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3/11/23

■文章標題:小立子最不願面對的三大殘酷事實之二-首部曲

■前言︰

如果你活得夠精采,你的生命當中就會有很多事可以回憶,有的回憶不堪回首,有的回憶你會想要一直保留。

2001 年 2 月,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叫「統計學三修」,我在前言說,這是我最不願面對的「三大殘酷事實」之一,現在,2003 年,我來公佈三大殘酷事實之二。

我知道這篇會寫得很長,所以我會拆成四部曲來寫(硬是比魔戒多一部,怎樣?)

我又再踏出一步了,不要再逼我了…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天涯行腳
■文章標題:小立子最不願面對的三大殘酷事實之二-首部曲

作者:小立子

在小立子唸大學的時代裡,每年的寒暑假幾乎都是奉獻在彰化的YMCA裡。

全台灣各地的 YMCA 都會在每年的寒暑假舉辦兒童夏令營,當時我唸的是青少年兒童福利學系,這個學系在大二時候要開始找相關機構去實習。以前老媽子是彰化 YMCA 的大頭,我當然就搭順風車把我的實習經驗貢獻給彰化YMCA了。

YMCA 是一個國際化的組織,所以像我們這些營隊的指導員,在經過長期的訓練和經驗的累積之後,YMCA 總會就會找幾個表現優異的指導員,外派到世界各地去體驗不同國家的營隊訓練。一般來說,可以出國受訓的指導員大部份都是女的,因為台灣的男生都卡在要當兵,在有兵役壓力的情況下,台灣大部份都不讓還沒當兵的男指導員出國,所以這種享受異國風情的美意,就變成了女生的專利。

在我當完兵之後,有一段時間是閒置的,而當時又剛好碰到 YMCA 一年一度的國外受訓計畫到達,老媽子半逼迫半推薦的把我捉去報名。

由於出國不是一件小事,一個人的行為代表的是整個台灣 YMCA 的形象,所以 YMCA 全國總會對這件事很慎重,平均 600 人取兩名,競爭很激烈。

能夠出國「玩」其實是件不錯的事,出國的來回機票是 YMCA 總會出的,到了目的地之後,一切的食宿開銷是配合的機構出的,每兩週還可以領零用金來花花,要說有多爽就有多爽,所以報名的人很多。

帶團經驗對我而言不是什麼困難的事,可是全台各地有這種人才的人也不少,所以我得承認,我是勝在「語言能力」和「會彈吉它」上。出國嘛,英文不會講,那去吃大便比較快,所以很多人在第一關「團經驗」上輕鬆過關,可是在「外語能力」上吃了很大的虧(各位要知道,競爭的人大部份都是大學生或甚至是高中生,台灣的英文環境之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所以我這個小時候住過國外、喝過洋墨水的傢伙自然佔了很大的上風)(人家交的書面報告都是中文,我最屌,我交英文)

於是1997年的「出國比賽」權,就給了一個來自彰化的我,和另一個來自台北的傢伙。

YMCA 在美國有一個專案叫 ICCP (International Camp Counselor Program),這類似不同國家之間大學生交換的計畫,專門與世界各地的 YMCA 進行營隊指導員交換訓練,藉以了解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帶團經驗,彼此拉進世界村的想法。

小立子在下我參加的就是 ICCP,在報名的時候,它會先給你一份表單填寫,依照你的意願來分配到你想要的環境。當時我剛當完兵,天不怕地不怕,所以在「想要去的國家」給它填「隨便」、在「想要擔任的營隊任務」裡填「都可以」、在「不希望參加的營隊類型」裡給它寫「沒在怕」,然後就這樣交出去。

如果你是個願意自由被分配的指導員,那 ICCP 就會針對你填寫的帶團經驗當中,找到你的強項,然後把你分配到相關的單位。

美國的營隊種類很多,每一年的寒暑假,美國的小朋友可以參加一般性質的夏令營、或是特殊性質的騎馬營、游泳營、登山、滑雪、水上運動、童子軍、軍營體驗、自然探索、搏擊……等等各種不同的類型,所以你會被分配到的地方,有時候是你完全想像不到的。

在交了表單之後一個星期,ICCP 就把分配的地方和相關訊息寄給我。我看了看,美國(幸運啦!),賓州(讚啦!老弟 Rodney 在那邊,還可以跑去找他玩,好極好極!),營地有兩甲這麼大(內含一個足球場和一個美式足球場),還有一個天然的湖泊可以游泳、每個營地的住處都是一間間的渡假小木屋(哦耶哦耶爽歪歪!)

我看著介紹單,臉上露出完美的笑容,其它該營地的資訊我就不看了。沒差啦!小立子是無敵的,美國,我來了!

■什麼?你說什麼?

雖說我當完兵了,可是我在辦護照的時候,被退了兩次。

怎麼退的呢?

雖說我有 ICCP 特發的工作邀請單,可是美國領事館的人把關很嚴格,他們覺得我剛當完兵,沒有兵役的限制,到了美國可能就會洛跑,所以第一次退件。

恁娘咧!有沒有搞錯啊?我又不是美國狂,沒事洛跑是要幹嘛?

回彰化老家後,跟老媽講辦護照被退,要一個星期後才能再去辦。老媽覺得事態嚴重,於是找了基督教界重量級的牧師寫推薦信函(註:YMCA 是 Young Men's Christian Association,基督教青年會,所以和基督教有關)、我則找了大學的老師寫推薦信函,信心滿滿的再去跟美國領事館的人申請。

退。

奇怪?不會吧?怎麼會這樣?

老媽子急了,因為如果再過一個星期還是沒有申請成功,時間就到了,那我就去不成了。她特別情商一家旅行社的社長跟我商量對策,這個女社長先問我之前的申請情況:

「你是怎麼跟他們說的?」
「我就一五一十的回答他們的問題啊。」
「你有親戚住在美國嗎?」
「沒有。」
「以前有去美國的經驗嗎?」
「有啊,可是那是十四年前的事了,我當時才10歲,是登記在老媽的護照下去夏威夷的。」
「那就怪了…按照道理,他們應該不會刁難你才對…」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啊!等一下!你用什麼語言跟他們對談?」
「英文啊,他們用英文問我問題,我當然用英文回答囉。」
「你講幾句英文給我聽。」

我隨便跟她用英文聊了句之後,她有如柯南找到兇手般的眼神,用手指著我。

「你!你會被退是因為你英文講太好了!」
「啊?」

這…這是什麼爛理由啊?

「你哦,下次去的時候呢,就不要講英文,你假裝完全聽不懂英文。還有,叫你老媽匯 30 萬到你的戶頭,然後把存款的影印本拿給他們看,讓他們知道你會很想回台灣,不想留在美國,這樣就行了。」

我半信半疑的回了彰化老家,把她交代我要做的事都準備好,然後再去美國領事館申請第三次。

前兩次失敗,辦事員一看到我的案子,就叫我直接到另一個窗口去辦,這個窗口被我稱之後「狗屎區」,因為在排隊時,被轉到那個窗子辦的人,幾乎有八成都被退件。

靠妖,叫我去吃大便比較快…

走到了窗口,心中記著社長跟我講的話,窗口的辦事員開始問我問題……

「Why do you want to go to America?」
「什麼?你說什麼?」

其他所有等著申請的人都往我這邊看,因為我這一句叫得很大聲,超大聲的。

「你為蛇魔要到美果?」辦事員開始用很破的中文問我問題。
「啊就『歪ㄟ母希ㄟ』派偶企的啊。」(我他媽的連講YMCA都很破,怕了吧?)
「你蛇魔叔候要悔來台灣?」
「企那邊帶完候動就肥來了。」(我不只英文破,我他媽的國語也很破,怕不怕?)
「……(蓋了幾個章)…好了,Welcome to America。」
「什麼?什麼卡?」(媽的咧,想套我看我聽不聽得懂哦?我他媽的就是聽不懂,怎樣?)

就這樣,窗口的人把我「趕走」,而我則是在走出領事館之後,當場在街上跳起霹靂舞。

哈哈哈哈…好白痴的申請法哦!怎麼會有這種事啊?他媽的!還一定要裝做不懂英文哦?我老天爺!

■ICCP總會,紐約

在拿到了護照之後,彰化的YMCA和我所屬的教會分別辦了一次歡送會,希望我能夠「為國爭光」,並為我禱告,讓我頗為感動的。

搭飛機到美國,是在甘乃迪機場下飛機的,哇靠,這機場真他媽的大,我完全找不到 ICCP 講的那個「YMCA 辦事處」在哪裡,花了一個小時、問了三位機場的警衛才找到那個小小的辦公區,當我把我的報名單交給櫃台的人之後,就搭了快兩個小時的車到達目的地:賓州大學。

美國 YMCA 總會,借用這間大學的場地進行前期訓練,這次參加 ICCP 的專案一共有 56 個國家的人,其中亞洲區只有台灣和香港,其它如日本和韓國都沒有參加,所以東方人就只有我們那幾個人而已。同樣都是中國人,大家就會聊得多一點,特別是當時到美國的時間是 1997 年的 6 月,再過一個月,香港就「回歸祖國的懷抱」,這麼敏感的議題,我當然是很好奇的。

當晚,美國的總負責人出來講話,並把 ICCP 的宗旨講完了之後,他公佈晚上將會有一個晚會,所有國家的指導員都有機會上台表演,要請我們先準備好。

於是,我在美國的第一場帶團秀就這麼上場了…

(待續)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