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4/04/15

■文章標題:小立子最不願面對的三大殘酷事實之三(03)-空軍防砲兵

■前言︰

註一:差點忘了講,我所描述的軍中狀況,是八年前我當兵時的情況。現在完全不一樣了,千萬不要以為現在的軍中世界還是長這樣。

註二:由於立子異言堂的堂友們有其它地區的人,為了某些台灣國防機密的問題,有些描述我會刻意不提或刻意模糊,所以如果各位看到我寫了「這個地方我忘了是什麼地名,好像叫 XX 吧?」的時候,就勞煩大家配合一下,一起裝個傻。

註三:本集後半段有點色,未成年的小朋友請與家長一同閱讀,謝謝。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天涯行腳
■文章標題:小立子最不願面對的三大殘酷事實之三(03)-空軍防砲兵

作者:小立子

(續前篇)

後來我才知道,空軍防砲兵,是空軍單位裡最操的兵種,人稱「空軍的海軍陸戰隊」。

靠∼∼∼

在下部隊之前,陸軍的班長們都很依依不捨我的離去,於是跟我講了很多空軍防砲部隊的事,包括學長學弟制很重(新兵要叫老兵「學長」)(註:現在已經明文規定禁止這種稱呼了,所以學長學弟制已經絕種了)、砲兵部隊如何操如何操…等等,雖說不是嚇唬我,可是我自己也知道要有心理準備。

「啊對了,小立子,我忘了跟你講,因為你是空軍防砲的,所以在下部隊之前,你們空軍防砲和空軍警衛還要到幹訓班去受空軍訓。」

幹訓班?靠…一聽就覺得這個地方很操,這下子完蛋了,沒想到小立子的空軍少爺夢就將要毀在這裡。

「我記得那個幹訓班裡面還有一個『明德班』。」

如果你在軍中犯了錯誤,部隊給你的懲罰是關禁閉(把你關在一個小小的房間,裡面沒有燈,只有一個馬桶,讓你在裡面好好的反省);如果你在軍中犯了很嚴重的錯誤,部隊就會把你轉交給明德班,明德班的操練之可怕,等一下我會講到;那麼,如果你犯了滔天大罪的話,才會被關進軍中監獄。

這樣看來,軍中的懲罰制度其實蠻人性化的,不會一口氣就把你捉去監獄。

我聽到那個幹訓班有明德班的存在,嚇都快嚇屎了,媽的,這下子腫了,我皮不繃緊一點,肯定會大鑊。

那幹訓班在那裡呢?那個地方我忘了是什麼地名,好像叫「貓尾」吧?

於是,在班長們揮淚道別下,我們一群空軍防砲與警衛的弟兄們坐著火車,朝著可怕的貓尾幹訓班前進。

到了貓尾幹訓班的大門口,靠,我都快尿褲子了,牆上貼著大剌剌的「貓尾空軍幹部訓練班」幾個字,旁邊還畫著一隻張牙舞爪的加菲貓(還有一架飛機在加菲貓的頭上),回想起陸軍的班長跟我說的「狂操猛操用力操」的場景,我簡直快暈過去了。

進入了幹訓班,第一天當然是蜜月期,各級長官都很和善,可是每個新兵都戰戰兢兢的,每個人皮都繃得超緊。

隔天,馬上進入正常操練,而我們這群新兵也正式體驗到貓尾幹訓班的恐怖。

幹,貓尾幹訓班的操練真不是人在過的,操到翻掉、操到我們沒有時間寫信求援、操到我們沒時間打電話求救。

有多操呢?容小立子含淚跟大家描述。

早上,班長教我們唱空軍軍歌,由於空軍軍歌的歌詞很長,而且還是兩大段,所以爆難背,我們幾乎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每個早上)坐在教室裡吹電風扇練唱空軍軍歌。

中午吃飯時,由於經費預算過多,上級規定要全部花完,所以牛腩、咖哩、花椰菜一口氣全淋在飯上,而且餐餐都吃這樣(還有一次吃到羊小排)

下午起來,原本是要出操上課的,可是事逢貓尾幹訓班要整修,必需把幹訓班裡有的花草樹木全砍除掉,於是所有的新兵一律戴上工作手套,手持小鐮刀割草。

晚上吃飯,上級規定要比午餐豐盛,於是肉羹湯、烏骨雞湯、牛肉湯輪番上陣,菜就不要講了,每個人的餐盤都推得跟山一樣。

吃完飯了,班長就會帶領全體士官兵到「士官兵休閒娛樂中心」唱 KTV,要不就是電影欣賞(我的株欏紀公園就是在軍中看的,只可惜沒看完就被捉去打電腦)

然後呢,每隔四天的晚上就會舉辦烤肉會,班長就會找一些新兵出來帶活動,活動要是精采,當晚就不用做伏地挺身。

幹,真的好操,操到翻掉(啊什麼?我沒講到跑三千公尺的部份?對厚,我都忘了說厚,在當時,由於貓尾幹訓班不大,再加上這次報到的新兵太多,場地空間不夠,所以就沒有跑步了)

果真貓尾幹訓班的操練真不是人在過的,這種鬆懈軍心的政戰攻法實在太過於殘忍,讓不少新兵受不了折磨而簽下自願役(本人予以嚴厲的譴責!)

在幹訓班裡,唯一不操的單位,就是明德班了。

一如我剛剛所提及的,大家下午都要鋤草作田,鋸下來的草跟樹是一堆接一堆,草叢的搬運是由我們這些新兵搬,而一顆顆直徑20到30公分大的樹呢,則是由明德班的弟兄們負責。

這麼大的一顆樹幾個人搬呢?

答案是一個。

然後,你就會看到明德班的弟兄,每個人各拉一顆樹到垃圾場,一整個下午都在拉(班長還規定不准幫忙搬),看他們一公分一公分的移動那些樹,你就會知道自己有多操……

就在幹訓班的日子快結束時,新兵們不付重望,把上級交待的割草鋸樹工作進度如期完成,上級非常高興,於是…

於是提供加菜金慰勞全體士官兵。

各位知道嗎?這個舉動操屎了打飯班的弟兄,因為他們要在每一個小小的餐盤上堆起五座金字塔的食物,否則食物會分不完。而我也首次看見排成魔術方塊造型的大塊牛肉塊擺在我的餐盤前,害我不知道怎麼下手去吃…

期限到了,來自各地的砲兵、警衛學長開始來領人,跟我分配到同一個營的弟兄,一共有 12 個人。於是,我們正式走進空軍防砲兵的生活……

■插播

在寫下部隊的生活之前,我先插播一下。

因為我在寫這一長串的傳記時,我有請教過一個網友,她從小在軍人世家長大,我問她說,以女性的觀點來看,小立子寫這些有關軍中生活的東西會好看嗎?她說,以女生的角度來看的話,會頗無聊的。

所以呢,我偶而要插播一些奇怪的東西給大家爽一下。

有一句俗話是這麼說的:「當兵兩三載,母豬賽貂蟬」,真的是這樣嗎?

以我個人的經驗來看,百分之百正確。先跳過我當兵的一些生活好了,我們直接來講「性生活」吧!

不知道為什麼,無論是我學長或是我學弟,他們都特別喜歡跟我描述他們的性生活。我在猜,可能是因為他們知道我是純情小處男,所以說了一大串性經驗好讓我多長點知識;要不然就是因為我是一直是一個很好的聆聽者,無論你講多無聊的故事,我還是會做好我相聲答腔的角色(聆聽,是最可怕的攻擊武器),於是,我聽到了不少奇奇怪怪的故事。

在我下部隊之後,學長學弟制非常非常的重,老兵的權力甚至比班長要來得大,所以「學長們」要當神來看待。

我們連上有幾個學長非常的好「粉味」(就是酒家啦!),放假時會大家找一找一起去酒店泡妹妹打炮,收假回來時,就會捉著我講這次的貨色如何又如何。有一天晚上,他們帶著我們連上的中老鳥去見識見識一下場面,後來在站哨的時候,那個中老鳥就跟我說他看到的情形。

「厚幹(註:這是他的口頭譂)!我第一次到那個地方,他媽的真的全部都穿薄紗,厚幹!」
小立子:「那薄紗裡面有穿嗎?」
「當然沒有空啊!厚幹!一覽無遺!厚∼幹∼」
「那不就流鼻血了?」
「什麼流鼻血啊?那些學長的動作真他媽的低級,厚幹,我快看不下去了!」
「什麼意思?」
「舌頭伸出來在那邊舔來舔去的也就算了,有一個學長更可怕,那個小姐是一個一個轉抬的嘛,厚幹,有一個新的小姐坐進來,她可能是上一桌喝酒喝太多,一坐下來就拿著垃圾筒開始吐,厚幹!」
「哦?」
「然後那個學長就幫她拍背啊,等那個小姐吐完了之後,學長也不等那個小姐清理一下,就直接把嘴湊過去親了!厚幹!真噁心!」
「……」

還有一個故事也是在站哨的時候聽到的。

學弟:「學長,你知道嗎,我第一個女朋友之棒的!」
小立子:「我可以不聽嗎?」
「她哦,身材不是頂好,可是比例很勻稱,皮膚好到他媽的爆滑…」
「……(手上拿著57式步槍,靜靜的看著遠方)
「然後,她最完美的地方,就是她那裡的毛,厚∼完全不需要修就是完美的倒三角形,所以她穿丁字褲的時候,簡直是一氣呵成!」
「……(我開始檢查身上的彈閘,有一股想把子彈塞進槍裡扣板機的衝動))」
「然後我跟她做愛的時候,她的聲音真是………(嗶∼談論內容超越尺寸,給予消音處理)……」

他講了他前女朋友的毛快半個小時,我都快瘋掉了,最後,他跟我說:「學長,你還是處男厚?」

「對啊?怎樣?」
「聽我講這些,溼了沒?」
「溼你媽的頭啦!」

■插播中的插播

講到這個「溼」呢,我不得不另開一壺來好好的講一下。

在我當兵的部隊裡,依照任務而分成幾個班,其中有分文書班、勤務班、駕駛班…等等,而我是屬於文書班的兵。在當時,文書班有一句口頭譂是「哦∼都溼了∼」。

雖說文書班的工作是處理文書方面的事,可是每一個兵上面都有一個軍官在盯,所以平常壓力頗大的,為了要紓解壓力,我們常常玩一種很無聊的遊戲,那就是:「從後面捉緊對方的腰部、並用跨下用力撞對方的屁股」(註:褲子可沒脫),然後被撞的人就要配合後面的假裝浪叫,撞完了之後,後面的施暴者就會問前面的:「溼了沒?」,前面的就要很溫柔的說:「哦∼都溼了∼」。

很變態厚?

這遊戲本來不存在的,可是自從我下部隊之後,有一天在搬運東西時,有一位學長不小心把我撞倒在地(撞到我的屁股),學長很緊張的問我說:「小立子!你有沒有怎樣?」我答:「報告學長∼我都溼了∼」。從此以後,這句話就變成了文書班之間互相開玩笑的口頭譂。

然後我又因為愛玩,故意在學長面前搖屁股,有一個大膽的學長就把我抓住用力撞,其它的弟兄大笑;等他撞完轉身時,我也冷不妨的抓住他的屁股猛力頂,又惹來一場大笑;最後,我跟那個學長到處捉人又頂又撞,然後大家玩得不亦樂乎。

是的,真正的變態魔就是我…

■母豬與貂蟬

話說回來,當兵的人是不是真的都會變成性饑渴?基本上算是,可是我個人持不同的看法。

記得有一個剛到部隊報告的菜鳥學弟,由於他體能很差,所以被操得很慘,我算蠻照顧他的,教他怎麼樣正確的使用手臂的力氣來做伏地挺身,以及跑三千公尺的時候該如何調整自己的呼吸等等,讓他日漸進步,所以他很感激我。有一天,他第一次放假回來後,第一件事就是把我拉到一旁,說要好好謝謝我。

「你謝我幹嘛?」

「小立子學長,謝謝你教偶怎麼做伏地挺身,並且告訴偶無論如何都要撐下去。」

「這有什麼好謝的?我只是看你被操很可憐,幫你一下而已。」

「沒有啦,學長,因為偶放假回去後,偶就去找偶的女朋友,她說偶的做愛能力變強了溜!」

「……(他媽的,原來是因為這個在謝我哦?媽的,我他媽被兵變都沒在講了,你在我面前講你女朋友?講女朋友也就算了,你還在一個處男面前講你做愛能力很強?)

「如果沒有學長教偶厚,偶也不會變得這麼厲害,學長,今天晚上偶要多做20個胡地挺森。」

「隨便你啦!(他媽的,為什麼總是會有男人跟我講他們的性史啊?靠!我真他媽的生氣!)

其實呢,當了兵之後,男人並不會把母豬當成貂蟬,而且我相信男人的性技巧也不會因為當了兵之後變得更好。

可是有一點很重要,當了兵之後,性需求「應該」會變高(註:我要再強調一次,這個講法只適合我當兵時的情況,現在當兵的人實在太輕鬆,有體驗過每天 100 下伏地挺身的兵種越來越少了)

我們純綷就能量學的角度來看吧,一個人在軍中,天天都跑三千公尺、天天都要伏地挺身,一個月過後出來放假五天,這五天完全不需要跑步和伏地挺身,那我問你,他儲存的這些能量要發揮到那裡去?

當兵嘛,不就是為了保家衛國?啊如果訓練了良好的體能,不能拿來攻打敵人,那只好把良好的體能打在愛人身上囉!

很合理吧?

這一個論點呢,那個從小在軍人世家長大的女網友親口證實了這件事。

當時她男朋友(現在是她老公)也是空軍防砲兵,而且是 5 字頭的(註:我是空軍第 623 梯的軍人,俗稱 6 字頭)(5 字頭的空軍防砲兵是經歷過最操時代的兵),所以他的悲慘程度在我之上好幾十倍。

當我在 MSN 上跟她講說我將會寫到「母豬賽貂蟬」的論理時,她打了一長串的「對對對對對對對對對!」。

「男人當了兵之後真是可怕,什麼地方都能做。」
小立子:「沒辦法,體力沒地方發揮。」
「連公廁也可以做。」
「嗯?妳怎麼知道有人在公廁就做起來了(註:我曾經有耳聞)?」
「…」
「該不會您跟他……」
「是。」
「哇靠!」
「而且還被一個老揮呀罵,說為什麼我們不去開房間。」
「哈哈哈哈…老頭子怎麼發現你們在公廁做那擋子事的?做得太大聲了嗎?」
「是。」
「強!好強!」
「現在很平常,可是在我那個時代,到公廁做是很時麾的事。」
「是是是,您說得是…」
「後來還是有開房間。」
「哇……(她老公在軍中一定很操,太多能量消耗不完)
「一開始的時候,他叫我幫他找他的軍帽。」
「什麼意思?難不成,他把軍帽丟在地上,妳彎下腰去撿,然後就……」
「是。」
「請代我向學長致上最高的敬意!他真是典範中的典範!」
「好,我一定轉達。」

(註:妖姬姬,這個女網友妳認識哦!噗!)
-------------------------------------------------

猶記得,有一位學長要退伍的時候,他跟我說了他退伍前最大的夢想,就是「帶小立子去粉味開房間」。

恁北抵屎不從,說什麼也不去,到最後我買了一把軍刀給他當贈禮(早知道我就不該送他軍刀的……媽的…我每天 100 下的伏地挺身和跑 3000 公尺的體能啊…你們就這樣白白的流逝掉了∼∼)

-------------------------------------------------

回題,下部隊,空軍防砲營,我來了……

(待續)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