受限於一個場地、天天接受「我要愛國」的洗腦宣傳、可以合法的拿槍枝射擊、早晚都要接受體能訓練、放眼望去除了男人還是男人時,這樣的生活要記憶不深刻也難。

不違言,這是當過兵的男人唯一的「共同記憶」,不管你在那裡當兵、什麼時候當兵,都一定逃不過莒光日、站哨、清槍…等的動作,由於有著共同的生活經驗,這也難怪男人老愛提及自己當兵時的情況了。

來,繼續看下去。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天涯行腳
■文章標題:小立子最不願面對的三大殘酷事實之三(02)-空軍防砲兵

作者:小立子

(續前篇)

無論如何,兩年的長跑訓練不是練假的,經過這樣的摧殘,跑步對我而言不再是什麼困難的課題,所以,在軍中跑步時,我總能在 70 個同連弟兄裡跑到前 5 名。

跑步不是問題,當過兵的長輩跟我告誡了當兵第二項必備的體能,那就是伏地挺身。

我記得我唸大學一年級的時候,在路上遇到了一個高中的同學,他高中畢業後就去當兵了,我很好奇的尋問了他當兵的情況,他跟我說當兵很操,以前他伏地挺身只能做20下,可是後來做100下不是問題。

一百下?幹!唬爛的吧!大學時代的我,頂多撐個四十幾下就很猛了,你他媽的可以做一百下?

後來我進入軍中,靠妖,真的做得到。

在新兵中心裡,班長比較體諒新兵,所以每 30 下伏地挺身就可以起立休息片刻後再繼續做,下了部隊之後,是以50 下當做一個基數。

啊對了,我先說一下新兵訓練的事好了。

由於我當的是空軍,而空軍在當時並沒有自己的新兵訓練中心,向來都是「陸軍代訓」。

陸軍代訓會有兩種結果:

1.陸軍會想說,靠,你們這些空軍少爺兵,訓練了也是沒用,放你們自生自滅吧!
2.陸軍會想說,靠,你們這些空軍少爺兵,下部隊之後就比我涼上一百倍,此時不操待何時?操屎你們!

我是遇到後者。

不過呢,早期大學生在考上大學時,男生要到成功嶺受訓 45 天,在我當一個學生兵於成功嶺受訓時,發現一件事,便開始在大學生活當中極力訓練自己,使其成為高手。

我發現軍中狂缺美工人員和電腦打字排版人員,為了要讓自己在任何部隊都能夠成為雞首,大學四年我盡玩這些東西。

所以,每當班長吆喝:「有誰打字很快的?」時,我的每分鐘120字打字速度立刻幹掉一群人。

所以,除了早上三千、下午跑三千、晚點名時伏地挺身外加交互蹲跳要參加之外,其它活動都不用參與(因為有打不完的電腦資料要處理)

聽起來很輕鬆厚?

忘了我是帶賽王嗎?

我是 9 月 1 日進入新兵訓練中心的,當時有交往一年多的一個女朋友綽號叫「圓仔」,她是我在彰化 YMCA 認識的指導員之一,「圓仔」這個綽號還是我屎黨猩猩取的,因為她臉微圓,在大伙替她取綽號時,猩猩不加思索的就叫她「圓仔」,讓她背負這個怪名一輩子(我在這爆個料好了,當初猩猩的綽號也不是他自己取的,他原本希望兒童夏令營的小朋友稱呼他為「馬蓋先」,可是小朋友們的評斷是誠實的,他們說他長得比較像猩猩,怎樣也不叫他「馬蓋先」,於是猩猩從此背負這臭名一世人)

我跟她交往的過程我就不說了,反正初戀總是最甜蜜,卻也是最艱苦的。

她 9 月 25 號生日,那天剛好是星期日,據說表現優良的新兵可以放榮譽假,於是我在兩個星期內把他們可能要花六個月才能 Key 好的資料全數打完,還幫忙整個營製作 A0 尺寸、多達數萬字的教學報告(利用 A4 的紙印出大字,然後拚出一大張的 A0 海報)(不要以為這個動作很簡單,當時的電腦是 386 的 CPU、黑白螢幕、PE2 的時代,不要說 Word 了,連Windows 都還沒誕生咧!)(每次要列印出數十張紙,拚湊成一大張之前,都還得要用計算機在旁邊算個老半天,才可以決定字體大小與一張 A4 紙的字數多寡)(所以,在當時,利用 OAMate 加上 Jetfont 所印出來毫無鋸齒的大型字,對新兵中心的長官們而言簡直是神蹟),除了出操之外,只要我醒著,就一定是在電腦室拚了老命的打字排版。

直到 9 月 25 日早上 6 點,我熬了兩天的夜,就是為了要把連上長官的要求全部弄完,可是經我計算,最快也要到中午才能把資料印完,於是我跟連長說,我中午再放假好了。

連長看著瘋狂列印的電腦,猶豫了好久,說:「不行,你還是要正常放假,你做得太多了,我不能剝奪你的放假時間。這份報告我可以先擱著給營長罵。」

於是,早上7點,我跟一群很少看到我出現的同連弟兄一起走出營外。

啦啦啦的從嘉義搭火車回彰化、啦啦啦的還沒到彰化就先在員林下車、啦啦啦的把圓仔約出來吃個飯、啦啦啦的一起跑去找猩猩、啦啦啦的猩猩剛好要參加人家的婚禮,就把我跟她丟在他家、啦啦啦的我跟圓仔就玩起親親與抱抱的遊戲。

啦啦啦的,我就哭了。

幹,這幾天在軍中拚屎拚活的狂操猛操,為的就是這一天,緊繃的情緒瞬間解放,靠,我他媽的哭得之慘烈的。

然後?然後當然就沒繼續下去啦,否則我怎麼可能當處男當到今天?

當天回部隊,又是進入電腦室進行苦行僧的生活。

隔天,9月26日,我收到了一封圓仔寄來的限時信,拆開來後,看到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們分手吧」。

是的,這就是所謂的「兵變」。

我到現在也還不知道她會提分手的原因,我確信不是第三者,不過我多多少少猜出一些原因,反正事過境遷,我也不想追究了。這也成為我不願談論個人感情的理由,因為這件事真他媽痛到現在還會痛,可是我又不願意因為這樣而去恨別人,所以只好自己一個人靜靜的療傷。

兵變這種事是會讓人發瘋的,當我看完了整封信之後,外表上一點反應也沒有,沒有人看得出我出事了,可是我已經變成了魔,瘋狂的打電腦,不眠不休的把本連和隔壁連一年內的資料全數打完,進度還超前三個月,連上長官爽得跟什麼一樣,卻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我的「工作效率是以往的三倍快」。

就在某天下午,班長把我從電腦室裡叫出來,新兵受訓快要結束了,按照規定,所有的新兵都要有體能受測成績,其中五百公尺障礙是必考的項目。

由於這個項目我沒玩過(沒出操的結果就是這樣),於是我邊著裝邊聽同連弟兄跟我講五百公尺障礙的內容。

首先,要先爬一樓高的高竿、然後衝去翻跳 2.5 公尺的牆、再跑步跳過壕溝、然後走獨木橋,最後匍伏前進越過鐵絲網抵達終點(上述動作當然要一次完成,而且限時)

「29號!你完蛋了!你一定跑不完!」負責測量時間的班長以著嘲笑的語氣對我說(我的號碼是29號)

我哼的一聲,在排長喊開始的叫聲下,與五個弟兄一起跑。

全連120個弟兄,我的成績跑在前10名,班長一句話也不敢吭(因為我跑得比他快)

一如笨娘在留言版所說的,身體輕的確有好處,我體重才 44 公斤,要把我自己拉上鐵竿是有什麼好困難的?以前我手溝得到的地方就爬得上去, 2.5 公尺的牆算什麼啊?更不要說壕溝、獨木橋了好唄?

那一次的「表演」,也是我最後一次在同連弟兄們面前展現體能的秀,之後,由於新兵訓練快結束了,連上長官為了要好好把握這個他們有史以來遇到最好用又最「便宜」的電腦兵,叫我每天直接到電腦室報到。

最便宜是什麼意思呢?人家找你幫忙,多多少少總得要請你吃東西或什麼的吧?當時小立子不抽煙,打電腦又不吃東西(別的新兵出操上課日曬雨淋,為的是造就出戰鬥經驗;對我而言,打電腦等於是打戰,你有看過人家邊打仗邊吃東西的嗎?),所以只要一瓶可樂就可以把我給「收買」了,多爽啊?

啊靠,離題太遠了,我要講的是伏地挺身的說…

來,回題。

話說我在大學時代做伏挺身的時候只能做到 40 多下,可是到新兵訓練中心時,部隊早上練、晚上也練,也就把我的極限拉到50 下。後來,有一天換了一個原住民班長,體能之好的,讓我覺得他雞巴到無以附加。

大伙在做伏挺身的時候,班長是陪著大家一起做的,所以,他做得到,你也要做得到。

當晚,他就給我們下馬威,一舉衝到 100 下。我死撐活撐的做到 97 下就做不下去了,隔天早上痛到連手都舉不起來。可是我不甘心,被班長嘲笑是很丟臉的一件事,於是在電腦室裡,我就很勤奮的狂練,練到那個雞巴班長再也操不屎我。

後來,下部隊的時候,第一天晚上也被下馬威,那晚拚到 200 下伏地挺身,其它同梯的菜鳥弟兄被操到苦不堪言,就只有我全數做完。

當然啦,要比慘,是有人比我更慘,我同梯的弟兄在砲兵連裡曾經被操到一次做 800 下伏地挺身(不要覺得不可能,以前軍中的生活真的就是這麼慘),他們下砲連的第一個禮拜,就有兩個住院,一個是肩胛骨脫臼(伏地挺身做到脫臼,猛吧?)、一個是腿骨折(交互蹲跳玩到骨折,讚吧?),跟現在的兵比起來,真他媽的有天壤之別。

■空軍

空軍有三個大單位,一個是空軍後勤,一個是空軍警衛,一個是空軍防砲。

空軍後勤,就是人稱「空軍少爺兵」的單位,當兵是上下班打卡的,所以我們稱他們為「後勤豬」;空軍警衛,專守空軍基地的地面安全,站哨是他們最大的功能,於是我們稱他們為「警衛狗」;空軍防砲,專門保護空軍基地的空中安全,成天拖著大砲跑來跑去,於是我們稱他們為「防砲牛」。

而我,就是當了兩年的那頭牛。

當我人在新兵訓練中心,陸軍代訓的時間快結束時,部隊會舉辦一場「全員快樂樂透抽」的活動,藉由抽籤來決定你會被分發的部隊。

像空軍後勤那種涼缺,早就在抽籤之前就已經被一些有關係的人士拿掉了,所以我們其他人只能當狗或當牛。

不過呢,擔任空軍警衛或防砲有個好處:外島籤等於是沒有。主因?澎金馬除了澎湖有像樣的空軍基地之外,其它的就沒了,而澎湖籤早就被一些住在澎湖的同梯弟兄自願領走了,所以再爛也是在台灣當兵。

當時換到我抽的時候,我手放進去,拿了一張籤出來,可是當時眼睛是朝著投票箱看的,負責監票的長官說:「喂!不能偷看!」「哦…」

其實我根本沒看到我抽的那個籤是什麼號碼,可是我很乖的重新拿了另一張。

後來我才發現我蠻幸運的,抽到的地點是台中的防砲部隊,距離老家彰化很近,雖說是防砲部隊,可是離家近就不錯了吧?

得知自己的確切地點後,打了通電話給屎黨猩猩,因為他當兵的時候也是在台中的空軍單位當米蟲。

我講他當米蟲是絕對不為過的,他媽的,他當兵時最煩重的工作就是「騎著小車車在高爾夫球場撿球」,每天晚上都固定到逢甲大學的麥當勞吃漢堡看漂亮妹妹,退伍後肥得跟豬一樣,這不是米蟲是什麼?

我在電話裡跟他說我抽到了空軍防砲兵,他的回答是…

「哦…空軍防砲兵哦…有啊,我在我的單位也有看過他們。」
「真的嗎?」
「嗯…立子,空軍防砲兵很…,你一定要撐下去,好好加油!」
「什麼?什麼意思?」
「我會在遠方支持你的,加油!再見!」

他就把電話掛斷了。

後來我才知道,空軍防砲兵,是空軍單位裡最操的兵種,人稱「空軍的海軍陸戰隊」。

靠∼∼∼∼∼∼∼

(待續)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