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4/04/16

■文章標題:小立子最不願面對的三大殘酷事實之三(04)-空軍防砲兵

■前言︰

漸漸的走向殘酷的回憶裡去了…更…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生活階梯
■文章標題:小立子最不願面對的三大殘酷事實之三(04)-空軍防砲兵

作者:小立子

(續前篇)

回題,下部隊,空軍防砲營,我來了……

男人和男人之間在講當兵的事呢,最琅琅上口的就是「怎麼被操」。

在以前小學有體罰的時代,我這個年代的人被打是很稀鬆平常的。在軍中,執行的是鐵的紀律、愛的教育,所以打人的事件沒有,可是體罰的話一定有,而且多到爆。

在我訴說這些被操的經過時,我必需再強調一次:現在的軍中生活已經不是這樣了,就把我所說的事情當做一個笑話吧!

軍中有一句話俗話:「不打勤、不打懶、專打不長眼。」,在軍中不懂世面不知輕重的,一律被稱為「天兵」,像我這麼聰明可愛的小立子,當然不會是這種人,可是,在學長學弟制的壓力下,再長眼,也一樣會被無所來由的罰到。

猶記得第一天到部隊時,學長們給我們這些菜鳥的第一句名言就是:「菜不是你的錯,可是菜就是該死。」

之前我就說過了,空軍防砲部隊是空軍單位裡面的「海軍陸戰隊」,此言完全不假。而在空軍防砲營裡,分別以嘉義、台中、澎湖名列前三操。排行第一名的嘉義空軍防砲部隊更被賦與「皇家空軍」的名號而揚名天下。

好屎不屎,在貓尾幹訓班裡同一連的弟兄呢,剛好有兩個好弟兄分別被派到嘉義和澎湖,至於我嘛,各位有看前面的文章就知道,小弟在下我排行第二:台中。

我怎麼被操先不講,先報告一下另外兩個弟兄的經歷吧!

在澎湖,蒼蠅很多,所以中午吃飯的時候,就要派幾個菜鳥學弟拿著蒼蠅拍趕蒼蠅,於是,學長們想出了兩個遊戲…

1.電風扇:

學弟拿著蒼蠅拍轉圓形揮舞,由學長訂定慢速、快速、自然風三種等級(自然風,就是忽快忽慢),當學長喊「快速!」時,學弟手上的蒼蠅拍就要快速轉動(並轉出聲音);當學長喊出「慢速!」時,就要揮出無聲但有風壓的境界,接下來,就是學長秀出超快的Rap唱腔,在那邊「快快快、慢慢慢、停停自然快快快!」的恐怖舞曲…

2.隊伍大集合:

收集51隻蒼蠅,找出最大的蒼蠅當連長,然後由學長下令:「稍息之後呈集合隊形∼稍息!」

學弟們就要用手快速的排出5 x 10的長方形隊伍,並把「連長」放在隊伍的中間正前方,限時完成,否則伏地挺身伺候。

「稍息之後呈講話隊形∼稍息!」

蒼蠅連快速的排成ㄇ字形、連長位置不動,可是每一排的排頭蒼蠅要是該排最大隻的,一樣,限時完成,否則伏地挺身伺候。

「稍息之後兩兩前進唱軍歌解散!稍息!」

蒼蠅部隊乖乖的兩兩並排、配上學弟們英勇震天的軍歌,兩兩相依的跳進垃圾袋…

嘉義皇家空軍有一句名言:「手痛操手、腳痛操腳、頭痛操全身。」

我那個同梯的弟兄在貓尾幹訓班拉單槓時只能拉三下,由於我身體輕,所以在直上直下的條件下可以拉 12 下(直上直下的意思是指身體不能晃動,只能靠手臂的力量把身體拉上去,如果用身體晃上去也算的話,那我可以拉到 60 下)(不要不相信,當初文書班和駕駛班打賭對嗆,各派一個菜鳥比賽,我被學長強烈「建議」要用命去拉單槓,如果輸了,後果不堪設想。於是我是真的忘了痛苦、拚了老命拉了 60 下,從單槓上面跳下來的時候,手一部份的皮還黏在單槓上,隔天連拿筷子的力氣也沒有)

而他老人家在下部隊之後,不到10天,就可以直上直下拉滿分(18下)

怎麼練的?學長教他「吊豬肉」。

拉不上去沒關係啊∼你就捉著單槓不要下來,把自己當豬肉吊啊∼吊的時間不久啦,一個小時就好。

當他打電話跟我講他可以拉滿百時,我他媽的打屎也不信,可是沒辦法,他是皇家空軍,我不得不信。

再來,換我了。

我身體輕,所以跑步、伏地挺身、拉單槓都是我的強項,可是我卻敗在伏地挺身(臥撐)上。

伏地挺身很好玩,特別是「一下、二上」的時候,我就毀了。

班長喊「一!」,一群菜鳥就強姦地球,身體和地面距離不到一公分,全身的平衡就要靠那兩隻手臂撐著。

然後,班長就到樹蔭下去抽煙了。

抽完煙、走回菜鳥群前面、整整頭髮、挖挖鼻孔、調調腰帶,再不急不徐的喊「二!」。

這種操法對我而言並不困難,難就難在,班長要看到每個人地面上有七滴汗。

靠妖,我是最不會流汗的人,再熱再操也不會滴出汗來,每每看著其他的弟兄做不到兩下,地面就是一灘水時,我多麼希望我可以吐點口水來假裝我流汗啊…

另一個我最怕的東西,就是刺槍術。當時我們部隊拿的槍是 4.3 公斤重的 57 式步槍。4.3 公斤並不是很重,可是換算成我的體重比例來算,那把槍的重量是我體重的十分之一。相對比較起來,我玩起 57 式步槍就很累人。

「喊一的時候,左手握槍柄、右手握槍拖,左臂打直將槍枝往前刺,槍枝與地面平行………一!」

刷的一聲,每個人的槍都往前刺,並帶上一句「殺!」

厚!有人殺聲太小,班長不爽,於是叫我們保持這個姿勢不要動。

然後,班長就到樹蔭下去抽煙了。

抽完煙、走回菜鳥群前面、整整頭髮、挖挖鼻孔、調調腰帶,再不急不徐的喊「二!」。

「等一下!小立子!你的槍枝沒有與地面平行,你那個角度是60度,其他人休息,小立子重刺。」

「一!」

我愛我的槍,我愛我的槍甚過於我的生命,因為我的槍可以保護我,它為我奮勇殺敵,我要好好保護我的槍……

除了刺槍術是我的弱項之外,還有另一個體能訓練讓我吃足苦頭,那就是丟手榴彈。

沒錯,只要是「與自身重量無關的體能訓練」就是我最吃虧的地方,每次丟完手榴彈,就會看到我在那邊做伏地挺身。

來,先插播,講點別的,等一下再講回來。

■酒

每個月呢,部隊都會有一個晚上是加菜狂歡夜,平常規定不能喝酒,可是那一天晚上可以,喝花酒成性的學長們在那一天肯定是大喝特喝,雖說部隊提供的是啤酒,可是學長和長官們自己會帶別的酒來喝,所以瓶瓶罐罐琳瑯滿目。

我在唸大學的時候號稱「一口醉一杯倒」,酒這種東西對我而言是很可怕的飲料,既難喝又傷喉,可是我喝酒的表情是學長們最喜歡看的娛興節目,所以一定會找我拚酒。

喝不喝?不喝?不喝就是不給面子!

好吧,喝了。

才一杯?不行,再喝!

我還曾經被營輔導長灌過「潛水艇」,就是兩種不同的酒混合在一起,小杯的酒杯斟滿高濃度酒精的酒,再放進大杯的酒杯裡,然後一口喝光。

我喝不到一半就吐了。

開玩笑,喝到吐就是不給面子,那天我就被學長輪番「敬酒」以示負責,而小立子就只好喝喝喝,再衝去外面的垃圾筒吐吐吐,吐完了,再走進餐廳裡面喝喝喝,然後再出去吐吐吐。

所以,每個月加菜的那一晚,我都吃不到什麼東西,只有滿嘴的胃酸可以吞。

到最後,我練就了「沒酒量有酒膽」的神功。

要敬我酒是嗎,學長?好啊,學弟就跟您敬,咱們就不要敬一杯,我們直接敬一瓶吧!反正小立子吐酒沒在怕的,吐完了再跟學長敬!

■色

講到色,上一篇講過了就不再多寫,我在這邊要講另一個軍中很特別的奇景。

有一本書在軍中很紅,那本書叫「愛情青紅燈」,很多學長超愛買來看(不知道現在是不是還是這樣),這本書談的東西很…很俗吧?裡面儘是連國中生高中生都看不下去的那種愛情短篇小說,然後每一集愛情故事好像名字改一改就大同小異了,可是學長們超愛看。

為什麼愛看?這本書很奇持,厚達 200 頁,其中有三分之一是「筆友交誼區」,就是上面有一堆自我介紹的男男女女(有的人還有貼照片),然後希望大家跟他們交個筆友什麼的。

學長們就特喜歡翻那些有照片的女筆友,如果提到的興趣是「唱歌、跳舞,看星星」就會興奮到無以復加。

然後,就會叫我幫他們寫情書。

「要把我寫好一點哦!」有一位學長邊吃檳榔邊對我說。

於是,在我的妙筆生花下,一個滿臉麻花,嘴歪齒斜的人,可以被我寫成「具有曠野風味的男人」;而一個以「幹你娘」為口頭譂的人,可以被我寫成「談吐豪放至情至性的真男人」,我真他媽的可以把地球寫成火星了…

■悲慘回憶大放送

下集預告:空軍防砲營之所以會操的原因、小立子屁屁被捅真實錄、小立子慘遭阿魯巴的心路歷程、小立子被判七個死刑的真相…

(待續)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