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4/04/17

■文章標題:小立子最不願面對的三大殘酷事實之三(05)-空軍防砲兵

■前言︰

他媽的…寫這一段真是痛苦,媽的…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天涯行腳
■文章標題:小立子最不願面對的三大殘酷事實之三(05)-空軍防砲兵

作者:小立子

(續前)

於是,在我的妙筆生花下,一個滿臉麻花,嘴歪齒斜的人,可以被我寫成「具有曠野風味的男人」;而一個以「幹你娘」為口頭譂的人,可以被我寫成「談吐豪放至情至性的真男人」,我真他媽的可以把地球寫成火星了…

■悲慘回憶大放送

■空軍防砲營之所以會操的原因

上一集我所描述的事都是真人真事,接下來我所要描述的,則是聽人家說的,由於我自己沒有辦法去證實,所以事實的真相是什麼,我也不是很清楚,各位可以當做一個傳言來看待。

這個故事是從一位老士官長那邊聽來的。

我的空軍梯次是 623 梯,而他是 007 梯的,足見他在空軍單位待了多久。他所待的單位比我高一層,我是營級單位,而他是指揮部單位(相當於陸軍的旅級單位)(看不懂就算了,軍中單位不用太在乎),我在軍中擔任的是電腦兵,所以所有相關的電腦資料我最清楚,有一天地到我們營上進行視察,我則在旁邊提供他所需要的資料。

他邊檢查,邊跟我聊天。

「小朋友,你幾梯的?」
「報告長官,我是623梯的。」
「呵呵呵,我是007梯的。」
「哇!學長好!哦不,學長長長好!」
「你知道嗎,我以前也是在你這個營區當士官呢。」
「啊是嗎?」
「以前的空軍防砲其實是很涼的,比空軍後勤還要涼。」
「真的嗎?」

他開始跟我描述空軍防砲的奇怪歷史。

在以前,空軍防砲部隊是全空軍最輕鬆的單位,輕鬆到什麼程度呢?輕鬆到我這個營的學長們可以養雞養鴨養豬種菜,年底的「戰鬥總檢」就是在拚「誰養的豬比較肥」,生活之愜意都讓人不想退伍。當時郝伯村北北是三軍的司令,而他都會到各地軍事單位去視察。

有一次,他和一群長官到澎湖去視察部隊,當他們到達澎湖的空軍防砲營區視察的時後,郝北北嚇了一大跳:所有的砲都沒有保養、每座砲的砲管沒有按照正確的角度擺設、有的砲管甚至還有生蛌熔{象。

更扯的是,他發現其中一座砲管裡面竟然有鳥巢(裡面還有小小鳥)

他快氣炸了!

正他想要找人出來罵的時候,有一個天兵從營房面走出來,穿著內衣和夏威夷色彩的運動短褲(軍中規定運動短褲要是純黑色的,不准穿別的顏色)(海軍陸戰隊則是穿紅色短褲),看起來才剛睡醒,他邊抓胸口邊問郝北北:「你誰啊?」

郝伯伯勃然大怒,除了嚴辦這些失職的士官軍之外,更下了一道指令:從此空軍防砲部隊每兩年就要到東港實行實彈射擊訓練。

實彈訓練不是開玩笑的,這等於是空軍防砲部隊的聯考,考差的部隊就還要留下來受訓一個月,我們空軍防砲稱這個為「下東港」,而這個也是每一個空軍防砲兵的惡夢,因為在東港裡,天天都在測試、天天都要被檢察官監督,只要一不小心被扣個一分,你他媽的就等著吃大便吧!

從此,空軍防砲部隊就變成了空軍裡最操的單位。

「怎麼樣?很幹吧!」
「……」
「最慘的就是澎湖了。」
「為什麼?」
「唉?你以為到東港實彈射擊的砲可以跟別人借嗎?」
「意思是…?」
「意思是他們下東港的時候,就要把所有的砲全用船帶到台灣、再坐 24 小時的火車慢慢的推到東港、再接受地獄般的訓練、再進行實彈射擊、再坐24小時的火車慢慢的推回去港口、再把砲用船載回去。他媽的,光用講就很累!」
「……」
「幹不幹?」
「報告長官,這是您的資料。」
「很幹厚?哈哈哈…」

媽的…

另外一個會操的原因,來自於學長學弟制。

現在軍中強調沒有老弟新兵、學長學弟的分別,而且也明文規定不准用學長學弟這種稱呼來打招呼。

在很早期,抽到空軍的人是要當三年義務兵的(陸軍的義務兵是兩年)。原本這樣的規定並不機車,反正大家都一樣當三年,這些義務役的兵也都不會太誇張,可是就在空軍梯字推到 500 梯左右的時候,國防部更改了空軍義務役的兵役年限成為兩年,可是沒有溯及過往。

這下子幹了,媽的,我比你早入伍,可是我卻比你晚退伍,這像話嗎?

於是,學長開始變得很雞巴,天天看這些比他菜卻可以比他早退伍的新兵不爽,於是各式各樣奇奇怪怪的要求就出現了。

什麼都不用講,你有沒有看過一個兵叫班長罰站的?為什麼班長要聽一個兵的話?因為班長比他菜,就這樣。

也因為這樣,「學長」的等級瞬間由普通人變成了神,神到什麼程度呢?

在軍中,「紅軍」指的是最接近退伍日期的老兵,而「黑軍」則是第二接近退伍日期的老兵,紅軍的威力有時強過於軍官。

我舉個例。

「早點名,大呆!」
「有!」
「二呆!」
「有!」
「紅軍!」
「報告排長,他在綁鞋帶!」
「好,三呆!」
「有!」

綁鞋帶?那位紅軍還躺在床上睡覺呢!

早點名完就是跑步,跑步完就是掃地,掃地完就是集合吃早餐,集合前按照慣例還是會點名。

「大呆!」
「有!」
「二呆!」
「有!」
「紅軍!」
「報告排長,他在綁鞋帶!」
「好,三呆!」
「有!」

是的,那位紅軍還在睡。

吃完早餐,休息一下,全體集合正式出操,出操的時候,又要點名。

不騙你,那個紅軍還在「綁鞋帶」。

一直到中午吃午餐,又是集合點名。

「大呆!」
「有!」
「二呆!」
「有!」
「紅軍!」
「報告排長,他在綁鞋帶!」
「搞什麼啊?紅軍綁鞋帶綁這裡久哦?」
「……(沒人敢講話)
「三呆!」
「有!」
「你等一下拿一份餐盤送到寢室去給紅軍吃!」
「報告是!」

怕了吧?這就是我們偉大的紅軍,真他媽超紅。只可惜到我這一梯的時候,這些如傳說般的事實就已經被國防部的「精實計劃」給拿掉了,害我沒有機會享受躺在床上等著人家送菜的殊榮…

■小立子被判七個死刑的真相

在剛退伍的那幾年,我一直不敢喝酒(就算有喝,也只喝一兩口),因為我背負著不少的秘密。

我在軍中文書班擔任的是「收發兵」,我所待的單位是營級單位,營級下面有三個連要管,所謂的收發兵,就是收集部隊軍官所發行的軍事命令,對上提出呈閱報告、對下提出頒佈指令。也就是說,政戰官、後勤官、教育官、醫官、營長副營長、輔導官、軍事官……所有官字輩的軍事命令都要經過我的手。我除了要紀錄每一個命令的概要內容外,更要判斷這份軍事命令是要對上還是對下的(因為用的軍事關防印會不同)。更高一層頒佈下來的命令也是要經過我的手來分發給各個對應的軍官,所以我的桌子上會有大大小小快兩百個不同的印章,一張紙少說要蓋上十來個不同的印章,如果忙起來,我就變成了神奇的章魚。

既然所有的命令我都看得到,那麼,屬於「密」、「機密」、「極機密」的文件,我也一定會經手到了。

在退伍前,我特別翻了一下相關的資料,想看看如果把知道的機密全講出來的話,大概會被判到多重的刑罰,結果是七個死刑和一百多年的牢。

感謝上帝,我現在已經全部忘光光了,所以就算喝醉亂講也不會出事。我唯一記得,而且可以公開講出來的,大概就是我看到某個軍官寫的防砲戰略報告吧?

當時空軍防砲部隊用的砲是四○走砲(砲管直徑 40 公分),這些砲的主要功能,就是敵軍的飛機飛到我方的空軍基地投炸彈時,必需把對方打下來。可是這種砲老早就過時了,砲彈飛出去的高度根本打不到飛機,打了也是當煙火來看罷了。

明知砲爛,還要寫出好看的戰略報告,他這軍官怎麼寫呢?他說:「當敵軍試圖攻擊我方基地時,我方空軍防砲部隊所擊發之砲彈具有強力的喝阻作用,在爆炸的火花下,敵方心理受到擊大的打擊,太過於恐懼而失控,導致墜機。達成我方悍衛空軍基地的首要任務。」

這長官是寫科幻小說的嗎?(我邊蓋印章邊想這個很嚴肅的問題,並且想像敵軍失控的表情……)

啊什麼?為什麼我把這個秘密講出來?嘿嘿嘿,在我退伍的時候,四○走砲就準備被淘汰了,現在空軍防砲部隊用的根本不是四○走砲,所以講了也沒差,啦啦啦∼

■小立子慘遭阿魯巴的心路歷程

阿魯巴是什麼大家知道吧?不知道的話自己用搜尋機去查,我不多述。

在我們部隊有一個奇特的習俗,每當有新兵到部隊報到時,那些老兵學長就會在第一天的晚點名時,在新兵面前展示學長的權威。下馬威的方式就是「捉中菜鳥去阿魯巴」。

靠,第一天下部隊的時候,我還以為那只是學長們笑笑鬧鬧的遊戲,可是每當一梯比我菜的新兵到部隊報到時,我才發現學長們執行阿魯巴的順序是按照梯次來的!眼看著被阿魯巴的梯次漸漸的往我推進,仔細算算,小立子要被阿魯巴的大限快到了,我開始進入恐懼的日子。

那位第一個被阿魯巴的中菜鳥學長,體型身材跟我差不多,以前曾經在洗澡的時候被一群學長捉起來,學長把牙膏塞進他的屁屁裡面擠牙膏。以前在洗澡的時候,那些學長早就想玩玩可愛的我,可是他們都說「時候未到,你還不夠老」,幹,我他媽的嚇屎了。

終於,比我大一梯的學長在新兵面前也被捉去阿魯巴了,大我一梯的學長在被阿魯巴後痛苦的回到隊伍裡,他邊摸重要部位邊跟我說:「小立子,我終於變成中鳥了,下次換你。」

靠,媽的,屎定了…

過了幾個星期,當我在蓋收發文時,我看到上級單位的「新兵撥發通知令」。是的,又將有一批新兵要來部隊了,我看著即將被執刑的日期,眼冒金星。

「小立子,你有空嗎?」
「有,報告學長,有什麼事嗎?」
「我記得你的假都是排在第四批嘛,對不對?」
「是的學長。」
「我能不能跟你換?我第四批那幾天有事。」
「哦…好啊,學長,沒問題(事實上也不能說不好)。」

於是,我在新兵報到的那天晚上放假。

哇,沒有阿魯巴到我耶,那怎麼辦?學長們還是要執行這個下馬威的習俗啊,結果小立子放假去了,怎麼辦?

等我放了五天假收假回來,大我一梯的那個學長過來對我說:「幹∼」
「怎麼了?」
「他們沒有『阿』到你,又把我『阿』了一次。」
「蛤∼」
「幹∼」
「學長,對不起,我請你喝飲料好了。」
「過來,我要把你捅到溼透!」
「報告是!」

於是,我很幸運的躲過了一次。

可是,各位別忘了,我是個貨真價實的帶塞王。

什麼是帶賽王呢?帶賽王就是,這一次你躲過了,下一次就會被加倍討回來。

擔任收發兵的我,需要騎摩托車從本單位到上一層單位領取公文,由於台中港那邊的路很大條,通常都沒有車,像我這種騎摩托車技術不是很好的並不容易被車子撞到。

好屎不屎,有一次,後方有輛車子在超我車的時候切進太急,對方的車尾撞到我的摩托車車頭,摩托車轉了 360 度迴轉後掉到排邊的大水溝,而我則在地上滾了好幾圈。

當我爬起來時,心中想著:靠妖,摩托車是跟營輔導長借的,完了!

不知道什麼力量,我竟把那輛重型機車從大水溝裡拉上來,並檢查摩托車的損毀情況(好在,只有後視鏡破了)

「你有沒有怎樣?」

女車主下車來看我的傷勢,而我直到那時才想到要檢查自己的傷勢。

靠,媽的,兩隻手掌移位了(跟手腕呈現奇怪的角度)(暴痛的!)

「是我撞到你嗎?」

我苦笑:「小姐,妳要不要看一下妳的車尾?凹了一個洞耶!」

「那…那我賠你錢好了。」她從皮包裡拿了兩千元給我。

接下來,不知道是什麼力量,讓我撐到騎回部隊、把摩托車停好、把公文放在該放的地方、兩腿夾住手掌用力把手掌給扭回來、走到醫療室,跟醫官說:「報告醫官,我出車禍了。」,然後就倒下不省人事。

晚點名時,身上滿是紗布和繃帶參加晚點名。

「學長,你怎麼了?」看到滿身傷勢的我的學弟們在問,我跟他們講了出車禍的情況。

「那她賠你多少錢?」

我他媽一定是個大白痴,在車禍現場拿著她給我的兩千元時,竟想: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車禍,應該要好好慶祝。

於是我退還一千元給她。

「幹!學長!你是白痴哦!」
「啦啦啦∼」
「媽的!怎麼會有這麼白痴的學長啊!幹!」
「啦啦啦∼咬我啊∼」

接下來,我就被捉去阿魯巴了。

他們還特別找了有顆粒的樹幹,用力的來回拉,還對著樹幹轉一圈。

媽的…差點變成雙截棍…

■小立子屁屁被捅真實錄

來吧!真正刺激精采的來了!請各位坐好,準備接受我最悲慘的回憶吧!

我有好幾次在文章裡說我「前面和後面都是處男」,其實我說謊,我的屁屁早就淪陷了!

啊∼幹∼超不想講的!

在軍中的生活裡,我的生活過得不是很正常,白天要出操上課,晚上要做文書工作到凌晨兩三點,再去站兩個小時的哨,等到下哨時,剛好是起床時間,於是早點名後,再去跑三千公尺,然後白天又是出操上課…

這樣的生活我過了好一段時間。

有一天,我在便便的時候,發現便便裡面有血漬。

本來還不以為意,可是每次便便都有血的時候,那就真的可怕了。

打了通電話給老媽,老媽很緊張,因為我爺爺就是直腸癌掛掉的,如果這是遺傳,那小立子的時日也不多了…

於是,老媽在放假的那段時間,陪我到醫院掛號,找了直腸科的醫師權威來幫我看診。

主任醫師很溫和的問了我的情況,老媽子則跟他說我便便上面的血是什麼顏色的(因為我在家裡也是有血便)

「好,那我們來檢查一下,褲子脫下來。」

靠…媽的…不會吧…以前老爸書上講的「肛門指檢」真的要實現在我身上了嗎?

我乖乖的把褲子脫下來,側躺在病床上,主任醫師戴上醫用手套,塗上凡士林,用兩指把我的洞洞掰開,他的手指就「噗滋」的捅進去了…

你娘的,搞什麼?這是什麼感覺啊?以前只有東西跑出來,這次是有東西跑進去,他媽的…

「我要找看看你有沒有痔瘡哦!忍耐一下。」

操他媽的幹!醫師你在幹嘛啊!當我的肛門是鼻孔嗎?你在那邊挖什麼挖啊!?小心我用力夾斷你的手指哦!

「嗯…沒有發現問題說…」醫師把手指伸出來,把手套脫掉丟到垃圾筒。

呼…鬆了一口氣…媽的…你再挖我就砍人了…

「傷口可能在比較深的地方,我看我要用直腸鏡仔細看一下。」

什…什麼?直腸鏡?

醫師拿出了一根巨大的金屬圓棒棒,開始在棒棒上塗凡士林(MIB 有沒有看過?那個記憶消除棒知道吧?這直腸鏡比它粗!)

「來。」

「呼滋」的一聲,冰冰涼涼的硬物鑽進了我的小屁屁。

「哦∼」一陣涼意電遍全身,我不禁意的叫了一聲,那金屬大棒棒隨意的探看我的私處…

「……沒看到傷口說…」醫師找不到流血的傷口。

幹,我快暈倒了,趕快給我抽出來!

「鼎立,我要往前挺進20公分裡面看了哦!」

哇靠!什麼!別開玩笑了!

「嗚哇∼」(暗陰陽腦壹歪!趕羚羊草枝擺!更營養大雞排!)在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時,那根又硬又粗的棒棒,就這麼直挺挺的深入我的體內,我把舌頭伸出來用力咬著,那棒棒還在那前進後退、左搓右揉,陣陣猛力的插入把刺激感從肛門直衝到腦門,絲毫不給我喘息的機會…

「呃…醫師?」
「怎樣?」
「我可以叫嗎?」
「沒關係,你叫,你叫。」

我本來想叫的,可是這有違我男性的尊嚴,於是我緊抿著下嘴唇,任那醫師對我做出這麼猥褻的抽插動做…

---------------------------------------------------------

所以各位,我看 A 片只看日系的是有原因的,因為歐美片的 A 片,不管怎麼做,都會做到捅屁屁那一段。每次看到那一段,我他媽的屁股就會怪怪的,以前老跟人家講說「我不喜歡看到重要部位的毛是金色的,所以我不看歐美片。」,實際上,真的原因是這個。

嗚……親愛的女性網友們,妳們會不會因為這樣而不愛我了呢?

嗚……我不是一個純潔的處男…嗚嗚…

(待續)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