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子異言堂

.文章構想時間:2004/05/02

■文章標題:彰化YMCA兒童夏令營

■前言︰

自從唸大二的暑假起,每年的暑假與寒假,我就在彰化YMCA兒童夏令營裡當指導員。

今天在整理一些相關的照片時,被我找到了幾張頗具回憶的照片,手一癢,就把文章寫出來了。

■作者:小立子 文章主分類:心情生活 文章子分類:天涯行腳
■文章標題:彰化YMCA兒童夏令營

作者:小立子

小立子從來沒有打工的經驗,猶記得我在唸大學一年級的時候,我曾經跟老爸老媽講說我想去打工,老媽問我為什麼想打工,我說我想多體驗點生活經驗和賺一些零用錢花花。他們沒說什麼,沒答案也沒拒絕,要從彰化回到台北的星期天晚上,老媽把零用錢拿給我,零用錢變多了,我有點驚訝。

老媽說:「你不要去打工,好好唸書就好了。」

好吧,不打。

於是,大學一年級的寒暑假,我天天待在家,也沒出去玩、也沒花錢買東西,就在家裡吃喝睡醒、吃喝睡醒,直到學期開始。

隔年,大二的暑假,正式在彰化 YMCA 裡當起兒童夏令營的「小立子老師」,彰 Y 的兒童夏令營營長也是文化大學青少年兒童福利學系畢業的,也就是說,他是我的直屬學長。

由於異言堂文章裡提到彰化 YMCA 的次數很多,重複的部份就不再多述,有興趣的可以從這幾篇文章找出一些蛛絲馬跡。
-------------------------
猩猩(1999/11/30)
我是歪妹(1999/12/22)
摩摩與立子(2000/02/14)
雀巢(2000/03/10)
我媽媽的混蛋!(2000/05/14)
十年老友之歪妹篇(2000/08/15)
恐怖的YMCA(2000/09/13)
恐怖的YMCA(回覆)(2000/09/14)
十年老友之猩猩篇(2000/10/07)
小立子最不願面對的三大殘酷事實之二-首部曲(2003/11/23)
帶團(2004/04/12)
-------------------------

好了,我們來看圖說故事吧。

■神奇的1992到1994

其實當兒童夏令營的指導員也算是打工的一種啦,只是這種打工性質很怪,因為這是一個擺明了「一定要用玩來打工」的工作,說輕鬆也算輕鬆,說辛苦也真他媽的累。

還記得每次暑假來臨,我一從學校放假,就要趕快坐車從台北趕回彰化,然後馬上準備幾件換洗的內衣褲以及一些耐操、防寒、不怕髒的衣褲外套,還有自己做的帶團團康筆記殺到彰化 YMCA 報到。接下來,就是上山下海玩團康跳營火舞,等這一梯的活動帶完了,晚上回家休息一下,隔天又到彰化 YMCA 報到,馬上帶下一個梯次的活動。

當時我老媽曾經開玩笑的跟我說:「兒子啊!你帶活動會不會帶太多了啊?我每次想找你,都只能去看你丟在洗衣機裡的內衣褲溜!」

仔細想想,那些帶團的生活經驗還真不是人過的,實在想不到當時何以為有這麼多精力與耐心,居然可以和自己最討厭的小孩一起吃喝拉撒睡整整四天、小朋友滿心歡喜的送上烤得焦黑的肉片給我時,我還得當著他的面裝作很好吃的表情把那塊黑炭給吞進肚裡、每天晚上都要吃下那碗吃到快膩的綠豆湯、爬山的時候還要邊勸邊玩的鼓勵小朋友撐下去,說:「快到了!再走兩個小時就到了!」、舉辦營火晚會時,得繞著熱得要命、火焰比我人還高的營火旁繞圈圈帶活動(都不用燙頭髮了)、不管表地點在那裡,都一定會有躺在地上被其它指導員踩的戲碼……

在當時,設計活動一定要有「雨天備案」,因為我們曾經碰過到墾丁去玩時,結果一連好幾天下大雨的慘況,更不用說臨時被捉上去表演,僅一句「你要演馬桶」,接下來完全靠臨場反應把一個根本不存在的戲給演出來等等…當時的腦筋是不時在轉的。

患難見真情,也難怪我們這些工作組的指導員們可以維持這麼久的友誼長達12年。

我覺得最慶幸的事是,我們的營長(也就是我的直屬學長)是個很喜歡拍照的人,所以每次帶完活動,都可以拿到厚厚一疊的照片當做回憶。而他也常常會趁我們不注意的時候,把我們最自然的表情拍下來(所以我偷拍人家的照片收集是其來有自的),你要是對著鏡頭做怪動作,營長反而不拍呢!

來,看照片。



※日本橫濱YMCA與台灣彰化YMCA交換指導員計畫

蹲在我左邊戴眼鏡的指導員是日本人,兩地 YMCA 結為姊妹會時的第一批交換指導員,這傢伙長得很帥,非常喜歡聽 B'Z 的歌,平常沒有帶活動的時候,我或是猩猩就會負責帶他到彰化各地去晃。這張照片是營長企圖偷拍我時被我發現,於是我算準了營長按快門的時間,迅速擺出了 V 字,拍下了這張爛圖,拍攝地點在埔里謝諱營地(註:我身上那件衣服到現在都還在穿哦!可見我的身材十年來都沒變呢!)

當時被派到日本進行交換計畫的台灣指導員是歪妹,她從那邊回來之後,講說兩邊帶營隊的方式完全不同,如果硬要比較的話,歪妹說我們彰化 YMCA 帶的團康對他們而言「很瘋狂」,日本的營火晚會沒有所謂的跳營火舞、對著營火手牽手繞圈圈等等,只有靜靜的點起營火,講一些故事。

說來也好笑,經過交換計畫而分批來到台灣的日本指導員約有十到十二位左右,或許是我們這些指導員太熱情,到處帶人家去吃一些有的沒有的東西,到最後不管誰都會得胃炎,而歪妹或胖妞到日本則是「百毒不侵」,沒在怕吃的(可是喝酒就不行了,日本指導員的酒量實在沒話講,怎麼灌都灌不醉)



※日本團玉山國家公園之行

在 1992 年有過兩批交換計畫後,在日本指導員的研究報告呈到他們的 YMCA 總會,日本 YMCA 首次派出「國外團」遠征台灣,我忘了是八位還是十位日本小朋友隨同日本指導員到彰化 YMCA 報到,那一梯的活動可說是最盛大的一次,除了彰化 YMCA所有的理事、幹事全力輔佐(替每一個日本小朋友安排照顧家庭、安排日本團與縣長見面、平日帶他們到彰化各個名聖古蹟參觀),整團的小朋友人數多達 120 位,所有的精英指導員全部出動,給這些日本小朋友留下了很完美的回憶。

照片中右上角拿著旗子的就是營長,綽號叫「槌子」;左邊跟他同一個高度的那個就是我同班同學「泡泡龍」;猩猩在第二排最左邊兩手張開裝可愛;有看到我嗎?我在右前二排彎腰,上面還背一個日本小朋友(在我前面坐在地上戴眼鏡的胖胖女生就是「老大」);而在我頭部那邊有一個穿著黑色外套的小女生,她叫「美和」(姓什麼我忘了),很可愛的一個女生,是我想像中那種溫柔婉約的日本女孩的最佳寫照,我爆喜歡她的,臉蛋紅紅的跟蘋果一樣好看……

這個梯次是要讓日本團看到台灣鼎鼎有名的阿里山風景,晚上在山上住宿休息後,就在早上四點半起床,爬山走到觀景台看日出,等看完之後,再坐遊覽車到玉山這邊拍照留念。



※套內褲生日派對

就在那個日本帥哥指導員在台灣見習的日子裡,恰巧碰到他生日,他跟我一樣都是七月生的巨蟹男,血型也跟我一樣是 A 型,平常很安靜,可是瘋起來也是很猛的,就在他生日那天,我們帶他到「老大」家辦生日宴會,猩猩、老大、歪妹、胖妞跟我合資買了七件不同顏色的子彈內褲送他,我用英文跟他說:「你可以每天穿不同顏色的內褲,這樣如果有人問你『今天星期幾?』的時候,你就可以偷看自己的內褲,看顏色就知道答案了!」,結果這傢伙反應很快,他說:「今天是星期三……小立子,你的內褲是藍色的!」(哈哈哈哈…)

我忘了為什麼會拍下這張「怪叔叔合照」,印象中頭上有穿內褲的只有那個日本帥哥拍導員才對…



※三個白痴耍白痴

這張照片年代很久遠了,記不起來是在那裡拍的,當時我跟猩猩正在演默劇給小朋友猜我們在幹嘛,結果歪妹跑出來亂,在歪妹鼓動小朋友的情況下,我差點要把歪妹手上那把雨傘給吞下去…



※墾丁海水營

每次帶墾丁海水營,我是絕對不下水的(小立子是外星人,碰到水會融化掉),這張算是我「最接近水面」的照片了,墾丁之熱是眾所皆知的,而我們住的地方距離海灘有一段不小的距離,所以每次從住宿區出發時,那可真是浩浩盪盪,小立子都嘛是戴著泳帽、披上 YMCA 大毛巾、只穿一條泳褲、還邊走邊彈吉它跟小朋友一起唱歌。換做是現在,我要是走在路上穿這樣,早就被當成神經病捉起來關了…

■啊吧吧吹泡泡

不知道立子異言堂的堂友裡面,有沒有被我帶過的「小朋友」?如果有的話,試著找看看你(妳)還有沒有以前的舊照片,如果有的話,看能不能寄給我,我想組一組當爛圖公開出來,噗…

有被我帶過的小朋友應該還記得我的口頭譂吧?

「會唱的請大聲的唱、不會唱的請用力的跟、不會跟的請啊吧吧吹泡泡。」(結果唱歌的時候,小朋友全都故意「吧吧吧…」)

哈哈哈哈…我討厭小孩!討厭透了!

  [回到上一頁]