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4/10/12

■文章標題:巴拉普普星佔領澎湖(2)

■前言︰

-----------------------------------------
飛機是AM8:00出發,最起碼要提早半個小時前準備搭機,所以,「最慢早上7:30分」在松山機場的遠東航空櫃台出現,Sandy如有早到的話,煩請先把票領痴來。搭早班的飛機「可能」有早餐能吃,最起碼也還有花生那一類的,建議各位吃飽一點,因為我打算中午一點左右吃飯,嘿嘿嘿…
-----------------------------------------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天涯行腳
■文章標題:巴拉普普星佔領澎湖(2)

作者:小立子

第二次在MSN上的三人會議,對話也是頗恐怖的,很快就下了決定。

Sandy:「當天早上飛機是八點,我們要幾點集合?七點?」
立子:「七點太早了吧!七點半應該就可以了。」
Sandy:「那誰要當鬧鐘?」
菲比:「那還用說,當然是小立子當鬧鐘啊,你還要負責搬行李。」
立子:「靠北!妳們這兩個賤旅倫!」
Sandy:「我們是為你著想耶,怕你睡過頭,讓你當鬧鐘叫我們,這樣才有前途啊!」
菲比:「你看我們女生多細心,連這點都想到了。」
立子:「哼!大不了我那天不睡!媽的!」

小立子在這邊要奉勸大家,好男千萬不跟兩個惡女鬥,否則你們就會落到我這種下場,啥苦差事都會落到自己身上,沒事還會嫌到比滿身痔瘡還痛苦。上面那段對話,一看就知道我早被設計了,什麼找誰當鬧鐘啊?我看是妳們早已決定要我當Morning Call的角色,只不過在我面前表演一搭一唱的臭技倆吧?

唉!男人難為啊!

不過呢,假日前一晚熬夜不睡覺是我的習慣,反正隔天可以睡到自己爽,今晚就來好好的拚一拚吧!

於是,星期五早上出發,我星期四晚上就開始猛力的玩電腦聽音樂看影片上網,直到天明……

什麼整理行李?那種十分鐘可以搞定的事就不用太在乎啦!內衣內褲丟一丟,外衣外褲隨便折一折就好了,我又不是什麼黃花大閨秀,什麼鬼保養品、狗屁香蕉膏統統不用帶,反正小立子我爛命一條,沒在怕的啦!

就在早上一點半左右,我心血來潮把MSN打開,故意把msn的代號改為「今天要去澎湖玩三天!(小立子)」,反正生米都煮成熟飯了,就算有人想去,他媽也一定來不及準備。由於隔天仍是上學上班日,所以上線的人數不多,才48個而已(我的MSN平常時間是65-75個在線上,如果是晚上的話,通常都是破百),結果一個令我異想不到的網友竟跟我聊起天來了。

這傢伙,就是「台灣爛站王」的站長「老鼻」。不知道這傢伙的人呢,可以參考這篇「大便跟屎有差」,以下是我們的對話。

-----------------------------------------
臭老鼻:記得去澎湖租摩托車不要加油超過50元

小立子:我要租車,噗

臭老鼻:白癡
臭老鼻:你一定會後悔
臭老鼻:澎湖本島小到靠爸
臭老鼻:租車幹啥

小立子:哈哈哈哈…
小立子:好吧

臭老鼻:記得幫我點龍蝦吃
臭老鼻:阿
臭老鼻:我忘了
臭老鼻:你是過敏大王

小立子:沒問題,渡假的話,我大便都吃
小立子:可是我們有三個人要去耶

臭老鼻:那就騎兩台阿
小立子:確定厚?因為我還要隨身帶吉它
小立子:要一直到晚上才能放

臭老鼻:幹
臭老鼻:那你租車好了

臭老鼻:阿對了
臭老鼻:仙人掌冰不好吃
臭老鼻:不要買太多

小立子:仙人掌冰只是吃好玩的,沒差

臭老鼻:還有那個鹹餅很爛

小立子:靠,那還有什麼好吃的啊?

臭老鼻:你可買幾盒送給討厭的朋友
臭老鼻:花生糖不錯

小立子:我一定買一盒送你,外加溶掉的仙人掌冰

臭老鼻:幹!
臭老鼻:算你狠
臭老鼻:對了啦
臭老鼻:澎湖菜瓜不錯
臭老鼻:還有紫菜湯
臭老鼻:紫菜蠻多的
臭老鼻:對了..文石雕刻是屎
臭老鼻:我去了5次
臭老鼻:只買了一個印章

小立子:更!!我就是要刻個"立子異言堂"回來!!

臭老鼻:我的上面刻著-鼻孔
臭老鼻:屌吧

小立子:對了,你去過什麼雙心蝦米碗糕的?

小立子:爛透了!!鼻孔!!
小立子:刻「臭老鼻」不是很好?

臭老鼻:你說神麼同心井噢

小立子:不是

臭老鼻:哪些地方跟著牌子走就好

小立子:那要坐船坐很久才會到,在澎湖本島的南部

臭老鼻:反正跟著牌子走就不會迷路
臭老鼻:離島噢
臭老鼻:南部我沒去過
臭老鼻:不過如果去無人島玩的話
臭老鼻:千萬不要去險礁島

小立子:不過如果去無人島玩的話<--最好有女人相陪?

臭老鼻:因為那邊的海灘是珊瑚礁
臭老鼻:腳會痛死
臭老鼻:花了錢活受罪

小立子:我不下水的,放心

臭老鼻:你要找那個海灘是真珠砂貝巖的
臭老鼻:你不會游泳噢

小立子:靠,還有這個哦?我不會游啊,在夏威夷住兩年就是不會

臭老鼻:浮潛不需要會游泳啦
臭老鼻:我每次旁邊都跟著一個不會游的
臭老鼻:人家還不是玩的很爽
(之後的討論內容跟玩漆彈有關,就不貼了)

-----------------------------------------

臭老鼻的建議很他媽的機車中肯,把一切壞的講在前頭,讓我去玩的時候不會花太多冤枉錢,不過呢,有些建議我還是沒聽進去,大便人是不需要把另一個大便人講的話看得太重要,否則會大便沾滿身。

■帶賽的清晨

啊對了,我忘了講,我被付與當Morning Call的角色,那這兩個女生要我幾點打電話叫醒她們呢?

菲比要我早上6:00叫她;Sandy要我「早上6:17分」叫她。

神經病哦!八點的飛機,提早兩個小時起床是要準備什麼啊?妳們兩個蹲廁所是要蹲掉一個小時嗎?那個六點十七分是什麼意思啊?那有人給這種時間的啊?這兩個女人很奇怪!真的!有夠奇怪!

不管了,撐到早上五點半,我開始整理自己的行李。

我光是找那個行李就花了10分鐘。

沒辦法,太久沒用了,忘了我那個行李是放在那邊,最後是在保特瓶山裡面挖出來,還特別用抹布清洗一番才開始裝東西。

嗯,三天的行程,一套內衣褲就好了,身上的內衣褲就給它撐著不換,直到癢到不行再換好了;接下來是衣服褲子,一樣比照辦理,一套在身上,一套丟進行李。牙刷牙膏香皂丟進去,衛生紙也丟一包進去…

好了,我行李打包好了。

其它的東西,都是應觀眾要求帶去的,包括吉它、歌本、隨身燒、相機腳架、一堆充電器…等等。

看了看時間,再10分鐘就六點了,於是我坐在電腦前面放音樂聽,等待時間過去。

六點一到,我馬上拿起手機打電話給菲比,把她挖起來,並確定她知道這通電話不是在做夢後,我在掛斷之前補充一句:「我等一下還
會打來,以防妳又睡著。」

接下來又是聽歌,等那奇怪的17分鐘。

結果,耶?6:15分的時候,Sandy居然打電話過來叫我起床了?

很顯然Sandy不放心我當鬧鐘的角色。的確,如果我當天晚上有睡覺的話,那是必屎無疑,可是我一整個晚上都醒著,不可能會出槌吧?確定了大家都OK之後,我預計自己6:40從家裡出發,這樣花50分鐘的時間到松山機場綽綽有餘。

厚,光是搬那一堆東西就快煩屎我了,一大堆電器類的行李、再加上一把吉它、再背上我的可口可樂背包,活像個浪跡天涯的忍者龜…

噗噗噗的騎著摩托車到達捷運站,店面都還沒開,有一個老頭坐在椅子上剛點起一根煙,享受著星期五早晨的清爽。他靜靜的看著忍者龜七手八腳的把摩托車停好,當忍者龜把安全帽從頭上摘下來時,忍者龜突然頓了一下。

「更!隨身燒有帶,可是空片沒帶!他媽的,搞屁啊!?」

老頭目送氣急敗壞的忍者龜把摩托車架出去,又噗噗噗的騎走。

我又回到住處了,大門一開,鞋子也沒脫就衝進去,空片拿了一疊就往外走、走到大門又折進去。

「靠!隨身燒的電池我也沒帶!沒電池是要燒屁哦!?」

拿了電池趕快衝出去,在坐上摩托車之前又下車衝進房子裡。

「Fuck!數位相機的記憶卡沒帶!沒記憶卡我拍屁哦!?」

那老頭不知抽了多少根煙,他撫著下巴,看見忍者龜再度停在同一個地點,看見忍者龜七手八腳的搬著他的武器,他想著,這傢伙是白痴嗎?

好了,終於搭上捷運了,快七點的時候。我算一算時間,七點半要到松山機場幾乎不可能。

本來我都算的好好的,如果按照時間走的話,可以搭到人少有位置坐的車廂絕對沒問題,偏偏我那一段來回的摩托車行程把我拖到上班上課的擁擠時段。

沒地方坐也就算了,他媽的連個抓桿子的地方都沒有,我還有一把吉它要照顧耶!最好把我吉它擠斷好了!就是因為人潮過多,害我在台北火車站那一站,擠不進去剛到的那班捷運,害我得要再等7分鐘才能坐到下一班。

等我走出捷運站時,立刻伸手一揮,小黃!帶我去機場吧!我沒時間迷路了!(從中山國中捷運站出站的話,用走的大約要10到15分鐘就可以到機場,我原本連迷路的時間也算進去了說,更…太帶賽了,步出捷運站時剛好是七點半整,Sandy已經打電話來索命了,不搭計程車怎行?)

衝進松山機場,菲比和Sandy看到我,終於如釋重負,叫我趕快去劃機位。

「在那邊劃位?」「那邊。」Sandy隨手一指,我便往遠東航空的服務區走去。

前面有兩個乘客也在劃位,我趁機看了看要去的地點。

「靠北…毀了……」

很顯然菲比和Sandy忘了我是超級大路痴,地名對我而言根本就是外星文。

「往高雄…往台南…往馬公…」

完蛋了!沒有一個班機是往「澎湖」的啊!菲比和Sandy有指對位置嗎?

那兩個臭女人也不過來幫我一下,站在距離我10公尺的地方看著別處,任憑我對她們又揮手又搖頭的,就是沒看到我需要救援!

不得已,打了通電話給菲比。

菲比拿起手機,看到是我打的電話,往我這邊看,說了一聲:「喂?」

「救命啊∼」

她們這才衝過來,Sandy問我怎麼了,我說「我要領到那邊的機票啊?」「馬公啊。」「馬公在澎湖嗎?」「對啊。」

活了三十多年,我這才知道,原來澎湖裡有個馬公市!哦!感謝上帝奇妙的恩典!

我趕緊把身份證丟給櫃台,說:「到馬公,八點的飛機。」

「請問先生有事先訂位嗎?」「呃……好像有…(『好像』兩個字講很小聲)
「請問先生是用網路訂票嗎?」「呃……『好像』是…」(票是Sandy訂的,我根本不知道她是怎麼訂的…)

櫃台的先生啦啦啦的把機票拿給我,我還在想說要不要給錢時,Sandy和菲比已經開始衝往二樓了。

「更!快逃!」不管了!頂多是被機場警衛制伏,恁北不付錢坐定霸王機了!(事後才知道Sandy早就把錢給繳清,我真他媽的白痴窮緊張)

坐到飛機上,終於鬆了一口氣,拿起相機,自言自語的說,澎湖,我來了!

 

(待續)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