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3/02/09

■文章標題:來罵我吧,童姥姥!

■前言︰

一聽到消息,馬上確認,心中感慨無限。

童姥姥的妹妹,妳可能不認識我,沒關係。

立子異言堂全體堂主、副堂主已得知訊息,特此致意。

敬請節哀,並煩請通知公祭時日,小弟必親自前往。

立子異言堂 堂主 小立子(曹鼎立)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人物專題
■文章標題:來罵我吧,童姥姥!

作者:小立子

[C4Y]卉:你認識童姥姥嗎?
小立子:認識,可是她失蹤很久了
[C4Y]卉:我剛去她的留言板,有一個說是她妹妹的人,說童姥姥死了。
小立子:真的假的!?
[C4Y]卉:不知,給你網址。
小立子:好。
[C4Y]卉:
http://www.pacificnet.net/%7Ecpf/evalin/file/msgbook.htm

(後來我去確認)

小立子:靠,事情鬧大了,好像是真的。
[C4Y]卉:好可怕的感覺。
小立子:好,那我廣發英雄帖,請大家去查,如果是真,我會有所表示。
[C4Y]卉:oh...好啊,查到記得跟我講。

■童姥姥的欠罵電子報

我記得我認識她,是因為參加沒格的網友歌唱會,間接而認識她的。由於我們這幾個人都算是當時魅力站推廣個人電子報時的老成員之一,所以雖未算熟,多多少少都知道對方的「名氣」。

後來,童姥姥開了一個「童姥姥的欠罵電子報」,一開張就拿我開刀,罵得我狗血淋頭,於是我特別寫了一記回馬槍給她,而這一篇文章還在立子異言堂網站的「瘋狂下載」的版面上可以看得到: http://www.wahahaha.idv.tw/wahahaha/misc/20000225.htm

也因為如此,我們在ICQ上面碰面的時候,除了互相猛力幹譙之外,其它事情完全不聊。

童姥姥:「破功了沒?」小立子:「還沒啊,怎樣?」「你想當處男一輩子是嗎?」「還沒找到好洞啊,不行嗎?」「啊∼找不到了啦,都這麼老了,還不知道什麼叫魚水之歡,是男人嗎你!?」「我可不想學妳,見人就開腿。」「哈哈哈…本姑娘可是矜持得很。」「放屁!誰不知道妳是半點朱唇千人嚐?賤倫!」「那你要試試看嗎?」「不要,我不跟醜女人玩」「你也不拉個大便自己看一看,你有資格挑哦?」「我是沒資格挑,可是妳也沒資格被我挑。」「那好,你的小雞雞就孤獨一輩子吧!」

我們的聊天內容大致上是這樣。

基本上,除了彼此展現出最欠罵的一面之外,我對她的記憶僅止於此。

後來,漸漸得知她的工作習慣跟我很類似,都是那種工作到天亮才會覺得是在上班的怪物。也得知童姥姥這傢伙的學歷嚇死人:雙碩士學位。那時和另一個網友傑維恩還會聊到她,我們還針對這一點嘲笑她「空有學歷而沒有高薪」。

講著講著,我就衝去她的網站留言:

童姥姥!!好久不見了!!沒想到妳還活著!! 套一句本大爺的老話,去吃大便吧!

立子異言堂 堂主 小立子

童姥姥回了留言:

他爺爺的死小立子,你這丟人現眼的傢伙也還在啊真不簡單。瓦哈哈哈哈!我上次去遊戲基地宣傳了你的丟人行徑,人家說「人類真是一種奇妙的動物啊!」我覺得他太含蓄了,應該說無恥才對。

至今,我仍不知道她所說的「丟人行徑」是什麼,否則,我一定會引發另一場大戰。

■雨

很巧的,當我得知童姥姥過世的消息時,天空開始灑下冷淒的雨。

當然我滿心不信,可是留言版上的話看起來又不像是假的(雖然我知道以童姥姥的個性來看,她要耍出這種賤招也是有可能),為了確認,我找了好幾個認識童姥姥的人打電話去詢問。

哇哩打電話回來回報:「她媽媽接的,伯母她們也是剛剛才知道消息。」

心冷了一半。

飛鳥玲子打電話通知:「立子,是真的。」

童姥姥有氣喘的老毛病,哇哩說童姥姥曾經在去年十一月的時候住過院,看來事情屬實。

後來,飛鳥傳來的訊息已經很肯定了。

童姥姥自己一個人住在外面,可能是過年年初的時候,因氣喘或心臟病發作而辭世家中,後來因她妹妹覺得童姥姥很久沒打電話,於是到她住處去查看,才發現此事……

雨,下得超大。

我用搜尋機找了所有有「童姥姥」三個字的相關網頁,一一打開,然後對著這些網頁發呆。

童姥姥,我們這些網友是一群非同事、非親戚、非身旁好友的人們,可是,我們同樣都有心,我相信,妳一定不希望我們帶上任何一絲悲傷。

來吧!童姥姥!妳給我準備好所有罵人罵畜牲的台詞,等我們再次相見的時候,咱們再幹譙個三百回合,看誰才是天下最賤!

後語:千金難買早知道,真的,千金難買早知道…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