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5/01/30

■文章標題:三十美

■前言︰

這一篇文章答應人家要寫答應很久了。

最近的工作超忙,忙到我必需要用120%的精力去做,結果讓異言堂荒廢了好長一段時間。

在各位看這一篇文章之前,小立子希望大家能用一種平常心的心態去看這件事。像我,我個人並沒有任何立場,我只是以著一個記者報導的角色來描述這件事。

至於你們覺不覺得我有愛心,我不在乎,我的表達方式不需要你們贊同。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生活隨筆

■文章標題:三十美

 

-----本 篇 作 者 ----- 小立子>> 查看作者其它的文章



在2004年10月的時候,我跟從來沒見過面的網友 Sandy (女)、菲比(女)一起到澎湖玩,那篇「巴拉普普星佔領澎湖」的文章,寫到現在還沒寫完。不過,我跟 Sandy 和菲比倒是成了還算要好的朋友。

隨著以前的同事「光頭」的加入,我們四個人成立了「巴拉普普同鄉會」,主要主旨就是要做一些有意義、有成長的搞笑事件,不若平常只是出去到處玩的「帶賽黨」(註:這又是另一個組織,也是我發起的)

有一天,Sandy問我們說要不要去掃狗大便,我還以為她是開玩笑的,後來發現她是認真的。

她知道一個在桃園附近的一個私人流浪狗收容中心,在她與對方接洽之後,她很努力的想盡一份心力,於是想找我、光頭、菲比一起去幫忙當義工。

小立子在下我是很喜歡動物的,別說掃狗大便了,人的大便我都處理過(請用這個搜尋機 找「小立子最不願面對的三大殘酷事實之二」,自己慢慢看),這種為動物服務的事我當然沒問題。

第一次的邀約我沒去,因為那個星期六日,剛好彰化的教會找我回去教青少年團契,所以只有 Sandy跟光頭一起去。

光頭回來後,跟我描述現場之慘況,真可謂是狗屎無所不在。

第二次的邀約,就在 2004 年的 10 月 31 日,巴拉普普同鄉會正式到桃園報到,開始進行清掃狗場的行動。

這是一個私人的流浪狗收養中心,負責收養的人,被稱之為「三十美」,也有人叫她陳媽媽。三十美的背景我並不清楚,只知道她自己立下宏願,要照顧流浪狗,而她的家人也支持她做這件事,於是三十美替這些流浪狗找了一個暫時的收容地:一個廢棄的工廠場地。

這是這個工廠的外觀,由於它是「廢棄」的,所以土地所有權也不是三十美所擁有,只是呢,前一位擁有這土地的人呢,他也是非法佔有這塊土地,然後前地主因為逃債而放棄這塊土地,因此這個工廠變成了三不管地帶(聽說屬地方政府還是中央政府所擁有,問題是公家機構對這塊土地「沒興趣」),剛好可以讓三十美利用這個場地來當臨時的收容中心。

先前聽光頭講三十美的私人狗場很大,而且狗屎滿天飛,要打掃的話一定要有心理準備。我是沒被他嚇到啦,因為大便對我而言一點也不陌生,我也不害怕,再加上小立子我的鼻子常塞住,要聞到什麼味道也是頗難的,所以我秉持平常心到達現場當義工。

不過,一進去狗場裡面也還是嚇一跳,狗真他媽的超多,少說 150 隻(可見養狗養一段時間就放棄的人還真不少)

首先跟我們巴拉普普同鄉會見面的狗狗,叫「鱸鰻」(台語的「流氓」),牠先是對我們叫了幾聲,然後看到我們穿上雨衣跟雨鞋後,便停止吼叫了,因為牠知道我們是來幫忙的。聽 Sandy 說,三十美收容的流浪狗,有很多是被主人凌虐到很悽慘的情況,所以對人類失去的信任心,而在三十美的愛心帶領下,牠們重新對人類有了信賴感。

我重申一次,由於這個地方是廢棄的工廠,所以不可能供電或供水,所有的物資全部都是義工自己帶來的。包括負責供水的運水車義工、負責狗食的狗食義工(就近收一些餐廳不要的肉塊、或跟一些狗飼料的廠商尋求贊助等等)、以及負責清掃環境的打掃義工(也就是我們)

 

當我走進去狗場裡時,每一隻狗都非常的友善,因為牠們知道我們是來幫忙的,在跟牠們打完招呼之後,我的第一個動作就是拿著掃把跟畚箕衝到「大便區」去。雖然狗場沒有硬性規定狗狗要在那邊拉屎,可是狗狗自己會到一個場地「集中處理」,於是,你一眼就可以看到什麼地方是「廁所」。

或許是上一次 Sandy 跟光頭努的結果吧?聽他們說,這次的「量」比上一次少很多,雖說只有我一個人在清,可是一消一個小時就清完了(或許是光頭跟 Sandy 嚇到了吧?在我清掉大部份的便便之後,才發現只有我在地雷區很快樂的跟大便為伍)(啊,我知道了,一定是因為他們知道我喜歡大便,所以特別留給我處理的吧?)(媽的咧…)

清完了後,運水車到了,開始把一桶桶的水搬到狗場裡,對整個狗場灑水。這是第二步驟,水桶裡的水都是有加消毒水的,為的是要在清洗的時候,儘可能做到殺菌的功效。

我對場地有幾坪不甚了解,只知道整個地面好像洗不完似的,一直刷一直刷,狗狗也很「識趣」的隨著水流轉移陣地,靜靜看著我們掃。

三十美在跟我們一起打掃的時候,也同時講了她對流浪狗的想法,好比說,只要有人通報某個地方有流浪狗,如果被捉去的話,會被安樂屎的話,她會立刻衝去把流浪狗給救回來。

她會固定帶這些流浪狗打預防針,也會帶生病的狗狗去看病,而且對狗場裡百來隻的狗狗命名。我覺得她最厲害的事呢,就是她記得每一隻狗的名字。

第三步驟,吃晚餐。

這次很幸運的得到一家狗食廠商的贊助,大伙把飼料分別放在不同的區域,以防狗狗之間會因為搶食而打架,三十美在餵食時,會大聲叫:「呷飯哦!媽媽帶晚餐囉!呷飯哦!」,然後一堆狗全都搖著尾巴圍在她身旁。

呵呵。

三十美有一點很堅持,凡是進入她狗場的狗狗呢,她一定會先把牠們去勢,不管公母。她的理由是,不能讓狗狗的生產增加狗場的負擔,還有,「淨身」是為了牠們好(這一點我個人不表達意見,我不贊成也不反對,我會在文後說明清楚)

對我們這些第一次來當義工的人呢,三十美講得很清楚,她絕對不會把收養中心的狗送出去給別人養,因為她不能忍受她的狗狗再次被遺棄,不過,其它跟她比較熟的義工有跟我們聊到,其實她是擔心我們因為一時的衝動而帶回去養,如果真的有心,她還是會把狗狗送給你的。

吃完晚餐,開始給水,這些狗狗好像很熟悉這樣的流程,都不會喝剛剛灑在地上的消毒水,都會乖乖的等到可以喝的水送到水籃上之後再喝。

整個打掃的行程大約是這樣,講起來很簡單,可是做起來很累。

我們四個人跟三十美還有其他的義工休息聊天時,當然會彼此提及自己的背景,以及為什麼會來當義工的理由等等,基本上,大家共同的信念是「愛動物」,然後在這個信念之下,各自執行自己可以負責的部份。

好了,打掃的事我講完了。

接下來,是另一件事。

就在 2004 年的 12 月 4 日晚上,有人在狗場灑了汽油放了把火燒,燒屎了不少隻狗。這則縱火新聞有在電視上報導出來,這對當時的三十美而言,簡直是雪上加霜。

工廠不是她的,她再怎麼講也不是合法擁有,如今有人放了把火燒(不管是什麼基於什麼原因),事情搬上抬台,那些流浪狗勢必要換到別的地方去。

於是,新場地的找尋至今仍是一個大課題。

好了,這件事我也講完了。

接下來,是我自己的想法。

■散彈槍與彈導飛彈

我上台北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新人類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裡,擔任遊戲雜誌的編輯,當時新人類資科技是由一個叫「豆花堡主」的人主領的,他在雜誌上面寫的文章,以及他的視野,是我想進入這家公司的主因,當初第一次看到豆花堡主本尊時,我幾乎是以著看到偶像的情緒跟他打招呼的(那時立子異言堂根本還沒誕生)

有幾次,他會跟我們編輯群聊一些心得,其中有一個我覺得很玩味。

他說:「男人逛街,跟女人逛街的方式差很多,男人是彈導飛彈、女人是散彈槍。」

他的意思是,男人通常都是決定了要買什麼東西,才上街去買,所以常常很快就能把東西買完就回家,像彈導飛彈一樣,確定了目標就一擊命中;可是女人買東西是不確定的,本來想逛街買個口紅,回來時卻發現口紅沒買,反倒是買了一堆衣服褲子香水皮包…等等,等於是散彈槍,擊中什麼就是什麼。

豆花堡主並沒有歧視女性的意思,他要表達的是,有的時候,做事情也可以分散彈槍式或是彈導飛彈式,只是你要自己看清楚場合。

這一篇文章算是Sandy希望我寫出來的,我也很自願要寫。

可是我忘了跟 Sandy 說,我寫文章並不定會是以著幫助的角度來寫,我甚至有可能是採用反對的態度來寫這篇文章。三十美的信念與熱誠,我百分之百贊賞,可是她對狗狗的處理方式我不一定贊同,所以我寫這一篇文章的時候,是很掙扎的。

現在之所以會有不少私人的流浪狗之家,是因為公家機構的流浪狗管理部門,是有「數量控管」的,也就是說,如果收容的流浪狗在某一個期限內沒有人要領養的話,就讓牠「安樂歸天」。這件事讓很多保護動物的人士不贊同,於是自己發起宏願來解救這些生命。也有不少人士想請政府相關單位改變這樣的做法,可是按照數量來看,主人拋棄動物以及動物自己的生育力,遠遠超過政府機構可以負擔,如果不做數量控管反而會被拖垮。

只可惜呢,這塊領域,向來不是政客有興趣的範圍,而對這塊領域很熱心的人士,也沒有人願意跳出來當政客去改變這一切。

所以,政府做政府的,私人做私人的,只要不會有衝突,大家相安無事,相信彼此都有個完美的結局。

所以呢,我就會常常收到人家 mail 給我的「散彈槍」,好比說「台中某個小妹妹急需有人捐腎,請用力轉寄!」,或是「我朋友的小孩得了難以治癒的怪病,請慷慨捐囊!」這一類的信件。

如果是醫療方面的問題,我會回信給那個寄給我的人(寄給我的人都不是當事人,懂吧?),說:「我老爸是小兒科醫師,或許可以幫忙介紹醫師,你要我幫這個忙嗎?」

我常常得到這樣的回答:「我不認識他(她),我只是轉寄而已。」

在這種情況,我都會把這種信件當做垃圾信處理:砍掉。

奇怪,我搞不懂,為什麼你要寄一個你自己都沒參與,或是根本無從找到此事是真是假的 email 呢?我常到 ettoday.com 的「新聞追追追」看內容,有太多太多的這種信都是老早就已經解決掉,而大家還在努力轉寄的案子。

奇怪,我更搞不懂,你轉寄,自己什麼也沒做,你是怎樣?轉寄之後,你的良心會比較好嗎?還是你把這個負擔丟給了那些你轉寄出去的人了?

不尋求真實情況就轉寄,我說難聽一點,你就是垃圾信的生產者!

好了,我講完了,回來講三十美。

目前看到我寫到這裡,大家也知道這件事的情況:目前需要一個新的養狗場。

一如前言所說的,我個人不表達意見,我會怎麼做也與大家無關,不過,如果你想知道更詳細的內容的話,歡迎自行到最後面的網址去看個究竟。

你贊不贊同三十美的作法,與我無關;我贊不贊同三十美的作法,也與你無關。

反正我這把散彈槍已經打出去了,會擊中幾個人,不是我能控制的。

如果你想轉寄這封信,我請你仔細考慮一下,你可以做的事不是只有轉寄而已,流浪狗之所以會發生,跟「人」有關,要改,就要從人的層面去改。與其自己做,倒不如找個能人,想出一個很好的解決方法,讓公家機構來做。

我們缺的是智者,不是超人,這是我的想法。

■想知道更多有關三十美的事,請看下面連結

米克斯樂園首頁:http://www.bee.twmail.cc/
討論區連結:http://teacher.fths.tyc.edu.tw/~bee/cgi-bin/leoboard.cgi (內容在私人保育場專區內)
另一篇網友針對三十美而寫的文章:http://teacher.fths.tyc.edu.tw/~bee/cgi-bin/topic.cgi?forum=13&topic=120&show=0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